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早上7點到晚上10點 立委的一天都在幹嘛?!

早上7點到晚上10點 立委的一天都在幹嘛?!

鄭閔聲

焦點新聞

攝影/林育緯

979期

2015-09-24 11:52

你是否曾因立委出席家族喜慶活動而感到臉上有光?選民服務,是許多鄉親檢視立委表現的重要指標。但日復一日的紅白帖行程,正一點一滴榨乾了立委的問政精力,也一點一滴地侵蝕國家競爭力。

七月底的晴朗早晨,剛甦醒的陽光正要驅走前晚的微涼,嘉義市選出的民進黨籍立委李俊俋,已經從服務處大門鑽進休旅車後座,才剛坐定就翻閱起手中的行程表與訃聞。雖然時間不到上午七時,市區主要道路都還空蕩蕩的,他還是不厭其煩地與助理確認行車路線,深怕一個不小心,耽誤了參加公祭的時間。
 

白天問政 傍晚回選區 「每天幾乎都在高鐵上遇到同事」


「農曆六月,是一年裡告別式最多的時候,每天早上跑個三到五場是很平常的事。」他身上穿著印有姓名的馬球衫與牛仔褲,腳下踩著輕便的氣墊鞋,解釋自己休會期間最重要的任務,就是盡可能出席所有的婚喪喜慶活動,「立法院有開會時,真的趕不到的攤還可以託人送花致意,但是在暑假,我沒有缺席的理由。」

一個上午,李俊俋就跑了四場公祭;午餐也是邊吃邊向辦公室助理交代工作。下午,他又搬著板凳到選民家門口泡茶聊天;晚餐後還有一對一預約的選民服務時段。「開會期間,我五點半起床趕第一班高鐵到台北,傍晚再回來跑攤到十點。休會就是不斷參加地方上的紅白帖和社團活動、做選民服務,生活一直這麼重複,轉眼明年又要選舉了。」他拿起杯水快速吸了一口,臉上帶著苦笑。

「高屏地區立委大概都搭早上六點半第一班高鐵上台北,下午四點半或五點半再搭回左營,每天幾乎都在高鐵上和同事們見面。」民進黨籍立委趙天麟一踏出高鐵站,立刻換乘助理駕駛的小轎車,手機還一邊響個不停。

一般人想像中的國會議員,大概就如同影視作品裡描繪的,總是西裝筆挺地穿梭在企業鉅子與政治人物之間;一場神祕的晚宴,可能決定了難以想像的龐大利益。在台灣,這樣的場景或許同樣存在,卻絕非常態。大多數的立委寧可像他們這樣,套上繡著姓名的背心與不起眼的便服四處奔跑,期望留下勤懇親民形象。

立法委員,全國僅有一百一十三個名額、手握各種權力的「特殊族群」,其薪酬福利以及生活形態,不免令人好奇。

身為最高民意機關代表,國家給予立委的待遇當然不能太離譜。目前每位立委月薪為十九萬零五百元,含年終獎金年薪約兩百五十萬元。但除了薪資以外,立委依《立法院組織法》享有額外的行動電話費、油料、文具、服務處租金、國會交流經費、健康檢查等津貼。二○一二年,為回應社會對於立委「自肥」的質疑,立法院曾自刪補助津貼,目前每人每年約能額外支領逾百萬元補助。


根據《憲法》,立委每屆任期四年,連選得連任。然而這四年當中,立委可不是從頭到尾都得死守在國會。立法院每年集會兩次,分別是二月至五月底,以及九月至十二月底,遇特殊情況得延長集會或召開臨時會。也就是說,在正常情況下,非集會時間就等於立委的寒暑假。

儘管休會期間不須定期赴立法院,有些立委也會利用假期到國外參訪或從事國際交流活動。但對區域立委來說,這難得的空檔,就是最好的「拚選舉」時機。

「一般時候我是上午問政,下午跑選區。休會期間當然就是把更多時間投入地方事務。」擔任立委超過二十年的國民黨籍立委丁守中,過去兩次選舉都大贏對手三萬票以上,基層實力相當穩固,卻絲毫不敢輕忽選區事務,「別人的好日子,就是立委的壞日子,但身為民意代表,我沒有選擇的權利。」他說得理所當然。

丁守中和李俊俋兩人,無論所屬政黨或選區屬性都南轅北轍,日常行程作息卻近乎雷同,可見選區服務,確實是立委生活中極為重要的一環。

 

立法院

▲點擊圖片放大

 

重點放錯了嗎?「有人連最基本的開會都做不到」


「立委跑紅白帖的頻率和在立法院專業的問政時間一定是衝突的,在○八年以前,很多立委甚至連最基本的簽到開會都做不到。」公民監督國會聯盟執行長張宏林說,「但在過去,這樣不適任的立委還是能不斷被選進國會,讓我們開始質疑,是不是台灣的選舉文化和選民素質出了什麼問題?」

根據《今周刊》民調,選民最期待立委完成的三項責任,依序是「監督政府和審查預算」、「爭取地方建設和福利」、「反映民間團體意見」,與紅白帖有關的「選民服務」則僅排在民調中第五位。

台灣指標民調公司總經理戴立安分析,雖然多數民眾不認為選民服務是立委最重要的職責,但值得注意的是,「爭取地方建設」排名第二,顯示選民相當重視立委是否花足夠的時間關注選區大小事。

 

立法院

 

跑攤頻率能降低嗎?「民意跟專業,我們盡量兼顧」


「做民調,選民一定告訴你立委問政專業是最重要的,但現實中還是希望看到一個隨時能夠出現在附近,聽聽你需要什麼的民意代表。所以我們必須盡量兼顧。」立委賴士葆分析。

儘管立委平時各有所長,卻也不是三頭六臂,複雜的預算法案內容,甚至繁瑣的選民服務及婚喪喜慶活動,都不可能由立委獨力完成;分身乏術時,大多只能由助理代打。


根據現行法令,每位立委每月最多可申請四十一萬兩千元的助理薪資,以及八萬四千元的加班費,用來聘請八到十四位公費助理。

儘管立委讓親友擔任助理領取薪資的狀況時有所聞,但這筆經費時常不足以負擔立委聘請助理開支。在「入不敷出」的情況下,有人會自掏腰包、有人靠民間基金會支應,也有立委會接受「贊助」,讓實際替立委工作的助理,名義上任職私人企業,並由私人支薪。曾有欲轉戰地方首長的立委利用類似方法,一口氣在地方上聘請了數十位選民服務助理。

公費助理制度僅規定助理薪資總額,並未限定立委要如何使用助理,因此各立委國會辦公室助理人數落差相當明顯,不少資深助理建議將「專職國會助理」法制化,建立徵用機制篩選助理水準以確保問政品質。

「雖然席次減半之後,不認真的立委變少了,但如果一般人只是投完票就算了,對於自己選出來的立委究竟在做些什麼並不感興趣,立法院終究很難真正透明,並且符合人民期待。」在公督盟常務理事顧忠華眼中,關注與了解,正是國會改革最重要的第一步。

 

立法院

延伸閱讀

扭曲的民主殿堂

2015-09-24

甩開沒效率、沒品質 自己的國會自己救!

2015-09-24

國會要陽光 先讓助理薪資透明化

2008-04-17

博士議員徐欣瑩勇登立委狀元的告白

2012-01-19

制度遭濫用 高市議員黃捷保衛戰啟示錄 當報復被包裝成民主 《選罷法》須再修法

2021-0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