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COVID-19 台股 ETF 存股 謝金河

搶先直擊故宮南院 未曾曝光的國寶

搶先直擊故宮南院 未曾曝光的國寶
日本伊萬里瓷器展,是故宮國際交流的一大步,與大阪市立東洋陶瓷美術館,開啟更緊密的借展合作。

林亞偉

焦點新聞

攝影/林亞偉

993期

2015-12-31 14:24

故宮南院正式開幕,主建築外圍工地卻仍然黃沙滾滾,玻璃上布滿來不及清潔的灰塵,這些罄竹難書的缺點,在故宮端出鎮院之寶翠玉白菜、《龍藏經》等十大首展與國寶,與南院外觀形成了強烈的視覺反差。

這是一場國寶的奇幻之旅。千呼萬喚下,位於嘉義縣太保市的故宮南院,在二○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正式開館試營運了!

 

○四年即由行政院核定興建,歷經更換建築師設計訟訴、政黨輪替下的角色定位搖擺,在台灣諸多重大建設總是一延再延、完工遙遙無期的「慣例」下,故宮南院的如期開館,的確像是鏡花水月裡的幻境成真。

 

翠玉白菜高人氣  三六○度打光,完美呈現

 

這場國寶幻境非常震撼!開館前,媒體不斷放送尚未妝點的場館面貌,讓人們瞪直了眼。開幕當天,館外仍然黃沙滾滾,尚未披上綠色植被;少了樹木花草的園區,建築清潔未能徹底到位,玻璃上的灰塵昭示著未能盡善的現實,如若以外雙溪故宮北院、甚或其他國際級博物館的標準,這些都是罄竹難書的缺點;當然,還有影星成龍捐贈的仿製圓明園十二生肖獸首,成為園區景觀的一環同樣值得批判。

 

一位國際館博界的知名人士,乍看還以為是中國當代藝術家艾未未馳名國際的十二生肖獸首之作。艾未未創作這群遭斬獸首的意象強烈,從晚清遭西方帝國主義入侵到民族主義情結,是複雜又巨大的想像,讓國際友人高度讚歎故宮的魄力,然而最後真相大白,他也大失所望。

 

在館內,瑰麗文物的魅力,掩蓋了罄竹難書的缺點。開幕首日特邀免費入場的雲、嘉、南鄉親,從館外走進展廳,經歷館外園區的不完美,來到精緻的展場裡,就是強烈的視覺反差。

 

故宮南院端出的開幕十大首展,真材實料落實了以亞洲藝術為定位的角色。故宮人氣第一名的翠玉白菜,以最新從英國訂製的展櫃保護嬌美玉器,超過九○%的展櫃透光率,借鏡一四年借展日本東京國立博物館的展出效果,三六○度打光與動線的設計,完美呈現翠玉白菜所有細節。

 

不只白菜動人,其他展廳同樣吸睛。尤其故宮南院的新展館,相較北院更為大器挑高,展櫃擺放更能凸顯文物之美;例如「佛陀形影——院藏亞洲佛教藝術之美」,展現佛教在亞洲各地不同的藝術面貌。從造形各異的莊嚴佛像,到懾人心弦的清康熙年間《龍藏經》,搭配乾隆皇帝效法皇祖而製的《甘珠爾經》展陳,是世人第一次親睹如此盛大的展覽。

 

翠玉白菜

翠玉白菜到哪兒都是明星!到了故宮南院,依然是眾人矚目的焦點。

 

佛陀形影

「佛陀形影」大展,殊勝難得。此為西元二至三世紀,印度北部秣菟(音同末圖)羅地區的佛塔欄木盾。

 

龍藏經

故宮首次展出從裹覆《龍藏經》經衣中發現的七團龍紋。

 

馬英九

港星成龍(右)向總統馬英九(左)介紹他捐贈的圓明園十二生肖獸首;然故宮南院接受成龍捐贈的複製品,引發軒然大波。

 

《龍藏經》揭祕  七團龍紋,首次面世

 

而這次展覽,更首次展出故宮的新發現!《龍藏經》是藏文大藏經寫本,最為精美的一部,是佛祖「經」與「律」的藏文譯本總集,共一○八函。而每函《龍藏經》皆由內而外裹覆四層經衣,故宮在一一年時,檢視發現其中的一層經衣脫線處,內夾層藏有紋樣,透過研究後將表層揭開,發現七團龍紋,此即滿文文獻所載的「七龍綢布佛經包袱一百零八」。

 

除了首次面世的《龍藏經》七團龍紋,故宮還端出了「院藏明代青花瓷展」。從洪武建國時期的「釉裡紅」,到永樂盛世青花瓷鼎盛之際的「青花龍紋天球瓶」,再到近年因為拍賣市場出現一只雞缸杯,而再度聲名大噪的兩只「成化鬥彩雞缸杯」等等,精銳盡出;還包括當時外銷伊斯蘭國家,因應當地民情風俗而燒造的各式伊斯蘭造形,同樣見得到亞洲文化的影響。

