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三疑點仍在 光洋科內情不單純?

三疑點仍在  光洋科內情不單純?
光洋科創辦人陳李賀已向檢調自首,但公司舞弊疑雲仍存在許多疑問待解。

黃瑋瑜

焦點新聞

資料室

1013期

2016-05-19 13:47

光洋科爆發假帳疑雲後閃電停止交易,案情仍待調查。但消息指出,先前認列員工竊盜損失的五億餘元之外,可能還有未揭露的衍生性金融商品損失,有待檢調釐清。

五月十七日,光洋科股票停止交易,這是一堂價值四百億元、血淋淋的公司治理課。


進入資本市場十二年的光洋科,最後一個交易日,股價只剩下八.七五元,與○七年最高股價三六七元、市值逾四百億元的輝煌相比,僅存的是種種不堪,就好像偌大豪宅,如今只見斷垣殘壁。


光洋科如何從一檔業績傲人的高價股,走向人人喊打的地雷?事件要從一則重大訊息說起。今年三月三十一日,光洋科在公開資訊觀測站發布訊息,指已離職的課長許芳齊,去年將公司黃金非法轉讓四五○公斤,令公司損失五.一二億元。


既然是遭竊,在去年第四季財報中,這筆款項以「其他利益及損失」項的其他支出認列,看似合乎規定。沒人料到,四十三天後,案情急轉直下,五月十三日,董事長陳李賀、會計主管陳裕明、監察人陳美玲(董事長胞妹)向調查局自首,坦承自一一年起,就以不當會計作法,為公司遞延累積損失達十七億元,及保守認列銦等貴金屬存貨跌價損失十一億元,為市場投下一顆更大的震撼彈,也決定了光洋科遭櫃買中心宣布股票停止交易的命運。


即使光洋科股票停止交易,但仍然留下太多問號等待釐清,其中源頭,可從最令材料回收同業匪夷所思的「黃金被盜」開始說起。

 

疑點一:女員工竟能獨力盜賣?


一位曾參觀光洋科工廠的同業私下指出:「整件事很怪!」他強調,貴金屬回收公司因存貨價值不菲,保全十分嚴謹;規定是保險箱密碼、鑰匙分處不同部門,加上陪同主管,至少同時有兩個單位、三名員工在場,才能進入庫房,領取貴金屬庫存。


就算真是員工人謀不臧,重達四五○公斤的黃金,要怎麼搬出去變賣?「他們廠區門口有外聘的保全、X光掃描機、金屬探測器,以我過去的經驗,人員通行前必須將皮帶、鞋子脫下,以金屬探測器檢查全身,別說四五○公斤,連一公斤都會被查到!」

 

一位觀察光洋科多年的退休金融業高層也說:「貴金屬回收業者的庫存,通常比照分行金庫管理,流程應該都是很嚴格的。一包水泥是五十公斤,女課長前後偷走等於九包水泥重的黃金,還能不被內控發現,成功機率很低。以我的經驗判斷,決策者應該知情整件事。」換言之,這位女員工要獨力犯罪,機率甚微。


三月底的記者會還未能釐清重重疑點,五月四日,原負責核閱第一季財報的安永聯合會計師事務所,突然被光洋科告知,與加拿大豐業銀行還有過去從未揭露的「未入帳損失」。安永審計營運長張嵐菁表示,會計師在查核過程中,曾獨立發函給該銀行,但對方回函內容並未揭露任何交易。


由於會計師認為,光洋科高層已蓄意隱匿部分財務交易資訊,嚴重影響財報真實性,於是在五月四日第一時間通報櫃買中心,並於五月九日主動中止委任。張嵐菁強調:「我們所有的查核程序,完全依照、符合台灣證券相關法令,以及審計準則公報的規定。」她感慨,在事務所中止委任後,光洋科高層甚至揚言找立委施壓,要求會計師繼續簽證,但已遭事務所回絕。


在櫃買中心派員查訪後,因光洋科未能具體說明,員工不法轉出的黃金損失四五○公斤,與內部帳戶僅調整三○○公斤之差異原因何在,光洋科先被打為全額交割,然後在十七日股票停止交易。至此,台灣最大靶材(利用沉積技術生產的鍍膜材料)廠高層們聯手捏造數據的舞弊案,已令三萬多戶股東的權益走入絕境。

 

▲點擊圖片放大

 

光洋科原簽證會計師,在去年年報中即揭露員工舞弊事件。

 

疑點二:黃金去向為何交代不清?


