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童子賢:領導人要訂定目標 推動改變社會的力量

郭淑媛

焦點新聞

吳東岳攝影

992期

2015-12-24 11:20

二○一六總統大選倒數計時,三組候選人正如火如荼全力衝刺;《今周刊》特別專訪三位各領域代表性人物,提出對下一任總統的建言,分三期登出。總統女士/先生,你準備好了嗎?

頭腦、肩膀、胸襟、手腕,在和碩聯合科技董事長童子賢的眼中,總統該有的特質不外乎這四者。談稅制、產業、人才,他的建言擴及立法部門與公民素養,但終歸一句,所有的改變,有賴領導者的登高一呼。以下,是他的訪談重點。
 
 
在《美國十二總統傳》中,羅斯福、甘迺迪的評價是「後世奉若神明」,小布希是「為後世所唾罵」。你當總統要想,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後,大家會留給你什麼評價?
 
為何有人被後世奉若神明,有人被唾罵?甘迺迪當總統三年就被暗殺,生前有很多緋聞,但抹滅不了他的貢獻。例如,他發現美國基礎科技遠遠落後對手,蘇聯(俄羅斯前身)已發射衛星;美國國家資源夠,那麼多聰明腦袋卻在「默默游」(台語,漫無目的之意),大家不知往哪走;他用極具魄力的雄心壯志,訂定明確的目標:十年後登陸月球!結果,第八年就上月球了。
 
這就是領導人所須具備的特質 ── 在一片混沌、失望聲中喚醒民心,替國家社會擘畫出方向。
 
同樣以甘迺迪為例,在古巴飛彈危機時,他用勇氣與智慧逼退蘇聯的核子導彈,然後說:「這不是美國的勝利,而是世界的勝利。」未讓蘇聯失去面子,也維繫了國際平衡。他也謹慎面對越南,反而是他去世後繼任的詹森,讓美國大舉進入越戰,遭後世唾罵。

對外,台灣要處理兩岸、美日關係,有釣魚台、南沙群島等問題,領導人有很多抉擇須要做。我期待總統要具備頭腦、肩膀、胸襟、手腕:「頭腦」是要有智慧;「肩膀」是能承擔責任;「胸襟」是能包容敵對,小到化解矛盾、大到化解仇恨;最後還要具備「手腕」,才能讓想法運作。
 
對內,以證所稅為例,領導人擘畫出方向,但執行有問題,引發社會爭論;接著,領導人肩膀不夠,最後部長陣亡,行政院長隔一陣子也下台;再來,領導人又沒有手腕,無法擺平立法院,結果政策化為泡影。
 
台灣政府與民間社會仍殘存著威權時代揮之不去的陰影,怕政府太威權、怕總統太獨裁;但又動不動就問政府「產業政策在哪裡?」這是錯的。蘋果與Google崛起,難道是美國經濟部長替他們規畫產業政策?經濟部長與國發會主委換了又換,他們會比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或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更懂產業嗎?
 
美國沒有經濟部,但有商務部,重點不在產業規畫,而是把商務交易的平台、法規與秩序紀律弄得清清楚楚。但台灣被陳舊法規卡住,網路經濟年代崛起,台灣卻動彈不得。
 
譬如網路家庭董事長詹宏志力推的第三方支付困難重重,然而現在在台灣,中國來的淘寶網如入無人之境,問政府對策,竟回說「邀請它來台設點,就可以管它了。」但人家會這麼傻嗎?
 
從總統、行政院長、部長到立委,誰有興趣為台灣大翻修陳舊的法規與架構?看起來好像很少。政府職能不彰,立法院也有責任,大家都喜歡有鎂光燈的政治議題,卻很少人願意在基礎的產業、網路、金融甚至電影等法規努力。
 
但,總統可以做些事,要像甘迺迪當年「登高一呼」,要有耐心跟立法院進行良性的溝通,要盯住部會,主動積極地催促立法院趕快修法;而且,有些陳舊法規,只要行政院修行政命令即可,不須經立法院,部會有沒有認真在推?
 
