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美國心理學權威:教育不是用逼的 是玩出來的

美國心理學權威:教育不是用逼的 是玩出來的
彼得.格雷30多年前讓孩子脫離體制,進入民主學校就讀,開啟了對學習的熱情, 如今他的兒子也成為美國實驗學校的老師。

賴若函

焦點新聞

攝影/陳俊銘

1026期

2016-08-18 15:44

知名心理學家彼得.格雷首度來台,他是實驗教育類別之一的「民主教育」重要倡議者,《今周刊》特別專訪,談談他眼中適切的教育理念。

知名心理學家彼得.格雷首度來台,他是實驗教育類別之一的「民主教育」重要倡議者,《今周刊》特別專訪,談談他眼中適切的教育理念。

 

 

二○一六年七月底,在群山環繞的苗栗縣卓蘭鎮「全人實驗學校」中,來自超過十個國家、兩百多人聚集在校園間的露天廣場上,伴隨著多國語言和歡欣氣氛,熱烈討論著「民主教育」的未來發展和各種可能。這是第一屆亞太民主教育年會。

民主教育,是百花齊放的實驗教育中一個種類,強調沒有制式課程、考試,讓孩子完全對自己的學習負責。而在台灣,全人實驗學校就是以民主教育的精神辦學,從一九九五年開辦以來,目前從小學、中學到高中部,全校學生約六十人。

 

別掌控兒童教育 相信自我教育


席間,一位戴著迷彩帽、臉上總是掛著微笑的白人學者,看似低調,其實卻是美國經典教科書《心理學》(Psychology)作者、波士頓學院心理系教授彼得.格雷(Peter Gray)。

他之所以受邀來台參與民主教育年會,是因為在過去三十多年來,這位心理學大師,不僅全力推動民主教育,甚至,他的理論也被認為奠定了民主教育的學理基礎。

「教育不應該是用逼的,而是玩出來的!」接受本刊專訪時,彼得.格雷開宗明義地這麼說,而這句話,是由深刻的自身經驗而來。


三十多年前,彼得.格雷因為兒子在體制內學校適應不良,轉換到體制外的學校,而他自己,則開始著手進行一連串針對「玩樂學習法」的研究,並在二○一三年寫下《會玩才會學》(Free to learn)一書,提倡跳脫制式教材、框架的教育,釋放孩子的愛玩天性,就是最好的學習方法。

「他在學校很不快樂,而且非常叛逆,有一次他在校長室崩潰大吼,讓我痛下決心要改變現況。」彼得.格雷回憶,兒子史考特在傳統的教育體制一直待到九歲,始終被老師視為唱反調、調皮搗蛋的學生。後來,史考特轉學到位於美國麻州的薩德柏里山谷學校(Sudbury Valley School),在這裡,史考特有了立即而明顯的改變,「整個人神采飛揚,變得樂於學習。」

成立於一九六八年的薩德柏里山谷學校,是一所道地的民主學校(democratic school),和蒙特梭利、華德福等歷史悠久的體制外教育相比,它的最大特色是:「大人不去掌控兒童的教育,兒童會自我教育。」

「他剛來的期間,都和年齡比他小的孩子玩。」彼得.格雷說,過去在傳統學校中,史考特的困擾之一是難以和同齡朋友相處,但因為山谷學校採取混齡教學,於是他可以先與年紀比較小的孩子互動,習慣人群,再學會和同齡的孩子打交道,「這過程沒有人教他,但他就是漸漸懂得如何融入在各年齡層的人群中,在進入學校初期,這是他學會最重要的一件事。」彼得.格雷說。

在《會玩才會學》書中,彼得.格雷形容體制內的教育形同「長期監禁」,讓孩童被迫接受一套知識,塑造他們成為社會認可的精英。但是民主學校認為孩子從出生起,就不斷在遊戲中自我探索和學習,這樣的本能不會停止,「孩子透過自我選擇,可以達到最好的學習效果。」

 

