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中國經濟將崩潰?最後防線在銀行

中國經濟將崩潰?最後防線在銀行
擔心股市泡沫的不只散戶,許多高本益比公司大股東去年下半年起大量質押,讓銀行也憂心忡忡

乾隆來

焦點新聞

CFP

998/999期

2016-02-04 15:55

「中國崩潰論」從沒少過,但這一回,唱衰中國的理由不是政治路線引發反動,金融大鱷索羅斯與他的空頭戰友們,搬出具體的股、房、經濟泡沫數據強力開火,而中國的最後防線,則在銀行。

 

「中國崩潰論」不是新鮮事,早在二○○一年,學經歷顯赫的美國康乃爾大學法學博士章家敦,就出版了《中國即將崩潰》,預言中共經濟與政權將在五年之內倒台;○八年金融海嘯後,書店關於中國崩潰的書,幾乎可以自成專區。

早年的預言,當然都失敗了,但是,認定中國將要崩潰的唱衰者也沒有退卻,最新加入的,就是金融大鱷索羅斯(George Soros)。他在元月舉行的瑞士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中,鐵口直斷:「中國經濟硬著陸,已經不可避免。」

 

這一次的「中國崩潰論」浪潮來勢洶洶,而且空頭部隊成員大不相同。早年大多是反對共產黨集權統治的政治異議分子,最新這一波的空頭部隊,則擠滿了對沖基金經理人與總體經濟分析師,而且除了金髮碧眼的洋人,還不乏中國自己養成的海歸派。

講得最悲觀的,就是著名的對沖基金大師查諾斯(Jim Chanos),查諾斯因為及早預言了恩隆詐欺案(編按:全球著名的美國能源類公司,後因被揭露財務造假申請破產)而名利雙收;過去兩年,他公開在所有場合看空中國經濟、看空中國與美國上市的大型中國股票,他說:「中國正勢不可當地走向雪崩」,「中國的狀況比你想的糟,不論你覺得多壞,實際狀況比你想的更糟!」

 

對沖基金大師預警  中國經濟股市  正走向雪崩

 

查諾斯對中國經濟的質疑,從○九年夏天他對中國房地產市場的研究開始。當時,中國批准以及待批准的在建房地產,總面積達到五十六億平方公尺(約十七億坪),其中一半是公寓,另一半是混合商業大樓。查諾斯質疑研究員:「等一下,你是把小數點弄錯了吧?」
 

這個數字,等於「所有中國人民,從剛出生的嬰兒到行將就木的老人,大家都可以分到一間豪華的辦公室!」而六年後的今天,這個數字已經再倍增突破一百億平方公尺了。

查諾斯認為,這個中國的房地產泡沫,超越「美國八○年代的商業地產泡沫、以及二○○○年住宅泡沫的總和」。「你可以製造出經濟成長率,但是,必然會以大量呆帳的銀行體系告終。」他說。

 

查諾斯不會說普通話,在海外大放厥詞也就算了,但北京大學滙豐商學院(HSBC Business School)的副教授博丁(Christopher Balding)身在京畿,卻依然在國際媒體大膽放言,就令人感到難以置信了。

博丁在一月底接受彭博電視的訪問時說,中國重型產業有五成的產能閒置、民間消費多年持平,銀行體系放款增長率是GDP(國內生產毛額)的兩倍,真實壞帳率推估是官方數據的五倍。

 

他估計,中國必須仰賴資本管制才能避免金融崩潰,「一六年有七○%的機率,將會採取強硬的資本管制」。

 

當地學者加入唱衰  房市、中小股  形成大泡沫

 

更妙的是,還有許多土生土長的中國經濟學家、股市分析師加入了崩潰論的行列,他們雖然用相對隱晦的字詞,本質卻是不斷討論中國經濟的威脅。例如過去多次準確預測中國股市高點的交銀國際(香港)首席分析師洪灝,在去年十月底就發出警訊,他說,去年九月之後的多頭,「就是一個拉高出貨的行情」,因此提出警告:「十一月是最後的高點,趕緊逃!」

