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樂陞許金龍賣遊戲又賣咖啡的盤算

林宏文
2016-04-28
焦點新聞
今周刊1010期

樂陞許金龍賣遊戲又賣咖啡的盤算

林宏文
2016-04-28
樂陞許金龍賣遊戲又賣咖啡的盤算
焦點新聞

從遊戲產業跨足投資一之鄉與怡客,兩個案子都有好品牌及好價位,讓許金龍意外介入。 但面對「不務正業」的質疑,他說,「我都當作一種祝福,沒有人能阻止樂陞的前進!」

四月二十四日下午,樂陞科技宣布旗下一之鄉以一.三億元收購怡客咖啡;二十五日一早,又與日本手遊上市公司AltPlus簽約,以約新台幣二.五一億元認購該公司可轉債。不到一天之內,樂陞接連宣布兩個投資案,連同過去幾年不斷擴展的投資與購併,讓外界相當好奇,到底樂陞董事長許金龍想幹什麼?

「AltPlus這個案子,是華人企業取得日本上市遊戲公司第一大股東的首例。」簽約隔天,接受《今周刊》採訪的許金龍,還是難掩內心的興奮。

站在許金龍旁邊、正準備回日本的AltPlus社長石井武也說,除了樂陞外,還有很多日本和中國的遊戲公司都有意投資AltPlus,「最後選定樂陞,是因為樂陞和旗下負責美術製作的樂陞美術館,與日本遊戲業者有良好的合作經驗,未來有利洽談日本遊戲的IP(版權)授權和合作開發。」

積極擴版圖 從廈門到日本

近幾年來積極展開收購與策略聯盟的樂陞,除了Altplus與怡客,今年三月初,也宣布完成收購廈門同步網路集團的募資案,總金額達五十三.四億元,去年初也以一.三九億元買下一之鄉,若再加上遊戲產業中的真好玩及遊戲橘子等入股案,樂陞顯然是近年來最積極擴張的遊戲業者。

若統計樂陞從二○○○年成立至今,公司已透過各種方式募資一一○億元,這些資金都用來作為營運資金與收購企業所需,若再計算一一年股票上櫃至今,樂陞的市值也從十五億元左右,大幅擴增至一五○億元,五年市值擴大十倍,也讓許金龍贏得「遊戲產業拚命三郎」的稱號。

不過,在案子一件件陸續完成後,質疑的聲音也冒出來了,一方面不了解樂陞做了那麼多收購案,效益為何?另外,樂陞為何口袋那麼深,一直源源不斷地有資金投入?

尤其在去年第二季,許金龍個人的股票質押比一度攀高到九四%,樂陞因此成為空方鎖定放空的標的,股價從最高一九○元以上,至去年八月底大幅崩落至七十元以下。

對於質疑,許金龍回應,去年是因除權三六%,必須增提股票擔保,成為空頭打壓標的,但他不在意別人的眼光,「所有的詛咒都是一種祝福,沒有人能阻止我的前進。」而且他自己一直相信,「人是英雄,錢是膽,這句話沒錯,但膽識又比只有膽重要,人才有膽識,錢要支持有膽識的人。」

許金龍坦言,去年股價急跌之際,他正忙於募資、收購談判,對於市場耳語的確感到心力交瘁。這段期間他頻繁飛往美國、日本、中國等地,「有時甚至一天就來回。」如今私募案募資完成,也敲定連串購併案,許金龍形容自己完成了不可能的任務。

意外跨糕餅 為了延續品牌

對於去年初才開始的一之鄉投資案,許金龍承認,「這不是做好產業分析才去投資的,其實是意外。」一年多前,一之鄉創辦人想退休,當時他的孩子不願接班,透過朋友介紹認識,他認真評估後發現,公司完全沒有負債,還有現金八千萬元,又是四十年老品牌,只要花一.三九億元就可全部買下來,「很便宜!」因此便在去年一月直接收購。

在樂陞介入經營後,一之鄉已由前一年度虧損千萬元轉為盈利。許金龍也認為,既然已跨入糕餅行業,就不能抱持玩票心態,發現若與怡客合作,一之鄉只要供給怡客全台六十個據點的蛋糕,一年就可增加三千萬元營收;加上怡客二十二年來,只有去年首度因轉投資而虧損五百萬元,營收仍達三.六億元,卻只賣一.三億元,因此談了半年後,終於又敲定這個案子。

許金龍說,很多投資要看出發點,怡客的創辦人生重病,也沒有小孩接班,透過朋友來找他,「台灣很缺品牌,把好品牌延續下去很重要。品牌延續不見得要一代傳一代,而是要一棒接一棒。」他說,讓樂陞專業團隊接下這一棒,也能為集團創造更新的價值。

據去年合併財報,以一之鄉為主的「餐飲部門」對樂陞貢獻約二.五億元營收,占全年整體營收約一一%,若加計怡客,這兩個被許金龍稱為「療癒系」的投資案,預估一年總計營收可達六億元以上,樂陞花了二.六九億元取得幾乎全部股權,可以直接把營收計入樂陞集團事業體中,似是一樁划算交易,但市場對這個無心插柳之下的新事業如何評價,還得繼續看下去。

延伸閱讀

雖敗猶榮 澳網發文:謝謝妳帶來這麼有趣的比賽,謝淑薇!

澳網官方IG PO出謝淑薇照片,並發文表示「我們將會懷念這個笑容,謝謝妳帶來這麼有趣的比賽,謝淑薇!」

吃出來的富貴病!糖尿病控糖,小心3大類地雷食物

糖尿病是「吃出來的富貴病」,在台灣已突破230萬人,且隨著社會高齡化,逐年增加,儼然成為「新國病」。

老謝:無刺虱目魚是這樣來的!

無刺虱目魚是這樣來的!

創新旅行的意義,新媒體整合之路 (下)

侯怡君:「謝謝媽媽還有力氣罵我,讓我有孝順她的機會。」

對於每一個長照家庭而言,面對的不只是「生病」這一件事,有時它似乎像是自我療癒的旅程,去認識我們心底最深層的需要,和看到家人之間的愛恨與牽絆,像是一起編織一張「記憶網」,當「生病」這一個看似不太好的「禮物」來臨時,我們或許才因此有時間與機會去層層剖析,家族裡交錯的身影之間,不會只有傷痕,還有體貼、諒解、包容,和帶領我們屹立不搖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