實驗教育

在第一屆亞太民主教育年會中,來自韓國的學生分享他們學校的授課和生活方式。(攝影/陳俊銘)

 

跟隨自由意志 從遊戲激發本能


「民主教育和原始的狩獵採集文化很相似,讓孩子的學習能力達到最佳狀態。」

彼得.格雷分析,目前澳洲、中南美、非洲等以部落形式存在的狩獵採集社會,發現他們高度重視個人自由和平等,相信「孩童本能」,可以隨著自由意志,學習自己想要擁有的生存技能,到了一定的成熟度後,就會促進部落經濟的成長,這和民主教育的思想如出一轍。

「玩樂並不是我們想像中的玩耍娛樂,而是有技巧、有方式地從大自然教室和團體生活中學習知識,並且學會各種技能與情緒管理。」彼得.格雷說,在薩德柏里山谷學校,全校約一百五十位學生除了採取混齡教學,也沒有必修課,平時學生可以自由在校舍和約四千平方公尺的校園走動;只有當學生自發性想要上課時,才會有課程。

當訪客在學校看到學生,可能在爬樹、釣魚、玩牌、設計電腦程式、政治爭論等等,只有少數和一般學校相同的課業活動,例如歷史研討會、解決數學問題。


有別於「由上而下」的填鴨式灌輸,這裡的一切,都是學生自發的興趣,然後透過相對年長的學生和老師幫助來學習。

 

玩戰略遊戲 啟動學習歷史動力


「史考特有好幾年的時間,在學校主要只做一件事,就是玩遊戲。」彼得.格雷舉例,在接觸《龍與地下城》(Dungeons & Dragons)這個以中世紀為背景的戰略遊戲後,史考特開始對中世紀歷史產生濃厚興趣,「到歷史博物館參觀時,我發現兒子在這部分的知識,比我還多。」此外,因為遊戲是以擲骰子的方式進行,史考特甚至投書到以機率為主題的雜誌,探討這個遊戲的機率論。

「透過很狹隘的事情,例如《龍與地下城》,孩子可以發展廣泛的知識和興趣!」彼得.格雷認為,這就是民主教育崇尚的「讓孩子教育自己」。史考特對歷史的興趣從那時開始,至今未變,甚至延伸到政治學的領域,後來到波士頓大學主修政治學。

更重要的,是這個過程讓孩子們對於所有想了解的東西,都能有熱情自主研究找到答案,「對於台灣的現況,他比我更能侃侃而談。」彼得.格雷笑著說。

「我很好奇在這樣的教育方式下,學生們畢業後,是否能夠和體制接軌。」彼得.格雷針對過往的畢業生進行系統式調查,最後發現,「有七成五的學生選擇繼續升學,而且幾乎都銜接得很好,即使從來沒有上過體制內課程的人,也能進入知名大學就讀。選擇就業的人,也都能找到感興趣的職業。」

不過即使民主教育在全球已經有數十年的發展,全世界僅有約四十所民主學校,在當今的教育制度中,仍然是相對的少數;但彼得.格雷非常看好民主教育未來持續茁壯的可能性,甚至對其他的體制外教育也予以認同:「大眾總會慢慢了解,學習必須變得快樂,並且成為生活的一部分。」他說。

 

民主教育

彼得.格雷(Peter Gray)
出 生:1944年
現 職:美國波士頓學院心理系教授
學 歷:美國洛克斐勒大學生物科學博士學位
著 作:《會玩才會學》、《心理學》
家 庭:已婚,育有一子

延伸閱讀

從小眾到爆發 台灣實驗教育缺什麼?

2016-08-18

蘇治芬的教育實驗在古坑國中陣亡!

2011-06-30

種菜、學帆船 迷你小校變夯校

2018-03-14

只要懂得讓孩子發揮這三項直覺本能,教育可以好好玩

2021-04-27

當九歲的兒子對校長室的大人怒吼:「去死吧!」 身為心理學家的我,沉痛思考究竟對孩子的童年做了什麼?

2021-0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