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亂象!菸捐67億淪為政府小金庫

亂象!菸捐67億淪為政府小金庫
一年300多億元的菸捐收入,理應回歸正常稅制,才能杜絕濫用弊端。

林思宇

焦點新聞

台聯提供

975期

2015-08-27 18:24

菸捐要不要再提高、菸捐收入是否濫用,近來成為話題。《今周刊》追查發現,菸捐收入扣除給健保的準備金外,使用彈性大,成為相關單位的小金庫,許多花法令人咋舌,難怪不少稅制專家呼籲:讓菸捐回歸稅制,杜絕弊端。

台灣菸捐的奇特定位,從最近兩件事可以看出。首先,董氏基金會揭發,高雄市政府官員年花兩百萬元菸捐收入出國考察菸廠;稍早之前,衛福部則表示,擬將菸捐從目前二十元調高至四十元,引發爭議。

兩件事,意味菸捐從徵收的比率與調整原則,到徵收後的使用監督機制,都存在著檢討空間。而最重要的關鍵問題是,這個世界少見的「菸捐」制度,是否該持續。

台灣從二○○二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後,施行菸酒稅制,菸稅每包十一.八元,由於加「稅」不易,為了「寓禁於徵」,同一年政府遂徵收「菸品健康福利捐」每包五元。而菸捐與菸稅雖然都是繳給政府,但「菸捐」是專款專用在衛生醫療上,「菸稅」則進入國庫由財政部統籌支配。

○六年菸捐漲到十元,至○九年再漲到二十元後,菸捐收入每年破三百億元,最高曾超過三百五十億元。如此龐大收入,讓菸捐成了衛福部的救火隊,包括長照服務發展基金與研議中的「醫療糾紛補償基金」等,都寄望菸捐的挹注。財稅學者出身的立委曾巨威就說,衛福部菸捐「收得很爽」,成為自己的小金庫。


菸捐正當性「走在鋼索上」


「澳洲、泰國都曾一度有菸捐,但在達到菸害防制專款專用目的後,就停止課徵菸捐,希望回歸正常稅制。」董氏基金會菸害防制組主任林清麗說。

不論是菸捐或菸稅,最直接反映在菸的價格上。根據董氏基金會資料,台灣現在一包二十根香菸平均價格是七十五元,鄰近的香港、澳門平均每包新台幣兩百多元,美國甚至高達新台幣四百元。而菸稅占菸價比率,台灣約四成(菸捐加菸稅),低於香港的近七成,以及澳門和美國的五成五。因此,反菸團體認為台灣菸價太便宜,菸稅也課得不夠重。

但這是否表示要漲菸稅或菸捐?財稅專家卻不以為然。台大財稅法學研究中心主任葛克昌說,菸捐與菸稅收入占國庫比率約四.五%,遠高於奢侈稅(約二%)等其他稅收,不合比例原則,「應該先釐清吸菸者用掉多少健保資源,再精算到底要課徵多少。」換句話說,菸捐的調整,應有更合理的評估機制。

台北大學財政系名譽教授黃世鑫也說,健保醫療費用一年五、六千億元,其中就有三百多億元來自抽菸的人,完全違反比例原則,菸捐正當性是「走在鋼索上」。國外菸價高,國民所得也高,如果未來還要再增加,只會加重勞工階層的負擔,不符合「賦稅讓有錢人多繳一點」的普世價值。

財稅專家反對再加菸捐的另一原因是,菸捐雖有指定用途,但其中存在的彈性空間大,爭議也大。

菸捐如何使用?以一四年總計三二七.四八億元菸捐收入為例,依《菸品健康福利捐分配辦法》,其中七成、二二九.二四億元是作為健保安全準備金;一成作為社會福利之用;另外兩成,則用於中央與地方的菸害防制及衛生保健。

存在最多爭議空間的,也就是這兩成菸捐的去向。


金額分配及運用 不夠透明


攤開一四年菸捐使用情況,這最受爭議的兩成菸捐,約六十六.九七億元,分別用於國健署菸害防制及衛生保健基金(簡稱菸害基金)的四十二.四億元、財政部國庫署作為各縣市查緝獎金的二.九五億元、疾管署疫苗基金的十一.四六億元、衛福部醫療發展基金的九.八三億元。其中,日前被揭發的高市府考察日菸工廠經費,就是來自於國庫署撥給各縣市的查緝獎金。

