在今天看見明天

中國資金外流問題相當要命

中國資金外流問題相當要命

謝富旭、陳前康

國際總經

ShutterStock

974期

2015-08-20 18:13

財經暢銷書《貨幣戰爭》作者宋鴻兵接受《今周刊》專訪指出,目前三.六兆美元的中國外匯存底,真正能拿來捍衛人民幣匯率的銀彈僅七千億美元。若無法有效止住資金外流,人民幣貶值恐怕不是「一次性」能善了,而且明年將是關鍵決戰時刻。

去年早已預測到人民幣將會進行新一輪貶值,使其觀點在市場上極具指標性的《貨幣戰爭》作者宋鴻兵,接受《今周刊》越洋電話獨家專訪剖析道:匯率市場化、貨幣國際化抑或提振出口,都不是人民幣此次突然重貶的核心所在。真正的關鍵在於中國資金外流的情況已經超乎想像嚴重,如果中國當局無法對資金外流祭出有效對策,以目前中國的外匯存底,頂多能維持一至兩年的匯率穩定。二○一六年,人民幣匯率穩定將遭遇極大挑戰。以下是宋鴻兵專訪的精華摘要:


刺激出口當貶值理由完全站不住腳


《今周刊》問(以下簡稱問):你認為人民幣突然性貶值的主要原因是什麼?


宋鴻兵答(以下簡稱答):有三種理論來解釋這次貶值的原因。第一種是有關人民幣匯率市場化改革的說法。以前人民幣匯率,央行(指人民銀行)有個中間價。在過去的一段時間,人們發現到這個中間價的指導意義愈來愈弱,因為在這個中間價下,你成交不了。

 

實際的匯率會比這個低,但它還是把中間價定在這個地方,所以就與市場真實的情況是脫節的。這回改革,事實上是要參考昨天的收盤價,以昨天的收盤價為起點,然後這個中間價實際上就會下調,這樣的話,就更加符合市場實際交易情形,而且可以使整個匯率的波動區間連結在一起。


第二種說法則是認為,人民幣貶值可以刺激中國出口。第三種解釋是說人民幣要國際化,要加入特別提款權(SDR)這個籃子,所以我們需要按照國際貨幣基金(IMF)的要求來進行調整。但我覺得,這三種解釋都不能說到問題的本質!


問:那麼,問題的本質到底是什麼?


答:譬如說第一種解釋吧!它要進行市場化,實際上我們看到人民幣貶值了兩天,大概跌了四%,然後第三天人行馬上干預市場。就在八月十二日匯市交易的最後十五分鐘,人行大力介入。它用了兩種方式,第一種是命令,或者說是指導所有大型商業銀行,不允許作空人民幣,這是明顯的干預。第二點就是它透過某一家銀行或兩家銀行,大力拋美元買人民幣,當時已經貶到六.四幾了,然後把它強行拉到六.三九。你說是市場化改革的話,這個就明顯的不對,第一種觀點就站不住腳了。


第二種解釋就是透過人民幣貶值刺激出口,這個觀點同樣站不住腳。因為如果現在全球貿易整體在成長,速度愈來愈快,那人民幣貶值的確可以提高中國產品的世界市場占有分額(指市占率)。但現在出現的情況是,全球貿易成長愈來愈慢,特別是今年第二季以來,所以在這種情況下要貶值人民幣,是不可能去獲得更多市場分額的。加上你要這麼做,其他國家的貨幣也會跟著貶,譬如說新台幣、韓元、日圓就會有新一輪的貶值。這樣的話,實際上你刺激別國貶值,只會激發貨幣之間的戰爭,所以第二個解釋也有問題。


外匯存底流失才是問題核心!


問:那麼中國納入特別提款權貨幣,應該是公認人民幣堂而皇之貶值的理由了?


答:加入SDR,我覺得更站不住腳了,因為中國加入SDR沒有什麼實際意義。SDR它的基本原理是為了保持各個國家貿易支付平衡,或者在緊急情況下,能得到一定比率,或一定額度的貸款。老實說這對於中國來說,現在沒有什麼實際上太大的價值。對全局沒有什麼明顯的影響,所以我認為這三種都不合理,都不能完全解釋人民幣貶值問題。


問:人民幣貶值問題的核心在哪裡?


答:我認為,與中國最近這一年多來資本外流引發的外匯儲備(指外匯存底)下降是有關的。去年七月後,美國停止量化寬鬆,導致全球的美元開始回流美國,我在去年三月就提出人民幣到了一個拐點了,再往後可能出現三%到五%的貶值。當時主要的判斷是,因為前年大家都借了很多美元的負債,美元便宜嘛!或者利率低,大家就瘋狂借美元,新興市場國家到去年七月時,已積累五.六兆美元的龐大負債,或是以美元計價的負債,包括中國,很多國家都是這樣。


現在的情況是一旦美國停止量化寬鬆,美元要回流,就會加重各個國家這些借美元者的還債壓力,於是美元以外的貨幣匯率容易貶值,同時這個貶值會誘發資產價格下跌、金融市場不穩定,包括外匯儲備縮水,還有資本外流,種種現象同時發生。中國從去年七月也出現這個現象,中國外匯儲備在一四年六月底是接近三.九九兆美元。但是到了今年,一年之後,現在變成三.六九兆美元,說明在這一年之間,外匯儲備縮水了三千億美元。


中國若大賣歐、日元 將造成惡性循環


問:少了三千億美元,問題應不大吧?因為中國外匯存底還有三.六九兆美元,仍是世界第一多,應足以支撐人民幣匯價?