 
談高科技產業:
產業結構需要「再平衡」


由於之前高科技產值很高,故台灣特別重視高科技,但你一生買手機、相機會占很高比重嗎?買這些不會花你一千萬元,但買房子會,台灣的產業應「再平衡」。
 
你再怎麼努力培養另一個張忠謀或(廣達董事長)林百里,產業榮景也不見得能再重複一次。反過頭來,服裝設計師吳季剛、詹朴可以竄出頭,影視音樂文化帶動韓國起來,好萊塢總產值加周邊產值是電腦業的兩倍到兩倍半。若問我看法,我會半開玩笑說:「忘了高科技吧!」高科技只是產業的一環,若軟體跟不上,高科技有什麼用?
 
大家太強調紅色供應鏈,忘記自己的競爭力。我最近問蔡明介紅色供應鏈的威脅,他說,人家不必靠「紅色」兩字,你要去尊重對手的努力與創造的附加價值。很多公司實際上跟官方完全沒關係,你每天質疑他是中國政府成立的、要來打你的,也許一部分是實情,但很大一部分應該是,你沒膽跟人家競賽、又沒度量跟人家結盟。
 
台灣現在有很多困難,政治人物都在對日、對美、對中國大陸的情結上繞來繞去,我們要提醒自己,不要在曖昧與困難中越走越離譜。


談人才政策:
應提高薪資所得扣除額


知識經濟時代,人才是關鍵。台灣經濟低迷不振,也可簡單歸納為人才不振。台灣人才往外跑,海外人才也流不進來,稅重是關鍵。
 
台灣稅制太依賴薪資所得稅,又對比較高的薪資所得者課重稅,我主張替這些人提高薪資所得特別扣除額;簡單說,就是要獎勵「沒有資本利得」、以智慧或體力勞動的工作者,讓他們願意留在工作場域,留在台灣。
 
台灣還有很多對白領專業人才的限制,產業活動似乎不歡迎外面的人進來,也不歡迎中國人士,造成要進行國際金融或商務產業活動時,大家就往香港、上海跑,這是把機會拱手讓給別人。
 
白領外籍專業勞工限制要鬆綁,包含僑生在內。矽谷的創造力得力於移民,最後榮耀歸於美國,財富歸於加州,這是人家有民族熔爐的胸襟。
 
台灣對於外籍藍領,不但不該排擠,還要感謝他們的貢獻;政府也應正視在台灣的五十萬外籍藍領,要善待他們,社會才會更進步。有外來的人在這裡貢獻體力與智慧,台灣也會因為整體的活絡而獲得更多就業機會。就像在一群死氣沉沉的鰻魚裡,放入幾條泥鰍,社會就會更有活力。這部分,總統要有更開闊的胸襟。
 
 
談文創:
必須增加社會性資源


文化很重要,但商業機制不是萬能,必須有一個有力量、想法的社會性資源,可能是公領域,也可能是私領域來協助。文化部給的補助往往吃不飽、穿不暖、餓不死,好處是鼓舞它往外求資源,但社會資源配置不對時,就會萎縮。如果讓電影電視製作消失、所有書店統統倒,台灣只剩很強的科技業,社會一定很無聊。
 
台灣的好,文化與大自然因素是其中一環,這部分要的錢不多,但需要從立法院到行政院正確的態度來引導。文化牽涉到我們的思考、思想與胸襟,多給一些資源,窮不了台灣,從企業到官方,有緣分就應盡力一下。
 
新總統上任後,要趕快做的是團結社會、消弭歧見,弭平矛盾與差異。台灣新舊移民有矛盾,幸運的是,沒有宗教與膚色上的撕裂問題,在很多方面的融合,並沒那麼困難。
 
現在選舉冷,也好,至少社會不會太對立,有利於選後團結;台灣有太多不同意見,既然有準總統資格了,就忍著一點批評,預留一點上任後能夠團結四方的餘地。
 
 
我認為總統要具備頭腦、肩膀、胸襟、手腕,
  要有智慧解決紛爭、承擔責任、化解仇恨,
 並讓政策順利運作。

 
 
童子賢
出生:1960年
現職:和碩聯合科技董事長
經歷:華碩電腦總經理、副董事長
學歷:台北科技大學電腦通訊與控制研究所碩士、東華大學名譽工學博士 
 
 

延伸閱讀

高鐵商務車廂9折優惠沒了!4月起改回原價 北高貴245元

2019-02-27

目標、動機與決定

2019-03-06

一日散策 認識老風城

2019-05-08

超級股東會》永豐金、國泰金…一次整理4大金控人事異動

2019-06-14

基金、保險、定存…中年人如何投資理財?不只求保本,還要賺飽退休金!

2019-07-04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