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麥嘉華公開負利率下的三個投資策略

麥嘉華公開負利率下的三個投資策略

蔡曜蓮

金融

Getty

1024期

2016-08-04 10:44

從一開始就認定央行寬鬆是「龐氏騙局」的麥嘉華,打從央行決定插手救市起,就在為貨幣淹腳目的未來做準備。而今,在負利率成為金融奇觀後,不妨參考老神在在的他,如何進行投資布局。

「大家都說央行快要沒子彈了,沒這回事,央行多的是子彈!」電話另一頭傳來濃厚瑞士口音的英語,「末日博士」麥嘉華用想當然耳的語氣,推翻了各界認為「全球央行將無力繼續撒錢」的認知。

他向來愛與市場唱反調,但也有幾度令人毛骨悚然的精準預言;成名作是在一九八七年美股崩盤前唱衰市場,在成功預言九七年亞洲金融風暴後,更奠定其「末日博士」名號。

市場上總有一小群人,從二○○八年金融海嘯之後就認定央行不會停止印鈔,這個世界的利率環境再也無法正常化,反骨如麥嘉華,當屬這派陣營的中堅分子。他早在○九年就稱量化寬鬆是一場「龐氏騙局」(指企業以後來投資者的錢分發給先位投資者,製造盈利假象的手法),且這場騙局一旦開始,就只能滾雪球般越滾越大,最終導致整個體系崩盤。

隨著英國脫歐、歐洲經濟不確定性風險升高,歐洲央行極可能進一步擴大量化寬鬆;日本今年初石破天驚的負利率政策不僅沒讓經濟回春,還逼得日圓一路激升反彈,在七月中美國聯準會前主席柏南克拜訪日本後,市場一度盛傳日本央行會使出直升機撒錢等終極手段。再看量化寬鬆的始作俑者美國,聯準會從一四年就開始放風聲要將利率正常化,但現在看來,恐仍遙遙無期。

 

而今,即使無法預知「末日預言」會否成真,至少都得承認麥嘉華對於貨幣政策的預期是對的。當市場對負利率感到手足無措時,麥嘉華過去七年來卻做足了要和寬鬆貨幣政策長期抗戰的準備,因此,《今周刊》特地越洋採訪他解析現今的投資混局。

 

「大家都在講直升機撒錢,但其實這早就發生了,只是目前不是撒在全民,而是降在華爾街等金融機構上。如果未來經濟持續沒有起色,央行直接送錢給民眾這種事,也是很可能會發生的。」也就是說,在麥嘉華眼中,央行的政策還有更多的「揮灑空間」,「直升機撒錢之外,它甚至可以直接印鈔買股票、買房地產。」

在他看來,近兩年聯準會試圖將利率正常化的企圖,只不過是貨幣寬鬆長征路上的一段小插曲;「央行無法縮手,因為現在的經濟成長,就是靠央行支撐出來的。」一旦縮手,經濟頹靡的本質就將原形畢露,這是麥嘉華認定央行印鈔就是一種龐氏騙局的原因。

在負利率成為常態、且扭轉無望的前提下,全球投資環境與經濟前景又將如何? 「央行的貨幣政策雖然讓市場上處處泡沫,但只要央行不屈不撓地繼續印鈔,這些泡沫也不一定會破掉。」麥嘉華認為,只要回顧○九年全球央行大印鈔的初期狀態,大概就能理解未來的整體市場環境,除了資產泡沫不致崩盤,「經濟運行也能維持下去,然而,不會出現高成長。」


布局一》新興亞洲 股市五%報酬率不難 

 

儘管市場環境「不死不活」,但麥嘉華為專業投資人所編輯的《股市榮枯及末日報導》(The Gloom, Boom and Doom Report),一向標榜「專注發掘不尋常的投資機會」,而他自己,更是早已確定了投資方向。

 

亮點,首先是新興亞洲。麥嘉華表示,過去一年的亞洲經濟不算穩定,但那是因為市場一度認定聯準會即將收水,導致匯率與資金流動的波動大增,否則一直以來,全球央行撒錢最大的受惠者,向來不是成熟國家,而是新興亞洲。 

 

「相較於成熟國家,亞洲新興國家股市殖利率是相對好的。像我投資泰國、新加坡等股市,要獲得五%的報酬率都不算難。現在要在其他地方找到這樣的報酬率,是很不容易的。」把新興國家當作投資關鍵布局,是他眼中負利率環境下的第一個重點。

