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誰偷走了健保盈餘?

誰偷走了健保盈餘?

林思宇、郭淑媛、研究員/張佳婷

焦點新聞

插畫/李俊建、攝影/林煒凱

987期

2015-11-19 11:47

健保安全準備金破兩千億元,這是歷史新高。
然而,舊的問題仍然存在。
給付仍不合理,加護病房一床難求,醫護依然血汗。
收費還有漏洞,讓僑民繼續揩油,新的問題卻已產生。
不但政府三管齊下,A走健保180億元,要不要乘機調整費率,建立收支連動機制,也面臨抉擇。
這攸關你我權益,你,可別輕忽了。

這是一個選擇問題,攸關你我荷包,也涉及公平正義。

走過二十年歲月的全民健保,隨著補充保費的徵收,至今年十月底,安全準備金為二一六五億元,已經達到四.八三個月,超過最高三個月的法定上限;預估到年底會達二二九二億元,高達四.九一個月,創下歷史新高。

 

  • 安全準備金:《全民健康保險法》規定,為平衡財務,應提列安全準備,若收支發生短絀時,可用安全準備金填補,而安全準備總額,以一個月至三個月的保費給付支出為原則。


過去健保財務一向困窘,最慘時曾向銀行貸款一千億元,好不容易短期內不會有財務問題,應該編列預算,逐步改善過去缺錢沒做的事,包括急重症的支付標準合理化、提高給付涵蓋率等,藉以改善醫療環境,解決醫界內、外、婦、兒、急診「五大皆空」問題,並回饋被保險人。

然而,這終究只是理性的思惟,在政府財政困難及選舉在即下,健保高額的結餘(盈餘),宛如一塊大肥肉,在短短不到兩個月內,就被政府各單位A走一八○億元收入。

「每年十月全民健康保險會(簡稱健保會)談完健保總額分配,十一月會討論健保費率,但費率還沒談,政府就先腳底抹油溜掉了,抽走一八○億元,留下受薪階級沒受惠,合理嗎?」健保會委員、消基會名譽董事長謝天仁批評。

健保收入主要由政府、雇主與民眾分擔,如今政府卻三管齊下,利用行政裁量權「自肥」,也讓股民、包租公嘗甜頭。政府是怎麼做的?

政府帶頭A健保的手法一,是行政院以社福支出提高為由,將對弱勢健保費的補助款,改計入政府原本就應負擔的三六%健保經費,不再另外支付,估計每年健保將短收七十二億元。

衛福部係修正《健保法施行細則》有關「政府每年度負擔本保險之總經費」的定義,原本計算基礎是一到六類的保戶,如今修改定義,把政府所有負擔的保費,如原住民、低收入戶和身心障礙者保費補助款等納入。由於政府預算採年度制,公告後今年就立即實施。

「這就是自肥!」謝天仁批評,衛福部憑什麼不經立法程序,自己修改行政命令就可以少付錢?

手法二,是減少六十六億元菸捐收入挹注健保。國民健康署主導,修改《菸品健康福利捐分配及運作辦法》,調整菸捐收入的使用分配比例,原本菸捐收入中的七成要給健保當安全準備金,從今年九月起調降為五成,若以去年菸捐分給健保的二二九億元回推估算,未來每年健保收入將短少六十六億元。

健保署指出,吸菸會造成癌症、中風、心臟病、氣喘等疾病,菸害造成的疾病醫療費用約占各國醫療費用的六%至十五%,台灣每年國民醫療費用約九千六百億元,估計每年因菸害造成的健保醫療費用至少五百億元。也因此,原本菸捐挹注健保的費用就不夠用,如今再刪減分配比率二成,引發極大爭議。

手法三,是未經健保會討論,就宣布調降補充保費起徵門檻,將股利所得、執行業務收入、利息所得和租金收入四項起徵點,從現行的五千元大幅提高到二萬元,被視為選舉利多。

 

健保
▲點圖放大

 

導火線》片面調降補充保費 「拿健保救股市」  各界反彈卻分兩派


二代健保前年上路,分為一般保費費率四.九一%、補充保費費率二%,新增的補充保費有六項扣繳基準,包括股利、利息、租金、執行業務收入、兼職所得及獎金,前四項是滿五千元就要扣繳。

由於股巿重挫、經濟成長率難保一%,在健保安全準備金出現結餘後,立委費鴻泰等人施壓,以及財經部會表態支持下,行政院敲定在不動費率的前提下,提高四項補充保費的扣費門檻,估計有三四二萬人受惠,其中包括二二八萬股民,但健保每年將短收四十二億元,包括民眾少繳的二十六億元,以及政府減少相對提撥的十五億多元。

然而,這項利多,只讓繳交四項補充保費的人,一年平均少繳七八四元保費,每位股民平均少繳四三五元,金額不大,但政府此舉,卻傷害了健保制度。

行政院調降補充保費起徵門檻決策粗糙,引發公衛界、醫界人士強烈不滿,前衛生署署長楊志良公開譴責:「行政院霸凌代表全民的健保會」。前衛生署署長葉金川更直言:「政府不應該拿健保來救股市。」

