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投資 股票 高股息 金融股 存股

司改會用理性與浪漫 為人民找回正義

司改會用理性與浪漫 為人民找回正義

鄭閔聲

政治社會

shutterstock

1027期

2016-08-25 14:22

「過去律師常遇見離譜誇張的判決,能做的,卻只有幫當事人上訴,然後祈禱他們遇到好法官,獲得公正的審判。推動司改的動力,大概就來自當事人的眼淚。」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董事長林永頌,幽幽地追憶自己二十年司改路的起點。

鏡頭回到一九九四年夏天,當時台灣已解嚴七年,社會仍充斥政治干預審判、法官收賄、司法漠視人權的案例。為回應民怨,政府宣布成立官方司法改革委員會;與此同時,一群律師卻認定官方單位無法有效推動改革,決心自行籌組「非官方」倡議團體,民間司改會於是在隔年十一月誕生。

「司法不好,痛的是人民;要改革,當然要聽人民的聲音,不能只是法律人關起門來討論。團體叫作『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就是要提醒所有人,司法屬於人民;司法改革的目標,就是落實『人民的司法』,律師也可能是需要被改革的對象。」林永頌這麼定義司改會。

 

第一槍:監督司法體系 把法官惡行攤在陽光下


二十年來,台灣發生了許多巨變,這個以律師為骨幹的倡議團體,卻從未間斷地關心著台灣的司法環境,從草創時期主張的「反貪汙」、「反干涉」、「反草率」,透過法庭觀察與法官評鑑引進監督司法觀念,一直到近年推動《法官法》立法,並進一步倡導人民參與審判制度,都能看見司改會的身影。


「籌備的時候,核心成員都有個默契:改革要一段時間,如果要做,大家就一起撐十年,打死不退,否則乾脆不要做。」包括林永頌本人在內,當年的司改會成員,就憑著一股「憨膽」,大舉挑戰司法威權。

他們曾因司法院主張全國司改會議中官方代表須過半,號召群眾上街「為司法復活而走」;也曾發表法官評鑑報告,向社會揭露「不及格」法官。


九五年十一月,出生尚未「滿月」的民間司改會,就發表了第一份彙集法律系學生及律師記錄所得的「法庭實證觀察報告」,揭露法院存在法官開庭遲到、審問態度不佳等現象,為一向封閉的法庭引進第一絲陽光。

九八年,民間司改會更進一步製作「法官評鑑結果」,並公開點名在律師評鑑當中,分數未達六十分的「不及格法官」。當年這項評鑑引起軒然大波,有不少保守的法界人士認為,民間團體沒有資格評鑑法官,還有被評為不及格的高等法院法官自認名譽受損,具狀控告當時的民間司改會董事長高瑞錚與執行長林永頌,形成罕見的「法官告律師」現象。

「不是我們喜歡得罪人,但廚房本來就會熱嘛。只要我講的是對的,人民支持我,那我有什麼好不敢講的?」林永頌說得像在法庭上答辯般流暢,「如果評鑑方式不夠嚴謹,我們可以調整進步,但法官應該接受監督這個觀念,沒有讓步空間。」

當年的法官評鑑雖招致反彈聲浪,卻也引發司法界的集體反思,數十位高等法院法官隨後連署發表聲明,強調「法官無從拒絕來自國民的任何監督,只希望監督方法應力求客觀、合理、周延。」如今,法院應接受人民監督,已成為民意主流。

 

司改會

民間司改會關注法官素質,圖為2010年董事長林永頌(右)、執行長林峯正(左)與律師公會公布「台灣高等法院刑事庭法官評鑑」結果。(圖片來源:UDN.COM)

挺弱勢:回歸民間需求 用政府力量 催生法律扶助


除了監督司法體系,來自「民間」的司改會,從來沒有將眼光轉離基層弱勢民眾的需求。二○○四年,「法律扶助基金會」正式上路,這個為無力負擔訴訟及律師費用民眾提供協助的基金會,就是經司改會成員大力倡議,才得以被列為全國司改會議結論,進而立法實施。

