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看見22萬名不放棄希望的人(摘)

看見22萬名不放棄希望的人(摘)

賴若函

焦點新聞

攝影/賴若函

1019期

2016-06-30 10:39

赤道上,位於肯亞的全球第三大難民營卡庫馬,設立已二十多年,目前收容來自鄰近各國二十二萬難民;然而遠離了內戰頻仍、饑荒的祖國,新的家依然不安穩,飢餓、教育和生存等各種問題,仍天天上演著。這裡是貧窮的核心,是每個世界公民都應該上的一堂公民課。

戰亂、貧窮等全球難題的後遺症  這裡,是世界第三大難民營


六月的黃昏,烈日曬得人發昏,塵土飛揚的遠處,駛來兩輛印有聯合國難民署(UNHCR)字樣的卡車,車上載的一四四人,一語不發、臉上帶著惶恐不安,拎著僅有的家當,進入了這個位於肯亞與南蘇丹邊境一百公里的「卡庫馬難民營」。這裡是世界上第三大難民營,也是無數難民重新開始的希望。

在他們到來之前,卡庫馬難民營早已滿載,臨時收容中心負責人柯林斯(Collins Onyango)皺眉說:「收容中心已經收容了兩千人,加上今天進來的,就有二一四四人,超過我們的負荷。」而牆壁上的統計數字,說明了整個營區的人口總數:超過二十二萬人, 是標準收容人數十萬人的兩倍多。

為了逃離內戰頻仍、乾旱的家鄉,從一九九二年起,來自鄰近的剛果、南蘇丹、蘇丹、波隆地、衣索比亞、烏干達等國家的人民,陸續來到東非國家中相對較穩定的肯亞。「難民營裡涵蓋了各種問題,包括教育、糧食、健康、水資源、生計問題等等。」聯合國難民署卡庫馬辦公室代理負責人韋倫特(Valentine Ndibalima)說。

卡庫馬難民營坐落於肯亞西北方的圖爾卡納郡(Turkana County),面積十二平方公里,大約六○六個台北小巨蛋大。在熱帶沙漠的氣候中,長年面臨乾旱、沙塵暴、平均溫度攝氏四十度的高溫、瘧疾與霍亂等疫情,本就居住不易,是肯亞最貧困的省分之一。

 

廚房裡蒼蠅漫天飛舞


雖然有提供免費三餐,但也只是勉力維持。《今周刊》記者跟隨世界展望會到卡庫馬難民營參訪,時間是當地下午五點多,只見長長的人龍排隊等著領取食物,在蒼蠅漫天飛舞的廚房裡,地上有許多大桶煮好、勉強看得出穀物形狀的紫色糊狀物,廚師根據難民手中的家戶人口資料,一個人挖一湯匙,沒有配菜、沒有湯,就成了今日的晚餐,一拿到食物,許多人就坐在地上,開心地用手挖著吃。

住宿的地方,是沒有燈、沒有空調、沒有門板和窗戶的低矮泥土屋,不要說隔間,一個帆布簾子隔著的,就是一個家庭。「等待的時間可能超過一個月,其中若有殘疾、懷孕或是無大人陪同的小孩,會轉介到國際組織。」柯林斯說,本來預估二○一六年新來的難民人數約九千人,但是僅一到五月,已經七千人了。

負責營區內部分糧食援助、教育等工作的世界展望會國家糧食援助方案經理湯馬斯(Thomas Turus)表示,肯亞政府雖然擔任難民營的安全和管理,但主要的教育、物資發放、人道救援、水資源、性別暴力問題處理等,是由聯合國難民署負責,和各種NGO(非政府組織)團體如世界糧食計畫署(WFP)、世界展望會(WV)等十多個組織,長年幫助這些難民。

一分鐘看卡庫馬難民營
Kakuma Refugee Camp
成 立:1992年
位 置:肯亞的西北方與南蘇丹的邊境處
難民人數:22萬人
主要來源:肯亞周邊國家

 