至於在這兩成菸捐中占比最大的國健署菸害基金部分,一二年立法院法制局曾經提出報告,形容這筆錢是國健署的「小金庫」。

報告指出,菸捐分配及運用透明度不足,「資料顯示,計畫用在許多荒唐名目上,但國健局(未升格前)未清楚交代完整明細。」透明度不足外,菸害基金的餘額也見逐年減少;翻開決算書,一四年基金實際分配到的菸捐收入僅四十二.四億元,但基金支出仍達五十九.六億元的預算金額,短絀十七.二億元,動用剩餘基金補足。

國健署菸害基金怎麼花的?《今周刊》查詢國健署一四年各季季報,總結一四年補助個人、團體及醫院共約三十六億元。其中,受捐助單位為「個人」者有五十一筆,補助團體則有一百三十個,獲得最多補助的是中國醫藥大學二九九四萬元,其次是台北醫學大學二九八七萬元。

不過,較令外界好奇的是,單筆金額一、兩萬元的補助非常多,立委田秋堇就因此質疑,國健署菸害基金的補助發放,儼然淪為公關用途。《今周刊》查詢申請補助的各民間團體相關董監事,總共有十三個團體與現任或前任立委有關,雖然都是小金額,加總也達一百七十多萬元。獲補助金額最高的是立法院長王金平擔任董事長的台灣癌症基金會,拿到六十八萬元,其次是前立委高明見擔任名譽理事的台灣腦中風學會五十萬元。

對此,國健署副署長游麗惠表示,民間團體和醫院都可以申請補助款,只要符合《菸害防制補助辦法》的標準,審核通過後就可以依法補助。

爭議點不止於此,在一四年菸害基金預算決算書中寫道,國健署補助醫院參加「全球無菸健康照顧網絡」的評比,全球只有二十國有醫院參與,且歐美先進國家都只有一、兩家醫院參加,台灣卻有兩百家醫院通過認證,是否值得花大錢推動,值得商榷。


國健署廣告耗2.3億 引發爭議


此外,菸害基金扣除前述三十六億元,還有數億元用到哪去了?

在預算決算書中,僅有載出「菸害防制計畫」、「旅運費」、「服務費用」、「印刷裝訂及廣告費」等粗項,並無細項可查。但在其中,一四年國健署「印刷裝訂及廣告費」花掉兩億三千萬元,這部分也已引發爭議;國健署常在媒體刊登廣告,國健署署長邱淑媞常在廣告露臉,屢遭台聯等在野黨質疑為個人宣傳。

《今周刊》查詢「國健署執行政策宣導(廣告)一覽表」發現,國健署一四年下半年密集在宜蘭打廣告:七月肝癌防治宣導、八月預防代謝症候群宣傳、九月及十月的菸害與婦癌防治宣導、十二月的口腔癌宣導,這些廣宣活動若與往年相比,特色都是「新增許多宜蘭在地媒體曝光」。巧合的是,邱淑媞正好在一四年競選宜蘭縣長。對此,游麗惠強調,所有支出都是合法使用。

花大錢宣傳降低吸菸率了嗎?台灣吸菸率從○九年的二○%降到一四年的一六.四%,但是,同期間財政部統計的紙菸銷售量不減反增,從十九.○八億包增加到十九.六八億包。游麗惠解釋,財政部的統計數字包括外銷菸品數量。

種種亂象,讓反菸團體與財稅專家站在同一陣線,希望把菸捐變成菸稅。曾巨威認為,未來應該要增加的是菸稅,以杜絕假借名義亂用經費的弊端。消基會副董事長游開雄說,稅收由財政部統一規畫,可受到全民嚴格監督。林清麗也認為,菸害防制經費應由國家整體規畫,不要淪為一個單位的私房錢。

從徵收的金額調整原則,到浮濫花用的爭議,菸捐制度,儼然已背離當初課徵目的,讓菸捐回歸正常稅制,有其必要。

 

菸捐

▲點擊圖片放大

 

菸捐

國民健康署花2.3億元在各媒體刊登廣告,引發在野黨批評。(攝影/陳永錚)

延伸閱讀

穩定長照財源 漲菸稅比菸捐更給力

2016-09-08

從五個關鍵決策 看懂他的執政風格

2016-03-17

誰偷走了健保盈餘?

2015-11-19

四大財政幻象拐走你的納稅錢

2012-12-13

一條菸價差600元,每年200億的菸捐都用在這了...台灣菸民的哀愁與榮耀

2019-0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