洪灝代表了北京對金融圈內控制力逐漸減弱的事實,他曾任中國國際金融公司首席全球策略師和執行董事(北京),也在紐約的花旗集團、雪梨的摩根士丹利等跨國大銀行做過分析師,是精通內外的金融專家,他早在一四年就直言中國的房地產泡沫,去年再度戳破A股泡沫。

 

洪灝認為,當下中國的市場裡存在著兩個顯著的泡沫,一個是樓市,另一個是中小型股,這兩個泡沫的價格上漲,都遠遠地脫離了基本面。其中,中小型股的泡沫就算破滅,淘汰弱者之後也會催生出嶄新的產業。但是房地產泡沫,他拿十九世紀的「沙丁魚罐頭泡沫」做比喻,被炒高的沙丁魚罐頭,就算根本已經腐爛敗壞,也照樣被高價轉手,直到崩盤。這種泡沫,最終將完全沒有經濟價值。

還有,越來越多的焦點放在股市的泡沫上,美林證券最近發出的報告,就指向股票質押泡沫,去年底中國上市公司持股超過五%的主要股東,股票質押金額已經突破人民幣三兆元。

 

美林統計,大股東進行股票質押的一四一一家上市公司中,有高達八二%、總數一一五八家,都是本益比超過五十倍的泡沫公司,質押金額達到人民幣二兆八千多億元,占質押金額的九○%。

換言之,有九成的股票質押貸款資金,擔保品是本益比高達五十倍的泡沫公司股票,即使質押成數只有一半,也存在著巨大的倒債風險,成為證券、銀行業難以想像的地雷。這些在泡沫時期拉高槓桿的股票質押,一旦遇到股市下跌,垮的不只是上市公司,更會把證券、銀行一起拉下地獄。

面對排山倒海而來的唱衰部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他的幹部們也立即快速迎戰。匯率部分,元月初,人民銀行對德意志、渣打與星展銀行處以「禁止部分外匯交易」的懲處,澆熄了人民幣外匯交易套利熱潮;同時人民銀行也在香港離岸、以及中國在岸兩個外匯市場同步干預,估計耗費數百億美元,硬是將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壓回到六.六元以內。

 

銀行、證券潛在地雷  九成質押擔保  是泡沫公司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更在元月二十八日親自打電話,向國際貨幣基金(IMF)總裁拉嘉德取暖。拉嘉德曾經建議,中國應該做好溝通,避免因為政策不透明而引發貶值投機心理。李克強因此向拉嘉德強調,中國政府無意透過貨幣貶值推動出口,更不會打貿易戰,「人民幣不存在持續貶值的基礎」,將加強市場溝通。

為了干預人民幣外匯,人民銀行幾乎堵住了所有可能遭到放空的漏洞,連去年十一月為了加入IMF的特別提款權(SDR),承諾推動人民銀行與華爾街主要銀行進行「人民幣在美國的交易結算」談判,也突然被北京喊停;顯然人民銀行為了控管龐大的資金外逃壓力,已經防堵到滴水不漏的地步了。

股市部分,中國證監會針對股票質押高風險的說法,也在元月底召開記者會澄清。證監會發言人張曉軍說,融資融券餘額九一四九億元人民幣,各項風險控制指標處於安全狀況;此外,證券公司開展的場內股票質押回購業務融資餘額為七千餘億元,整體平均履約保障比率約二四九%,低於平倉線的融資餘額為二百餘億元。

 

張曉軍的記者會顯然是針對美林證券的報告而來的,還特別強調:「客戶融資餘額主要分布在本益比相對較低的標的股票」,按動態本益率(編按:尚未真正實現的下一年度的預測利潤的本益比)計算,本益在五十倍以下的股票融資餘額占標的股票融資餘額的六二.七%,較去年底上升了十二個百分點,穩健性有所增強。

張曉軍提出的數據是融資餘額,與美林證券所提的證券質押有重疊、也有差異,看空者仍然看空,證監會則擺明了只能作多,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多空雙方的戰火繼續升溫中。

 