從赤腳到穿鞋用笑容開出生命中的美麗花朵  踢足球、玩音樂他們成功脫貧


成立已二十四年的卡庫馬難民營,在今年五月時出現最大的危機,肯亞政府因懷疑有恐怖分子偽裝成難民滲透,一度宣稱要關閉包括卡庫馬在內的國內兩大難民營,並且解散政府負責難民業務的部門,引起國際一片譁然。

韋倫特說,經過協商,目前卡庫馬難民營得以保留,但是有待肯亞政府重新組織相關部門,目前許多難民營事務由聯合國難民署代為執行,是一個充滿不確定的過渡期。

「收容量早在一四年就已經飽和,所以我們也計畫將部分難民移到別的區域,並且在那裡可以農耕、改善生計、有穩定的糧食來源。」韋倫特說。

吃不飽卻也餓不死,有受教的權利、卻沒有工作機會,幾乎是進入難民營後,所有人面對的困境。不過即使在這樣的困苦中,夢想的燭光,還是不時激勵人心地點亮起來。

走在難民營裡隨處可見的,是踢足球的身影。

現年十九歲的阿威(Awer Mabil)在難民營出生,○六年因著優秀的足球天賦,被送到澳洲訓練,如今已是職業足球員,在丹麥足球超級聯賽的中日德蘭隊踢球。

 

組樂團創作  到國外參賽


「我永遠不會忘記我和朋友們,赤腳在烈日下踢球,有時候還會被石頭割傷的情景。」阿威成名後,一四年曾經帶著二十套完整的足球裝備和新的足球回到卡庫馬。一五年展開「從赤腳到穿鞋」計畫,在企業家的支持下,這次他帶著超過三百公斤的足球裝備、鞋子再次回到卡庫馬,分享自己的故事,成為卡庫馬年輕人的祝福,希望幫助更多人成就足球夢。

另外,音樂也是激勵人心的一環。六位來自剛果、波隆地、布吉納法索、剛果的年輕人,年紀在二十五到三十五歲不等,組成了一個樂團,由許多營區外的音樂家義務指導他們,參與各種國內外的相關比賽。

其中一位現年二十四歲的老師安吉羅(Angelo Kochegor),由於和家人失散,獨自在難民營的寄養家庭長大,一路自學音樂的他,參加過不少的音樂比賽得獎,有了一些資金,目前透過網路學校學習製作、設計和編輯。

「如果我能這樣走過來,為什麼不幫助那些和我一樣的孩子?」安吉羅從一三年開始教難民營的孩子做音樂;他也期待透過自己和其他難民營年輕人的創作,可以讓更多外面的人知道他們的處境。

世界第三大難民營卡庫馬,濃縮了所有當代社會問題的縮影,值得各界重視。每個光著腳、綻放單純笑容的孩童背後,是揮之不去的戰爭、饑荒等陰霾,以及對未來的各種問號。但即使是在最惡劣的環境中,也能開出美麗的花朵,在卡庫馬,生命自有它堅韌的一面,絕處中求生存,依然有各種可能。

 

為飢餓兒童發聲


台灣世界展望會第27屆飢餓30人道救援行動,將於7月30、31日,在全台四地同步舉辦;計畫募集新台幣2億2000萬元,投入國外糧食保障、難民援助、脆弱國家援助,及國內高風險、特殊景況家庭救助等工作,保障國內外天災、衝突、糧荒、急難處境下的孩童與家庭應有的權益。
大會師報名:(02)2175-1995;相關資訊請上臉書搜尋:台灣世界展望會World Vision Taiwan。

延伸閱讀

踢足球、玩音樂 他們成功脫貧

2016-06-30

學習才能翻轉命運 資源卻嚴重不足

2016-06-30

看見22萬名不放棄希望的人

2016-06-30

張艾嘉26年志工經驗 最心痛的是孩子的話

2019-06-19

投身人道救援...訓練超過200名醫師400名護理師!中年的他拯救17萬人「看見匱乏後,覺得我其實很富足」

2020-0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