此外,民間團體如醫改會、督保盟、醫勞盟、人民火大聯盟等則共同發起連署,要求政府收回成命,把決定權交回健保主人的手中,已有九十多個團體加入;醫師公會全國聯合會也表態反對,祕書長蔡明忠說,政府此舉有違公平性、合理性。

 

健保

▲點圖放大

 

調降派》付費者、藥師界 一般保費也應降費率 才符合公平正義


政治大學法律系教授郭明政說,補充保費一年不過兩百多億元,和從薪資所得收取的二、三千億元保費相比,對健保整體財務是杯水車薪,大多數的健保財務重擔,還是來自於薪資所得。


在健保會中原本對立的付費者與醫界兩造,因調高補充保費起徵門檻,罕見地同仇敵愾,在十月會議中炮口一致對外;最後卻擦槍走火,超過一半的委員,連署提案調降一般保費費率。

在外界還未注意到健保巨額結餘前,行政院長毛治國與衛福部長蔣丙煌就提醒健保署,應該把多的錢用在解決醫院「五大皆空」等問題,但健保署遲未採取行動。兩個月前,健保會委員知道健保有巨額結餘,也打算將錢挹注到五大科,解決血汗醫護問題。

然而,政府率先偷跑抽走一八○億元,健保會委員在十月二十三日會議中,火力強大,論辯精采。

會中首先炮轟衛福部,謝天仁說:「未經相關流程決定前,衛福部就對外表示健保費率不動,開玩笑!簡直是對我們上下其手嘛!都對外公開說了,已形同定案,現在才來報告,是脫褲子放屁,沒意義。」


女人連線祕書長蔡宛芬質疑,主管機關認為降低保費是其權限,這和降菸捐(挹注健保)一樣,健保會都反對,政府還是照樣公告。老人福利聯盟祕書長吳玉琴也認為,這些作法都是在挖牆腳,要譴責衛福部。連很少表明立場的健保會主委鄭守夏也表示,這不合情也不合理,但卻是合法的。

謝天仁接著建議,政府作法已對費率調整法定流程造成扭曲與社會誤解,應該要提早討論費率調整,「這是絕無僅有的一次調降費率的機會!」

隨後,共有十八名委員連署臨時提案,支持建立收支連動精神,降低保費費率○.五%,從現行的四.九一%調降到四.四一%。值得注意的是,藥界代表這次站在付費者這一邊,藥師公會全國聯合會理事長李蜀平也參與連署。


調降派提案中闡明,近三年提列安全準備金額每年都高於五百億元,且預估保費收入一六年將超過六千億元,顯示現行費率偏高,依《健保法》收支平衡費率審議的精神,至少可以調降○.五%。

主要提案人、工商界代表何語強調,以前汽油價格每次調整,都被罵得要死,但現在每周調整,大家都習慣了,「健保以後每三年調整費率,也應該不會有人罵。」讓民眾回歸理性,這點很重要,只要安全準備金低於一個月,工商團體都會同意支持調升費率,一切回歸正常機制。

 

健保準備金

健保準備金好不容易破兩千億元,政府卻帶頭偷跑,應該把A走的180億元還給健保。

 

維持現狀派》醫界 財務維持穩健 才能解決「五大皆空」


眼看苗頭不對,台灣醫院協會理事長楊漢湶等六位醫界代表,也連署提案反制,主張維持現有四.九一%的費率,理由是讓健保財務穩健與永續發展。

贊成現狀派認為,醫界在總額框架下,其實是入不敷出,醫療支出每年預估成長六%,但健保給醫院的總額成長率只占三%到四%之間,只能將醫療費用打折支付,是五大皆空的主因之一。

楊漢湶說,全世界實施社會保險的國家沒人採彈性費率,因財務必須維持一定期間穩定。健保費率過去僅調升兩次,卻導致兩位衛生署長下台,可以想像費率調升相當困難,建議在目前財務良好時,保留安全準備,未來財務不佳時,就不須立即調升費率。

健保會將於十一月二十日開會討論費率。依據醫改會估算,健保費率調降○.五%,平均每人每月少繳四十五元。這點錢可能一個便當都買不起,為何十八名委員還是要降?

開第一槍的謝天仁強調,一二年要求衛福部將費率從五.一七%調降下來,當時官方也說到一七年安全準備就會不足,「現在應該要建立制度,才能擺脫政治因素的干擾。」

謝天仁說,一代健保沒有收支連動機制,好幾年不敢漲保費,造成巨額赤字。二代健保重要精神是收支連動,但《健保法》只有收支連動概念,並沒有標準,因此健保會主委鄭守夏才在會中要求健保署提出細則標準,希望趁健保有結餘時建立收支連動機制,譬如超過三個月準備金的錢拿來當調降保費的財源。

 