當然,對於索羅斯公開唱衰的言論,北京政府也毫不遲疑地立刻反擊,《人民日報》海外版以頭版位置刊登署名文章,點名批評索羅斯;新華社更是連續發表英文評論抨擊,說「魯莽投機與惡意作空人民幣,將承受昂貴的成本,甚至嚴重的法律後果」。新華社另一篇文章〈述評:置身作空喧囂,中國緣何淡定〉,直斥「索羅斯的所謂『觀察得出的結論』很能代表一部分作空者的論調,只可惜這種觀察顯然屬於『選擇性失明』。」

與過去的「中國崩潰論」明顯不同的是,一六年的新論戰,焦點在金融面。查諾斯在○九年「發現」中國在建房屋面積高達十七億坪,六年後中國的房地產完工面積又翻了一倍,龐大的空屋,都仰賴銀行貸款與各種令人眼花撩亂的新興借貸產品支撐。

 

從○九年至今,中國的銀行貸款餘額幾乎翻了一倍,政府與民間債務餘額相較於GDP的比率,也增加超過六成,再加上股市融資從零暴增到三兆多元人民幣等發展,中國,已經是高槓桿國家了。

中國負債增加的趨勢有多快速,從去年《財政部月報》的一份統計可以看到具有代表性的數字。財政部統計中國國有企業的債務總額,在去年第三季底達到人民幣七十七.七兆元,是中國GDP經濟總量的一二○%。

 

解讀中國官方數據  消化地方債務  國企收爛攤

 

更驚人的是,單季的增加幅度高達六兆元人民幣,顯然為了處理地方政府債務破產危機,將大量的政府債務在去年第三季丟給了國有企業。國有企業與商業銀行,成了地方政府債務的「垃圾回收桶」。

最後的防線則在銀行,中國的銀行過去享受高毛利,放款能力不斷增強,獲利跟著倍增;但一四年開始,壞帳逐漸升高,利率自由化的政策更使得銀行的存放利差迅速縮減,種種不利的趨勢,使得銀行股股價重挫,香港上市的工商銀行股價從去年中的每股港幣七元高點,一口氣大跌四成,如今剩下四元。

當銀行創造信用的能力快速縮減,又遇到所有企業都亟需融資度過寒冬,背負龐大負債的中國經濟,如果能夠在充足的流動性下,逐漸降低負債,那麼中國崩潰論就將再度落空;反之,如果資金外逃的壓力不斷升高,銀行體系被迫緊縮,進一步壓迫高負債的企業,那麼,我們將會看到因為信用緊縮而引爆具有中國特色的崩潰。

其實,索羅斯、查諾斯這些空頭對沖基金就算凶猛,沒有放空的工具,對習近平也是莫可奈何。中國真正的敵人在內部、在那些元月上旬先把股票賣到熔斷的共產黨大股東。一六年中國到底會不會崩盤,真正的答案,還得問問那些共產黨內、習近平的敵人們。
(本文作者為紐約大學金融碩士,曾任金控公司副總經理)


中國泡沫

▲點擊圖片放大

 

Jim Chanos

中國的狀況比你想的糟,不論你覺得多壞,實際狀況比你想的更糟!~中國經濟悲觀派 對沖基金大師查諾斯(Jim Chanos)(圖片來源:Bloomberg)

 

中國房市
7年前,中國所有建案的總面積,可讓每位中國人分到一間豪華辦公室;今天,總面積竟又翻了1倍。

  • 特別提款權:特別提款權為IMF給會員國的一種使用資金的權利,會員國在發生國際收支逆差時,可用它向基金組織指定的其他會員國換取外匯,以償付國際收支逆差或償還基金組織的貸款,亦稱「紙黃金」。

延伸閱讀

一帶一路 能救中國遭降評危機?

2017-06-01

中國經濟會不會重蹈日本覆轍?

2016-07-28

全球資本管制潮 誘發金融禿鷹獵殺

2016-01-28

人民幣閃崩全解讀

2016-01-13

匈牙利債信危機有索羅斯的影子

2010-0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