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火裡來、水裡去 只差死神十公分的特搜英雄

火裡來、水裡去  只差死神十公分的特搜英雄
蘇迪勒風災襲台,新北市特搜大隊是第一批趕往烏來、新店廣興地區的救難隊。

陳怡臻

焦點新聞

攝影/陳俊銘

974期

2015-08-20 18:30

一群平均26歲的精英救難隊,每天和時間賽跑,在窮山惡水中出生入死,這一切,都只為了一句「傷亡人數已不再增加」。這次新北烏來救災行動的英勇表現,樹立了我國緊急救難的榜樣。

「我沒有告訴家人……,其實,家人也不會、不敢多問。」張一鵬這麼說。


他是新北市消防局特種搜救大隊的隊員,八月八日清晨,蘇迪勒颱風登陸台灣,張一鵬的手機在早上六點響起,這是來自新北市消防局的緊急動員令,他必須立即動身前往集合地點——新北市烏來區。


和他同時收到指令的,包括其他十四位搜救隊員,他們原本各自駐守在新北市不同區域,平均年齡僅約二十六歲。


蘇迪勒的狂風暴雨,讓烏來區及新店廣興地區頓時成為孤島,對外交通、通訊、糧食、水源及電力全部中斷——這是當地七十五年以來最嚴重的颱風災情。


由於災區聯外道路全數中斷,除了內政部消防署的直升機在空中執行吊掛救援,有那麼一段時間,在烏來災區的陸地上,就僅靠著這群人冒著風雨,涉入充滿土石的惡水中,手拿開山刀、肩扛救難配備與橡皮艇,一邊砍下眼前的障礙與漂流的路樹,一邊挨家挨戶地呼喊、搜救。


他們,是災情傳出後,第一時間趕往現場救難的隊伍。


他們和時間賽跑 無視破皮流血,徒手開挖土石


事後,消防隊員將新北市特搜大隊英勇救災的畫面上傳網路,立即獲得大批網友高度讚賞,紛紛留言致敬。「收到網友和當地居民的感謝,只能感動兩秒,因為一抬頭,看見的就是滿目瘡痍的災難現場,馬上就得投入救災,根本無法分心。」新北市特搜大隊副大隊長顏一加這麼說。


回憶起八月八日烏來救災現場的場景,搜救隊員仍歷歷在目。


顏一加形容:「當天早上,一進入災區,不僅垃圾、路樹、鐵皮滿天飛舞,風雨大到……不是寸步難行,而是根本不知道路在哪裡。現場已分不清哪裡是河道、哪裡是馬路,不時還有小型火災需要撲滅。」


沒有路,車子無法駛進,加上通訊完全中斷,特搜隊員必須背著所有救災裝備、三、四人一組扛著橡皮艇,步行深入災區,即使泥水逆流不斷夾帶樹枝、垃圾襲來,他們仍無法用手護身。


八月八日十點,他們終於進入災區。一位烏來當地王姓民眾回憶,當天上午,七十幾歲的父親在自家門外被土石淹沒,胸口以下卡在泥石中動彈不得,雙腳骨折。為了搶時間救人,五名特搜隊員立即徒手開挖,整整挖了四十分鐘,才從土石中救出災民,送往醫院。


「人是救到了,但看見搜救員的十隻手指挖到破皮、流血,心中除了感激還是感激。」王姓民眾說。


當天不僅積水嚴重拖延救災,全區大停電也阻礙救援行動。蘇迪勒颱風造成全台逾四百萬戶停電,打破一九九六年賀伯侵台造成二七九萬戶停電的紀錄,重災區烏來自然不能倖免。


特搜隊小隊長許華宏說,隊員心裡都很清楚,他們必須和時間賽跑,沒有電,一到晚上,救援行動必然困難加倍,即使眼前水位已越淹越高,就快要滅頂,仍須趕在天光消失前,盡可能找到受難者,救出、送醫。


許華宏回憶,「我自己好幾次差點被路樹和招牌壓過,就差這麼一點……。」他用拇指與食指,比出一個大約十公分的寬度。


除了環境險惡,特搜隊往往還得扮演「談判」角色;曾任特搜大隊副大隊長、現任新北市消防局副大隊長的林士閔,這次也參與烏來救災,「在一戶即將被土石淹沒的民宅,遇到一位患有心臟病的老人不願離開,我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勸離,沒想到他到區公所拿了藥之後又自行返家,就這樣,來來回回兩、三趟。」他感慨地說,到最後,部分災民只把特搜隊當成「送餐隊」。


採訪中,一位隊員坦言:「抱歉,我現在的精神壓力,已經大到無法表達什麼。」另一位隊員則淡淡地說,他知道外界會以最高標準評價他們的救災成果,「但災區環境,的確不是外界所能想像的。」