保費
 

契機》建立收支連動正是時候 擺脫政治因素 健保財務才能永續


身為公衛學者,鄭守夏和楊志良均表示贊成付費者主張,認為建立機制很重要,因為健保無法擺脫政治,財務就無法永續。

健保會委員要在此時建立收支連動機制,一度傳出「陰謀論」,新政府上台後,看到健保安全準備金豐沛,可能會要求降保費,不如現在先降。不過,國、民兩黨總統參選人朱立倫、蔡英文尚未對此表態。

平心而論,在健保財源充裕下,若能回歸二代健保精神,建立收支連動機制,值得推動,因為,機會之窗僅在今年與明年而已。

若觀察醫療支出占GDP(國內生產毛額)的比重會發現,台灣占六.六%,低於韓國的七.四%和日本的一○.一%,更低於歐美國家。進一步看政府公部門支出占總醫療支出的比率會發現,與同樣施行總額預算制的加拿大與德國相比,台灣也低了一到兩成。若要跟上國際增加醫療公平性的趨勢,將來健保收入必須更多,保費也勢必會漲。

 

前提》保費早晚會漲 結餘逐年下降 一七年收支將產生逆差


此外,由於人口老化與醫療成本增加,根據健保署估算,以現行的四.九一%費率計算,健保到一七年收支就產生逆差,短絀一○一億元,結餘逐年下降,一八年少三二五億元,一九年少五七四億元,二○年則少八五三億元,缺口越來越大,一九年開始安全準備金將降至三個月以下。

健保署另估算,如果安全準備金要有一個月,健保財務要五年平衡,費率要維持四.九一%;若要三年平衡,則要調整到五.二%;若是兩年平衡,費率應為五.○六%;《健保法》以六%為一般保費費率上限,若超過上限,則須修法。

十年來,台灣六十五歲以上人口成長率,從三.○一%上升到四.二四%,但健保總額成長率仍跟不上。曾任健保局總經理的政大財政系副教授朱澤民說,沒多久,醫療支出就會大於保費收入,需要用準備金補足;他不反對現在先調降保費,但必須提醒,未來調高保費的時間點會提前,如果現在不降,提高保費的時間點就會延後。

因此,這是選擇問題。全民健保攸關全民醫療照顧,應該把政治干預降到最低,現在健保有結餘時,追本溯源,政府A走的一八○億元,應先還給健保,並理性計算一般保費與補充保費的費率,等比調降,藉此建立收支連動機制,未來健保財務赤字擴大時,全民就必須同意調漲保費,讓健保制度能永續經營。


你,有心理準備嗎?

健保費率該調嗎,朝野怎麼說?
毛治國:費率不應該動 蔡英文:依家戶總所得計收

行政院長毛治國接受《今周刊》專訪時表示,健保一般保費和補充保費的費率都不應該動,大家不要看這兩年安全準備金多了,事實上每年健保支出是以4%到6%在增加,看起來已經滿出來的水位,到2017年又有缺口,表面上多了就降,到時候要升嗎?費率調降容易調升難。

毛治國坦言,原本他認為即使是補充保費的門檻都不要調,部分立委說要反映民意,但整體的結構性不宜動,否則過兩年風險反而很高。

健保安全準備金出現結餘時,毛治國立即找衛福部長蔣丙煌詢問,可不可以把多出來的錢拿來調整醫護人員的給付;當時毛治國說,藥、醫院的給付會有人爭取,但醫護的給付沒有人爭取,現在不只「五大皆空」,幾乎是全面性的,包括工作意願與士氣都受影響,必須考量付出程度和國際挖角,這個問題需要政府出面處理。

不過,當時蔣丙煌回應,健保會已把明年度的總額協商完成,非協商因素有成長。「我本來想的是100、200億元,他說可以拿出50億元,衛福部會要求健保署去盯這筆錢要用在醫師身上。」毛治國說。

毛治國對健保保費表態不宜調降,民進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則主張,健保費應依綜合所得稅申報戶之實際所得徵收,也就是民眾每次受領一定金額以上之各類所得,依固定費率就源扣繳;至結算時,再依綜合所得申報戶總所得,以固定費率及每年應繳總保險費上、下限範圍內,多退少補。

此外,蔡英文指出,政府醫療保健支出應合理成長,達GDP的7.2%,要建立以病人為中心的醫療體系,合理化醫療服務價格與分配,「未來不再見到打折的點值。」

為改善醫療環境,蔡英文也提出,要強化各縣市健康照護資源的整合與協調,落實轉診制度,讓地區醫院發揮功效;同時強化醫療糾紛處理機制,減少醫糾。國民黨總統參選人朱立倫尚未提出醫療政策主張。

(郭淑媛)

延伸閱讀

誰A走了健保結餘?

2015-11-19

健保費繳少用多 改「家戶總所得」有解?

2018-10-11

健保財源為何連年虧損?3面向解析問題癥結 調漲保費是唯一解方?

2020-09-26

難題》只靠控制成本 不是長久之計 沉痾堆疊 改革卻總七折八扣 健保財務危機25年沉浮史

2020-10-07

健保費元旦調漲至5.17% 上班族平均每月多繳63元 陳時中:2022年不調漲

2020-1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