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謝淑薇打開體育界的潘朵拉盒子

賴若函

焦點新聞

1025期

2016-08-11 10:07

謝淑薇在奧運前因為網協制度更改、不滿退賽,
再次點燃國人對運動協會運作的疑慮,加強監督機制才是正解。

網球名將謝淑薇在里約奧運開打前宣布退賽,並全面退出台灣網壇,引發連日熱議。導火線,是謝淑薇不滿網協更改比序規則,以至於她無法在第一時間帶教練出賽。

即使謝淑薇的說法不無討論空間,但回顧過往,和謝淑薇一樣對單一運動協會有所不滿的運動員,的確不勝枚舉。

二○一五年中職球員工會拒絕被「徵召」,出賽由棒球協會主辦的世界棒球十二強賽,原因就在於過去多次被徵召時,球員權益保障都不足。另外,台灣撐竿跳小將葉耀文,一五年代表台灣參加卡達亞洲盃青少年田徑錦標賽時,發生無竿可用、只能向別人借的窘境;兩個月後在世界盃青少年錦標賽,竟又發生同樣情況,只能無奈棄賽。

從諸多案例可見,現行的單一體育協會,其功能和運作狀況,確實存在檢討空間。

體育發展在台灣,以體委會為最高單位(一三年降格為教育部體育署),一年有七十多億元的預算。依據《國民體育法》第十二條,政府應「酌予補助」各民間體育團體,但前體委會副主委陳雨鑫表示,實務上,各體育協會主要收入來源,就是向中央申請各計畫取得預算,其次才是自籌款。

亂象》協會都是同一批人
  
問題來了,協會的主要財源雖是政府補助,但各個單一體育協會,以及負責辦理國際賽事的中華奧林匹克委員會(奧委會),卻是依據《人民團體法》設立,屬於社會團體,所受監督以及財務透明度相對較低,於是,出現「拿國家錢卻不受監督」的制度漏洞。

由於存在資源分配上下其手的權力空間,陳雨鑫就指出,「協會的理事長、祕書長,換來換去都是同一批人,不是政治家就是企業家!」而台灣運動產業理事長、過去也曾是網球好手盧彥勳經紀人的徐正賢更直言,體育項目協會長年由少數人把持,就是因為握有龐大資金、資源可分配,真正對運動有熱情的人才,反而難以站在關鍵位置上。

若對比本屆奧運主辦國巴西奧委會主席曾是奧運排球隊一員,下屆主辦國日本奧委會主席曾是馬術國手,現任國際奧委會主席更是前西德擊劍高手,台灣的狀況,的確奇特。

本次向謝淑薇拍桌發怒的中華奧會副主席蔡賜爵,前後身兼八大體育協會要職,就曾被檢舉其所營運的運佳旅行社,二十多年來獨家代理各種台灣運動出國比賽的行程。

北京奧運,國內奧運門票只能透過運佳購買,且還是「票面價」,連監察院一三年都出具報告,表示其違反利益迴避原則,「代表隊出國運輸採購案,大多數僅『運佳旅行社』為唯一一家廠商參與投標……,『招標作業有待改善』。」

但事發後,該旅行社也只是將負責人從蔡賜爵改成兒子蔡逸凡,甚至擔任中華奧會副主席至今已三年的時間,持續「體壇一條龍」的作業。

悲哀》要選手「相忍為國」
  
協會運作受到少數人把持,關鍵還是在於資訊不公開的問題,如同棒協多年來舉辦比賽轉播權利金等收益都不公開,難免被外界質疑。

然而,各協會依法可不公開財報,只要向主管機關內政部報備。對此台大政治系教授黃錦堂,也曾在「體育團體法制議題研修研究計畫」報告中指出,政府應加強監控體育團體發放委辦經費運用和成效,建立明確追蹤、黑名單機制。

也因此,如何透過修法加強落實《國民體育法》第八條,「民間得依法成立各種公益體育團體,其業務應受主管教育行政機關之指導與考核。」是各界必須思考的重點。

徐正賢進一步指出,體育協會不應過度仰賴政府,應思索如何爭取企業資金。事實上,同樣論點也出現在總統蔡英文體育政策白皮書中。文中主張制定「體育團體法」,仿效日本單項協會多數屬財團法人的結構,增加市場競爭力。

對謝淑薇退賽,網球一哥盧彥勳回應:「為國、為球迷都需要戰,我們無形當中都有些責任,希望可以做個好的典範。」然而,體育發展不能總是期待選手如盧彥勳一般的相忍為國,改革制度,才是讓台灣體育發展健全的關鍵。

延伸閱讀

為何重罰之下 一年仍有十萬人酒駕?

2019-01-23

葉金川/年齡只是個數字,想做就去做!享受退休生活的16個秘訣

2019-04-03

該不該借錢來投資?

2019-04-24

抗老化、保護心血管都有效!吃鳳梨竟然有5大好處

2019-05-02

中美貿易戰啟動歷史夢魘重現 ——後QE時代低通膨及全球展望

2019-05-22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