答:三.六九兆美元看起來是很多,但是如果我們詳細分析一下,這就會出問題了。因為三.六九兆美元中,有一.二兆是中國的美元負債,這個錢是外國投資人的,早晚人家要拿走。還有一筆錢,是中國大量配置了日圓和歐元與其他外幣的資產,大概有一兆美元左右,由於它不是美元,是歐元和日圓,在影響匯率過程中,這個錢不能直接當美元用。第三筆錢就是中國買了很多實際上是流動率很差的資產,像兩房債(房利美和房地美),這個還有兩千多億美元。除此之外,中國還要搞亞投行、搞一帶一路,有大量資本向國外投資的需求,這至少要扣去一千多億美元。除了這個之外,還有做國際貿易,按照常規,外匯儲備必須得存至少三個月進口金額,這又是五千億美元,所以除去了這些錢,剩下的外匯儲備能動用的美元,可以當現金使用的大概也就是六、七千億美元。


所以這個數字就變得很緊張了,去年一年你就流失了三千億美元,照這個數字,兩年之內可以動用的外匯儲備就沒了,這其實是一個非常要命的東西。


問:所以,當務之急就是要堵住中國資金外流的問題,讓人民幣貶值會是好方法嗎?要怎麼做,才不會引起國際金融市場騷動?


答:中國的作法是從去年七月,人民幣面臨外流的壓力時,開始拉升股市,用股市上漲來抵銷資本外流,就是如果股市賺錢,當然就沒有必要馬上換成美元了,因為換成美元投資報酬率低嘛!


現在股市暴跌之後,就會加速和誘發很多人去換美元,這是為什麼周圍我們很多朋友都在拋人民幣換美元,就是這個道理。


就算短期之內,中國有辦法穩定在一個匯價,比如說人民幣六.五元兌一美元,是可以辦到,因為中國還是有相當的外匯存底,可以捍衛這個匯率,但是它的問題出現在外匯存底的縮水會加速,此時就會誘發中國必須要拋售日圓和歐元資產去套現美元,引發日圓和歐元貶值。而且這麼一貶值,反而會使美元走得更強,反過來又會增加大家去換美元的衝動,所以這就會誘發一個惡性循環,真正貶值人民幣的原因,我覺得應該在這。


反突擊血洗投機客 人民幣才能逆轉勝


問:未來中國要怎麼做調控,才能防止這種惡性循環的發生?你有沒有什麼建議?


答:其實這就好像《三國演義》中諸葛亮打開城門,故布疑陣唱空城計,現在面臨的真實問題是,外匯儲備現在能動用的部分不多,在這種情況下實際上是一個空城,對吧!你要做出我有雄兵百萬、雄兵幾十萬的架式。但是現在突然貶值,就像擺空城計,還自作聰明地把城門關上,那就出大麻煩了,司馬懿大軍就會識破並殺進來了,所以現在出現的大問題是──貶值的時機不對!


要調整或者要改變這種預期,必須要反向操作,在相當一段時間之內,非但不能使人民幣弱化,而且應該經常性地來一些短期的大幅升值,讓國際投機客、作空人民幣的人摸不準你的脈。譬如說前兩天跌了四%,那麼再過幾天升值三%,就會使大量作空人民幣的人被血洗。只要用這種方式來反對沖,或者用打仗的角度來說叫作反出擊,明明你在失敗的狀態之下,或者在戰敗的情況之下,突然打個反出擊,這樣會使整個市場集中作空的力量被擊潰,它就不能形成看空人民幣這種預期和共識。


中國應該向美國聯準會學習,聯準會常說「我要加息」,說了四年它也沒有真正加息,但它非常有效地誘導了美元強勢。


中國應該從美國那裡學很多東西,包括這種市場預期的引導,但這個需要很高的技巧。


問:你對人民幣匯率中、長期走勢的展望如何?


答:我覺得在一年之內,不會看到明顯的變化,就是一年之內的匯率,譬如它要守在六.五。但它守著六.五防線,不做反出擊的話,你會發現外匯儲備愈來愈少,而且會加速減少。譬如說到今年年底,縮水到三.二兆美元,或三.一兆美元,那就會誘發更多的人去兌換美元。它的毛病不會在短期之內展現,但是會以外匯儲備下降,作為一個明顯的趨勢,所以明年的日子就會很難過了。


問:所以,人民銀行調控不好的話,人民幣可能會失控?機會可能滿大的?


答:明年非常有可能出現這個現象吧!但是今年不會,當然這個前提是他們控制不好。

 

人民幣

人民幣若趨勢性貶值,將使各國貨幣競貶,美元獨強。(圖片/CFP)


宋鴻兵
現職:環球財經研究院院長
經歷:房利美(Fannie Mae)與房地美(Freddie Mac)高級諮詢顧問
學歷:美利堅大學資訊工程與教育學碩士
成就:曾被美國《商業周刊》評為「2009年中國最具影響力的40人」,《貨幣戰爭》一系列書籍造成轟動,因在書中預測美國次貸風暴而聲名大噪。

延伸閱讀

哈繼銘:人民幣可能跌破七 長期更低!

2016-01-14

人民幣躍進SDR影響 關鍵五問

2015-12-17

人民幣失控 台幣跟著貶?

2015-08-19

人民幣會不會失控?

2015-08-20

人民幣國際化

2012-0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