他們上山下海 參與過日本福島核災、八仙塵暴


自八月八日接到指令那一刻起,關鍵三小時,這群沒有外援的特搜隊,就疏散了十多戶的受困居民、完成逐戶清查,並立即確定有五分之一的人口失聯。但他們的工作還沒結束,搜救隊仍得堅守災區,重複著排除道路障礙、尋找失聯人口的工作。


當然,這群搜救隊員的抗壓性,本來就高人一等。新北市消防局特搜大隊的成立,源於一九九九年九二一大地震時,大批國際救難隊伍湧入台灣展開救援,讓政府意識到培訓地方緊急救難隊的重要;二○○一年,繼台北市成立特搜隊後,台北縣(現新北市)也正式成立。


集城市與鄉村於一身的新北市,地形複雜,又是全台人口最多的地區,特搜大隊人員規模是目前全國最大,共有八支分隊、一五八名隊員,因人力組織完善,現已能與台北市特種搜救隊並駕齊驅,成為我國唯二出勤任務不受區域限制的搜救隊。參與過的國內外救援行動,包含莫拉克風災、蘇花公路坍方、日本福島核災、高雄氣爆、新店安康氣爆、復興空難、八仙塵爆等事件。


想成為這支精英部隊的成員並不簡單,基本考驗是要通過火災搶救、山難援救、水難救助三種救難訓練的檢核,取得救助隊訓練證照,但這只是取得「入場券」而已。


接著,還得歷經三至七星期以震災為主的進階訓練,一路過關斬將,每項專業技能都通過標準,才能入選為正式隊員。錄取後,特搜大隊仍會定期模擬不同災害情境,提升成員的應變能力與團隊默契。除了參與緊急救援任務,平時也接受大量的派遣出勤,根據新北市特搜大隊慈福分隊統計,每位特搜人員平均一天必須支援三趟火災與二十趟救護任務。


他們「懂得看開」 面對生死,家庭是重要精神支柱


龐大的工作量與險惡環境,讓特搜隊員必須時時維持充沛的膽識與體力才能應變。只是,再勇敢的人,也會有脆弱的一面。


林士閔坦言,即使經歷大風大浪,但每次面對災難現場,擔憂卻從沒少過,「再多的經驗,一到災難現場,還是會忍不住懷疑自己真的有能力救這麼多人嗎?」因此,特搜大隊成員心理素質很重要,常常要「懂得看開」。


除了面對重大災害時要臨危不亂,特搜隊員也常得面對同伴因公殉職的痛楚,「抗壓性太低或是不夠樂觀,很難勝任這份工作。」林士閔說。


隊員張一鵬說,隊員有一半以上已婚,家庭,成為他們最重要的精神支柱,但支持他們的家人,卻也須承受更多寂寞和擔憂,「隊員們一起睡在偏山野嶺受訓或救難的時間,常比和老婆在家的時間還長。」就像這次,直至八月十四日,參與救援的特搜隊隊員每天平均只睡二至三個小時。


目前烏來地區已進入硬體重建階段,特搜大隊大隊長邱裕傑表示,救災任務須靠團隊合作,除了隊員的努力,也非常感謝國軍協助以及台電漏夜搶修,「若沒有他們,恐怕也無法完成救災任務。」


顏一加則說,這份工作最大的意義就是使命感,「只要受難家屬一句『謝謝』,或是從醫護人員口中聽到『傷亡人數沒有增加』,就是最大的成就。」

 

新北市特搜大隊

成立時間:2001年

編制:我國規模最大的特搜組織,共有8支分隊、158 人(未含隨隊醫師、結構技師);另取得IRO (國際搜救犬組織)認證犬隻計有11隻。 

 

搜救員

搜救員背著救援裝備,行走在夾帶樹枝和垃圾的惡水中,只為搶時間救人。(圖/新北市特搜大隊提供)

 

坍塌

烏來在風災中成為孤島,創下當地75年來最嚴重的災情。(攝影/陳俊銘)

 

蘇迪勒重創全台

▲點擊圖片放大

 


新北市特搜大隊
成立時間:2001年 
編制:我國規模最大的特搜組織,共有8支分隊、158人(未含隨隊醫師、結構技師);另取得IRO(國際搜救犬組織)認證犬隻計有11隻。 

延伸閱讀

賞遊台北舊城魅力

2017-10-17

阿爾卑斯山下的綠寶石 斯洛維尼亞 Slovenia

2017-10-12

讓笑容洋溢在亞洲最美的友善城市 - 花蓮

2017-08-30

來桃園地景藝術節 探索秘境之美

2017-08-28

跟孩子一起翻越阿爾卑斯山

2015-0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