宣布光洋科股票停止交易後,櫃買中心人員對外表示,這段期間不斷要求公司清楚說明,但卻「要資料沒資料」;傳言指出,在面對主管機關要求查核時,光洋科一度態度強硬,拒絕熟悉衍生性金融商品的查核人員介入。且雖然公司宣稱是員工偷竊黃金,但主管機關盤點後,卻發現黃金庫存與帳目有所落差;至於黃金去向,公司雖提供報關單據,但對於出貨到哪一國,卻也無法清楚交代。


據指出,主管機關至此已對光洋科的種種說法起疑,並將矛頭指向公司可能以實物交割,來隱藏部分衍生性金融商品的交易損失,實際的黃金存貨與帳目差距,也不排除高於目前已知的四五○公斤。


在此同時,也有消息指出,公司可能之前看好黃金價格上漲,因此作多黃金衍生性金融商品,但黃金價格走勢不如預期,造成巨大交易虧損,最後被迫使用實物來履行交割,因此也造成了實體黃金在層層控管之下「不翼而飛」;這個說法尚待證實,而目前檢調單位和主管機關也還在試圖還原全部交易的真相。


關於上述種種質疑,《今周刊》嘗試聯絡光洋科總經理暨發言人黃啟峰詢問,惟辦公室人員僅表示將盡速轉達,至截稿前,本刊尚未取得回覆。


在原會計師拒簽,又找不到繼任會計師之下,光洋科高層突然向調查局自首,引爆了這次的舞弊疑雲,也才讓這一筆「其他支出」背後的謎團,隱約透露出一點曙光。陳李賀等人如何在過去五年以會計手法遞延累積損失,以及保守認列庫存的跌價損失究竟如何?將待釐清,而曾被視為企業經營教案的陳李賀,殷實打拚的形象,如今則已全然翻轉。


陳李賀曾獲全國優良商人「金商獎」、「卓越企業獎」,一三年,他更接掌台南億載會會長。創業以來獲獎無數的他,為何讓一手創立的光洋科,走到今天這個境地? 

 

疑點三:金價崩盤是導火線?


陳李賀畢業於明志工專,早年在中科院擔任研究助理,一九七八年離職、創立光洋科,從生產白銀化學品起家,逐步跨足貴金屬回收與加工。九○年代晚期,因國內光碟製造廠陸續崛起,陳李賀看準將金、銀等貴金屬濺鍍到產品上的「靶材」商機而轉進市場,也讓光洋科進入高速成長期。


當年,陳李賀廣納人才,又有專業的回收技術,打出品牌價值的他,陸續取得國際認證,帶領光洋科走向事業高峰,隨著原物料行情飆漲,○八年公司甚至配發五.九六元股票股利,刺激股價在除權前飆漲至三六七元。


但一一年起,黃金價格急轉直下,從每盎司一八九五美元高點一路下殺,這個時間,正是陳李賀向檢調坦承鋌而走險、用謊言掩飾虧損的開始。


曾與陳李賀多次互動的億載會成員對《今周刊》記者表示:「到現在,我還記得他當會長時,那種意氣風發的樣子。印象中,他做事很認真,可能是太相信幹部、太愛面子,在公司突然遭遇衰退時,不知該如何應對,又想維繫股價,才會選擇這樣方式(造假)。我甚至聽說,他有在操作外匯選擇權……。」對比近年陳李賀將股票質押的比重來看,從一一年的六二.二七% ,到今年已經提高到八六.三一%,確實符合外界對他「敢拚、敢衝」的形象。

 

主辦光洋科九十億元聯貸案的銀行團,仍選擇力挺公司說法,表示評估新經營團隊及會計師報告後,願協助其度過難關。然而中華信評已表示「公司未來數月將面臨高度違約風險」,另一方面,隨著檢調偵辦深入案情,是否有其他未爆彈,可能還是未知數。

 

 

光洋科 

成立:1978年

創辦人:陳李賀(原董事長兼總經理)

董事長:馬堅勇

總經理:黃啟峰 資本額:40.8億元 

延伸閱讀

小股東盼復牌 樂陞三大挑戰仍待考驗

2017-06-22

永豐金子行出售瀕破局 不可說的祕密

2017-06-15

勤美、太子弊案五大疑點待說明

2009-06-11

民視董座之爭掀司法戰 爆查帳案外案

2019-04-17

1位銀行員之死...揭開司法最黑暗的一幕!監察院「石木欽案」真相完整披露

2021-0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