 

還有來自日本大阪市立東洋陶瓷美術館的國際借展交流,呈現兩大展覽:「尚青——高麗青瓷特展」與「揚帆萬里——日本伊萬里瓷器特展」。

 

前者,可以從近兩百件高麗青瓷,看到北宋諸窯對高麗陶匠的影響;至於日本伊萬里瓷器特展,則可解讀自唐宋以來極愛中國瓷器的日本,如何在豐臣秀吉侵略朝鮮帶回大量陶匠俘虜後,逐步提升日本陶瓷產業技術,並在十七世紀明清朝代更迭戰亂、中國瓷器外銷大量下滑的關鍵時期,「伊萬里燒」趁勢打開國際市場。
 

青花瓷

故宮南院首展院藏明代青花瓷,驚豔世人。

 

伊萬里瓷器展

日本伊萬里瓷器展,是故宮國際交流的一大步,與大阪市立東洋陶瓷美術館,開啟更緊密的借展合作。

 

青花瓷特展  看見東亞文化、貿易戰爭

 

這兩大展覽,不僅看到精美的高麗時期與十七世紀日本國的瓷器,同樣讓觀眾上溯歷史源頭,看到東亞的瓷器角力背後的文化交流與貿易爭戰。而與大阪東洋陶瓷美術館的跨國交流僅是一例,接下來,故宮還將與美國舊金山亞洲藝術博物館、國立東京博物館、法國吉美博物館等,於南院開始一系列的跨館交換展覽。而這也是過去缺乏展覽空間的北院難以做到的。

 

故宮南院的使命之一,即是來到南部的在地化。《奔流不息——嘉義發展史》 中,有一件「右旋白螺」是從故宮藏品中特別挑出,與嘉義有著密切的淵源。原來,清乾隆五十一年,發生林爽文糾眾抗清圍困諸羅城(嘉義清代地名),乾隆派愛將福康安渡海平叛,但因海峽惡水難渡,特賜福康安「右旋白螺」護佑軍隊。「右旋白螺」為藏傳佛教法器,螺體本身是印度聖貝,右旋白螺十分珍罕,意喻釋迦摩尼說法如同海螺聲,響徹四方。

 

南院開館試營運了,跨出最難、最重要的第一步,接下來就是水到渠成的策畫、引進各項展覽。故宮的策展同仁,這幾年許多人身兼二職規畫北院與南院的展覽,才能一舉在南院開幕日端出十大開幕大展。

 

先求有,再求好,南院的花草樹木、展館外圍玻璃清潔、,這些都是能逐步改善的環節;南院的命運,料將不會像台中歌劇院,在一四年開幕首演後,即歇館維修至今。

 

故宮南院能如期開館,是執行單位立下軍令狀的落實,是南部觀眾美夢的開始,無論如何,一座國寶級展館來了,這也是打破文化藝術資源南北極度不平衡的開始。

(本文作者為《典藏投資》雜誌總編輯)

 

右旋白螺

清乾隆時,達賴喇嘛、班禪額爾德尼輪流進呈丹書,同時呈獻的右旋白螺就成為清宮寶物。

 

一定要這麼急嗎?

想像一下,卸任總統陳水扁、馬英九與新任總統,共同替新開幕的故宮南院剪綵,南部民眾走過綠草如茵的園區,欣喜地進入展館欣賞翠玉白菜,心中自豪著,當地終於有國際級的展覽館了……。

 

然而,想像終歸只是想像,12月28日,全台與國際社會見識到,台灣公共工程品質低落,以及政府草率行事的作風。當民眾踩著園區凹凸不平的地面,進入館區,映入眼簾的是骯髒的玻璃與地板,很難理解,一個從規畫到完工耗時15年的重要文化地標,竟然如此不入流。

 

大家心中共同浮現的問號是:有這麼急嗎?為何不等硬體設備更完善,再向世人展現台灣精緻的文化能量?

 

就如同2014年11月,在市長選舉投票前一周,台中國家歌劇院也是在第一期主體工程甫完工,就倉卒地舉行開幕典禮,選後再閉館施作後續工程;台灣的公共工程,就在主政者總是將其視為「個人政績」的考量下,一再上演「工地中開幕」的荒謬戲碼。

 

於是,出席故宮南院開幕的,當然不會有拍板定案的前任總統陳水扁,而是馬英九總統獨自展現政績。但這樣「落漆」的表現,對選情的助益效果值得商榷;急就章的故宮南院開幕式,真是可惜了! 

(郭淑媛)

 

延伸閱讀

痴人 蔡曉芳

2015-10-22

胡焱榮的翡翠人生

2009-02-19

何壽川:李真的圓融 讓人看了會微笑

2011-12-01

悠遊普希金博物館 在故宮

2018-11-14

俄羅斯普希金博物館特展倒數二天 抓住最後機會品味藝術饗宴

2019-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