 

「現在的亞洲,已經和過去不同。過去亞洲依賴歐洲、美國,但現在它們以中國為中心,除非中國出大亂子,否則亞洲經濟不會比去年差。」而對中國,他並不悲觀:「中國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它的人均基礎建設支出距離歐美還有一段距離,恐怕還要十年,中國的人均基礎建設支出才會趕上西方國家水平。」

 

新興亞洲

 

布局二》美國公債 不像銀行有倒閉風險 


麥嘉華進一步拆解亞洲各國,香港、新加坡表現可能稍弱;印尼和菲律賓今年的經濟成長率大約在四到五%,印度可能超過六%,「就算沒有六%,起碼也會在四%以上,與西方國家比起來,仍然是很漂亮的表現。」

 

利率像沉入沼澤的雕像,短期看不見上升力道,這對保守理財族的衝擊最大,這衝擊又可從兩個層面切入,首先,麥嘉華直言把錢存在銀行「是個糟糕的選擇」,因為報酬率實在太低了;另一方面,「銀行倒閉的可能性也比以往高出許多。」由於低利率等於掠奪銀行獲利空間,提高銀行營運風險,過往存錢在銀行是固若金湯的觀念,面臨挑戰。

他對投資者的「防禦資金部位」配置方向提出建議,「萬般無奈下的選擇,是已經價格過高的美國公債。」麥嘉華表示,三大成熟市場中,日本八成政府債券已負利率,歐元區政府債券包括德、法、義大利、西班牙等國都相繼捲入負利率的暴風圈,只剩美國公債至今殖利率都還維持正值。

 

「我買了十年期的美國公債,朋友說,『嘿,現在殖利率才一.五五%,你幹嘛買!』但我不知道五年之後全球經濟在央行手中會變怎麼樣,我非常悲觀,美國可能會衰退,或它們已經在衰退了。和其他負利率的政府公債比起來,十年期美國公債至少還是正的,而且聯準會必將持續印鈔,讓公債不像銀行有倒閉的風險。」

過去一年,除了買進美國公債之外,他也進駐泰國、新加坡、越南房地產,其中越南的部位最大;股市則投資泰國、越南,他格外看好這兩國的農業、食品業,「現在不少原物料商品例如橡膠、糖、大豆等,價格都還會再往上走。」

 

負利率


布局三》黃金 原物料 與貨幣供給相比並不貴


除了上述資產以外,當然,免不了他最愛的黃金,「九○年代一盎司黃金約三百美元,現在的黃金約一三○○美元,這樣比起來彷彿黃金已經很貴,但是如果把金價漲幅與央行資產負債表增長幅度相比,後者從九八年以來已經增長十八倍了。」這代表,如果與貨幣供給增加的速度相比,黃金並不貴。

麥嘉華甚至半恐嚇地說,「而且如果央行繼續貨幣寬鬆,終有一天,我們會被迫回歸到用黃金、銀兩計價的年代。」

石油在他眼裡,未來可能還會往下修正,但長期的均價會落在每桶三十五到六十美元區間,「影響油價高低的決定權,還是掌握在聯準會主席葉倫手中,你得打電話問她還要寬鬆多久,我才能準確預估油價。」麥嘉華打趣地說。

 

他不停強調,千萬不要懷疑央行印鈔救市的決心,在他看來,這樣極端的作法,大約可以再撐五年,但不是沒有代價。而代價就是,「當央行將經濟『國有化』以後,看看當年中國共產黨和蘇聯的例子,共產黨在改革開放後才取得經濟劇烈成長,而八○年代的蘇聯,社會窮困的程度簡直令人髮指。」

「經濟將失去活力、通膨無可遏止高升、生活品質降低,最終,經濟的動亂可能使戰爭發生的機率大增。」在他的投資算盤中,連經濟末日的預演,顯然都已跑馬燈般地走完一回。

麥嘉華Marc Faber
出生:1946年學歷:瑞士蘇黎世大學經濟博士
經歷:White Weld & Company Limited、Drexel Burnham Lambert管理總監、MARC FABER LIMITED創辦人

延伸閱讀

麥嘉華:全球經濟通往「風險升高」方向

2014-08-28

看見全球股市大調整後新機會

2014-02-13

談升息還太早 金價不會泡沫化

2013-02-28

聯準會「謀殺貨幣」救不了經濟

2010-10-14

麥嘉華:黃金仍是惟一明燈

2008-07-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