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孫正義陷三大困局 憑什麼敢下險棋

孫正義陷三大困局 憑什麼敢下險棋

鍾張涵

焦點新聞

shutterstock

1022期

2016-07-21 14:57

孫正義拿出公司市值一半,重金迎娶英商安謀,震驚全球。
他在記者會上自信表示「物聯網時代已開始」,但財務狀況仍讓外界為他捏把冷汗。

日本電信巨擘軟體銀行(SoftBank)豪砸兩百四十三億英鎊、約台幣一兆元,購併英商、全球處理器矽智財龍頭 ── 安謀(ARM),消息震驚世界。這場交易刷新歐洲科技史上最大的購併案,亦是軟銀歷年來最大筆購併,但軟銀創辦人孫正義下的卻是一著險棋。


軟銀目前市值約六‧五兆日圓、約台幣二兆元,購併卻耗資約台幣一兆元;一出手就等同半數以上的市值,讓軟銀的財務槓桿及購併效益備受關注。


雖然高瞻遠矚布局物聯網(IoT),也被解讀為物聯網「商業應用與智財軟體兩端的完美結合」,但畢竟短期效益難尋,投資人難掩疑慮。軟銀十八日宣布購併安謀,隔日股價一開盤即狂湧賣壓,盤中重挫逾一○%,摜破六千日圓大關價位。


近期以來,孫正義出脫阿里巴巴、GungHo持股、將Supercell售予騰訊,市場認為他「瘋狂套現兩百億美元」、是為「下一個瘋狂想法」做準備,而這天,他果真用一兆元台幣,賭一個軟銀的未來。「這只是一個開始,這是一個前進的機會。」孫正義在倫敦召開記者會強調,「物聯網時代已經開始,這是一個重大時刻,這是我對未來第一個、也是最重要的賭注!」

 

財務狀況惹議  負債居高不下 又溢價購併

 

七月十八日倫敦的記者會上,孫正義身著黑西裝白襯衫、繫紫色領帶,全程站在台上親自簡報,手勢不斷、情緒激昂。「我非常興奮能宣布這項聲明!」孫正義強調,「安謀是我過去十年來非常欽佩的公司。我希望我們的知識與資源,可以為雙方帶來更多未來,我們的合作深具潛力。」


「下一個重大變革在物聯網領域,這是一個典範轉移的重要時刻,這個時間點,就是物聯網的開始。」孫正義說。


確實,軟銀不惜溢價四三%重金迎娶安謀,凸顯進軍物聯網的野心,但即便孫正義一向靠創新與購併壯大事業版圖,公司此時的財務狀況仍讓人感到憂心。


截至今年三月底,軟銀帳上現金約二‧五七兆日圓,雖然大量出售轉投資持股後套現近兩兆日圓,但公司目前流動負債總計達五‧二兆日圓,長期負債更達十二兆日圓。若觀察現金流量,軟銀一五年度(至一六年三月底)的營業活動現金流約九千四百億日圓,較去年同期減少兩千億日圓之多。


軟銀日前積極售股套現,分析師原先認為,軟銀會利用日前到手的資金減債或實施庫藏股,但如今大舉購併安謀,勢必得擴大舉債。儘管這項交易或許有助公司長線布局,孫正義也不斷強調,「我們有相當強勁的現金流」、「我相信軟銀的財務非常安全!」但公司負債居高不下事實仍在。


拓墣產業研究所研究經理林建宏就說,此交易案對軟銀財務是一大賭注,因為軟銀的花費占資產比重太高,再加上安謀本身是一個開放性系統,因此,單純使用安謀的IP跟「軟銀是否必須擁有安謀」是兩回事,短期內,這個購併未必會對軟銀帶來很大幫助,綜效也很難在短期看出。

 

孫正義

孫正義

孫正義在倫敦的記者會上宣布購併安謀。(圖片來源:Getty)

 

三大困境未解  難傳承 缺戰隊 沒金雞母

 

野村證券首席信貸分析師Toshihiro Uomoto也表示,軟銀以四三%的溢價購併安謀,市場認為出價過高,軟銀必須向投資者展現此收購交易的價值高於溢價。更有分析師直言,「除非投資人能看到獲利成長,才能合理反映高溢價購併。更何況,軟銀目前還得想辦法振作Sprint。」


