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華航罷工落幕?三個不該縱放的失誤

郭淑媛、鄧寧

焦點新聞

shutterstock

1020期

2016-07-07 10:48

華航空服員罷工事件暫時落幕,但民眾觀感卻從原本的同情轉為疑慮,
蔡英文政府的危機處理能力,甚至遭到質疑,為什麼?

儘管空服員首度上街頭罷工,第一時間贏得許多同情,但華航新任董事長何煖軒上任後,經營團隊先後對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與華航企業工會訴求照單全收,引發極大爭議,民意開始轉向;台灣智庫七月三日公布民調即顯示,高達五一.九%民眾不滿意交通部的處理作法,蔡英文政府能不警惕嗎?

「小英政府沒有抗壓性,一下子全部屈服,尤其何煖軒第一時間全答應,慷納稅人之慨,連民營企業勞工都看不下去。抗壓性這麼低,未來如何改革?」前立委、文化大學碩士在職專班國際企業管理學系副教授郭正亮說。

若從二○一五年幾項財務數字來看,股東權益報酬率(ROE)部分,華航、長榮分別為一○.六%與一四.五%;再進一步比較每人稅後純益,華航約四十六萬元、長榮則為七十二萬元。平平是國內本土航空公司,華航與長榮經營績效差很大。郭正亮質疑:「憑什麼華航員工可以享有比長榮航空員工更好的待遇?而且有一半是納稅人的錢。」

回溯事件處理過程,可看出小英政府犯了幾項錯誤,不但引發華航子公司骨牌效應,攸關民生的國營事業工會也群起效尤,紛紛拿罷工來要脅資方,某個角度看也是要脅民眾,政府恐將付出高額代價,倒楣的又是納稅人。

 

華航罷工

▲點擊圖片放大


失誤一:錯失仲裁先機


首先,是官方表態的時間點待商榷。早在六月二十一日空服員工會投票贊成罷工,桃園市長鄭文燦即表示支持罷工投票合法性,並表明本案不會交付仲裁;二十三日空服員工會無預警宣布隔天開始罷工,人在荷蘭的鄭文燦受訪強調「我比較挺華航空服員工會,有打電話給何煖軒希望照顧員工優先。」

而二十四日上午出訪的蔡英文一席「不會讓你們感到孤單」的談話,更被視為政府態度的定調。儘管據總統府人士透露,蔡英文發表談話前並未與鄭文燦討論,也未指示行政部門如何處理;但二十三日才上任的何煖軒,幾乎可謂是領著令牌上陣。

「華航勞資雙方曾表達希望仲裁,空服員工會五月三十一日遊行,已構成勞資仲裁要件,但桃園市政府不願意,交通部與行政院長林全未要求桃市府走勞資仲裁程序,均有責任,」郭正亮說。若交付仲裁就必須停止罷工,交由公正第三方判斷,華航新經營團隊就能取得協調空間。


失誤二:未爭取談判空間


勞資爭議談判是門藝術,透過協調折衝,獲致雙方「雖不滿意但還可接受」的結果。近年歐洲發生過多起航空業罷工事件,無論法國航空罷工、德國機場聯合罷工、德國漢莎航空罷工,勞方訴求並非全部達陣,但這次華航資方卻全繳械。淡江大學運輸管理系主任陶治中即評論,資方照單全收的作法,堪稱「國際罕見」。

空服員罷工的七項訴求,資方妥協之後,企業工會跟進提出八項訴求,否則七月一日將依法休假,而資方竟也全部讓步,引起輿論譁然,其中光是「全體員工交通時間,併入工作時間計算」的訴求,就令外界傻眼。儘管主談的新任總經理謝世謙強調「並不是八點全部接受,而是共識」,但《今周刊》詢問華航發言體系,卻也表示,資方「原則上全都接受,僅細節須再討論。」

「何煖軒等於刀子架在脖子上,他很急,談判時,急一定吃虧。外部職業工會很聰明,選在蔡英文出訪與華航新舊團隊交接期間罷工,何煖軒沒時間,這位新領導人進到舊團隊,看起來得不到有價值的訊息。」中華大學運輸科技與物流管理學系副教授林祥生說。

林祥生認為,若上任一段時間,掌握勞資爭議重點後,何煖軒處理上應不會如此草率;可惜,他當時並未以「新手上任、須先做通盤了解」為由,要求工會給予時間評估。

 

歐洲航空罷工


失誤三:犧牲投資人權益


從公司治理角度來看,上市公司重大決策要經過董事會通過,何煖軒草率同意勞方要求,有違公司治理原則,交通部顯然也未授權照單全收。

尤其,華航再答應企業工會發放交通津貼、調高地勤津貼等訴求,增加二‧一七億元支出;加上先前調升空服員外站津貼等,將讓華航下半年增加近五億元支出,這筆額外的帳,何煖軒可沒經董事會同意。

「華航民股占五一%,對股東怎交代?」郭正亮說,航空業高度競爭,華航去年因油價下跌與兩岸航班賺了五十七億元,今年油價較高,兩岸航班又少很多,這次罷工訴求資方又照單全收,今年還會有盈餘?他很懷疑。華航罷工事件嚴重影響商譽,「找不到永續經營模式,績效又比不上長榮,因為有政府預算補貼,才會有這麼不合理決策,工會部分訴求有理,但怎可全盤接受?」

「何煖軒當時應對員工說,若大家共同努力創造更多價值,未來可給更多,『公司有條件給,員工若做得好,也有資格要』,才能永續經營。」林祥生說。

財政部前次長楊子江更建議,要解決績效問題,華航應朝「公有民營」方向發展。

華航這波勞資爭議,最倒楣的是消費者,不少旅客淚灑機場的場景令人印象深刻。國外交通事業罷工大多有預告機制,經過這次教訓,政府應考慮修改《勞資爭議處理法》,要求與民眾權益相關的企業罷工應有預告機制。

當然,這件台灣航空史上首例罷工事件,若能喚起國人重視勞工過勞問題,也是一大進展。面對華信航空等華航子公司有意跟進抗爭,政府應及早因應,避免重蹈覆轍。

延伸閱讀

黑鷹墜機悲劇》前外交官解讀:美國聲明的最後一句話,是寫給習近平看的

2020-01-03

謝金河:最值得投資的日本企業

2020-01-08

在義大利,喝到第一口濃縮咖啡超驚豔!退休自學烘豆得獎、開咖啡館,玩出美好第二人生

2020-01-08

拒絕靠爸!哈利梅根切割皇室 兩人將因此損失多少錢?

2020-01-10

60歲被宣判肺癌第四期 他積極治療維持生活品質

2020-01-15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