論及虧損連年的子公司Sprint,就必須提及軟銀目前被指摘的營運三大困境,包括:接班問題、沒有能開拓投資領域的實戰部隊、沒有能提升業績的子公司。


六月間,孫正義原先欽定的接班人阿羅拉(Nikesh Arora)意外離職,日本媒體即指出,在軟銀副社長笠井身故且阿羅拉離職後,「能輔佐孫正義的接班人都已相繼離開」。阿羅拉的離職更直接衝擊軟銀的對外投資策略。


當年,來自谷歌的阿羅拉為回報孫正義的賞識,也積極從谷歌及外資投資銀行挖角了數十名外國人,組成所謂的「阿羅拉小組」,其任務,就是支援軟銀的各項投資計畫及海外拓展。


然而,孫正義今年卻意外宣布暫不退休,將繼續執掌軟銀五至十年:「現在我依然覺得自己有些年輕,還有繼續工作的能量。」為此,阿羅拉辭去總裁職務,並表示尊重孫正義繼續掌舵軟銀的決定,他強調自己「是時候離開了。」而緊接而來的,就是阿羅拉小組的解散。


除後繼無人外,在今年大舉售股套利後,軟銀已沒有像Supercell及GungHo這樣能穩定貢獻獲利的子公司,相反的,卻還抱著美國電信公司Sprint這個獲利包袱 ── Sprint已經連續七年虧損,未來六年須償還的債務,恐達五兆日圓之多。


從軟銀的資產投資組合觀之,專家曾言,除阿羅拉日前經手的案件之外,市場很難期待軟銀的成長機會,這也是軟銀股價自二○一三年十二月逾九千日圓高點,一路回跌的主因。根據日本媒體報導,不少股市行家早已給予軟銀「不會成長的公司」的評價。


分析師認為,孫正義手中的兩兆日圓現金是重啟軟銀的試金石,孫正義在記者會上亦欣喜表示,「我手上終於有錢可以投資了!」但軟銀歷年購併案並非全無敗績,Sprint就被視為最大滑鐵盧:二○一三年軟銀以二二○億美元收購Sprint八成股權,卻連年苦吞虧損,財報顯示,軟銀收購Sprint至今,總負債已飆升逾三倍。

 

軟銀

▲點擊圖片放大

 

軟銀

軟銀董事長孫正義(左)與安謀董事長Stuart Chambers。(圖片來源:法新社)

 

想創造歷史?若賭錯 將陷前所未有困局

 

另外,○六年購併營運不佳的日本Vodafone,亦曾遭到公司內外強烈質疑,市場認為Vodafone是一艘快沉的船,購併Vodafone更導致軟銀背上了約二‧五兆日圓的有息負債。


但孫正義曾信心滿滿地對此表示,「每次當負債正要減少的時候,又會增加新的負債,但我就是有能成功還款的自信。」


孫正義的信心其來有自。一九八一年,二十四歲的孫正義創立了軟銀,他當年站在裝橘子的木箱上,向僅有的兩位兼差員工宣示:「我要利用電腦,靠電腦的力量引爆數位資訊革命!三十年後我的企業規模要以兆日圓計算!」結果一周後,兩位員工都離職了。


但三十五年後的今天,軟銀市值達六‧五兆日圓,達成他當初的夢想,孫正義甚至有了更新的期許,「我想創造歷史!」


從對公司有「三十年願景」,到後來,孫正義已開始要求員工思考「三百年後」的存續與成長計畫。


「我想做的、和我應該做的事,連百分之一都還沒完成。我認為,我才站在起跑線上而已。」孫正義說。


接受外媒採訪時,孫正義自承「我心裡總有大的想法,它每隔兩到三年就會跳出來。」專家也分析,大約每五到七年為一個週期,孫正義就會展開一場承擔巨大風險的賭注。


只是,此次購併安謀,他是用近乎公司市值一半的上兆元台幣,來賭一個專家眼中五至十年後才會發酵的物聯網商機。此著險棋若未帶領軟銀新生,恐將導致孫正義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局。

延伸閱讀

借花獻川普!孫正義的「總統投資術」

2016-12-15

安謀副總裁:孫正義要我們放手去做

2016-11-24

孫正義最新預言 物聯網大聯盟將成形

2016-11-03

今年日本最賺的煉金師 孫正義

2014-12-18

孫正義要「瘋買」新創 柳井正:別想高枕無憂

2018-0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