「參與司改會之前,我就提供很多斷肢、燒傷的勞工義務法律諮詢,也幫忙打過官司。一開始幾件還可以,但十件、二十件就忙不過來了,而且我總得先自己活下去吧。所以開始思考能不能用政府的力量,建立制度。」林永頌說。從九○年代後期,林永頌就和律師鄭文龍、羅秉成等人,催生法扶機制;如今,法扶基金會已在全國成立二十一個分會,讓弱勢民眾也能平等享受法律保障與服務。

 

改革根本:制度面 救援冤錯案 挽回司法信任


冤錯案件,是許多人無法信任司法的關鍵因素。近年來,幾起引起社會高度關注的徐自強、蘇建和、邱和順等疑案,民間司改會也沒有缺席,除了參與辯護、聲請釋憲及再審等法律層面協助外,也積極與民間團體串聯向公眾發聲,爭取輿論支持,目的就是不希望再有任何人,因不夠嚴謹的採證、審判而失去寶貴的生命。

「司法改革的根本在制度,但我們總會提醒自己,不能遠離個案。離開了個案,對制度的設想就會太抽象,更何況冤錯案,往往是能直接與社會對話的基礎。」林永頌分析。


他不諱言,民間司改會也犯過錯,例如一五年為了讓司法進一步透明化而建置的「司法陽光網」,因登載司法官個人資訊錯誤、又放上被認為有醜化司法官嫌疑的煽情新聞資料,引發法務部與檢察官反彈,司改會因此公開道歉,承認資料取得不夠周延。

在全民的關切下,司法環境雖仍不夠理想,比起二十多年前,卻已有相當的進步;社會期待改善的司法問題,也從「反貪汙」、「反干涉」等道德爭議,轉為人才培育、判決如何與社會對話、如何保障被害者與被告人權等制度討論。民間司改會也必須調整倡議的手段與角色,因應外在局勢變遷。

「二十幾年前反貪汙、反政治干預的年代,我們是要掀起改革的風潮,所以運用比較激烈對抗的方式。當司法改革進入更細緻的階段,公開對話、讓社會評價各方意見,會更有效果。」林永頌說,「社會運動是浪漫的,法律人卻是理性的,民間司改會一直期待能在兩者之間,取得平衡。」

「希望有一天,司法能成為我們共同的許諾;許諾一場公平的審判、追求平等的文化、一個體現正義的社會。」這是一九九九年全國司法改革會議前夕,民間司改會與其他團體,呼籲政府多傾聽非法律人聲音的聲明。十七年之後,司法改革仍是人民心中熱切的期盼;民間司改會也始終堅持「司法改革應該由下而上」的信念。

民間司改會籌備期間,資深律師陳傳岳曾勉勵林永頌等人,「既要有從事社會運動的精神,又要保有法律人的專業嚴謹。」二十年過去,這群擁有一顆「憨膽」的法律人與陸續加入的夥伴們,依舊保持著從事社運的精神,持續朝理想邁進。
(本系列完)

 

司法改革


民間司改會
成 立:1995年
發起人:林敏生、陳傳岳、黃瑞明、林永頌等
董事長:林永頌
使 命:結合民間力量,推動改革,建立值得人民信賴的司法。
策 略:由下而上推動改革、傾聽非法界聲音,並與政黨及政治畫清界線。

延伸閱讀

她是14歲出道的台語天后 也是「天橋上的魔術師」的虎媽》孫淑媚告訴你 為何到27歲才迎來真正想要的人生

2022-01-19

小年夜越晚越冷下探10度!初一雨神到「這天再凍一波」

2022-01-30

中信金、聯強...他月薪4萬存股5年,年領20萬股息:每月只留9千生活費,第一年是最難的

2022-02-15

哥倫布發現新中國?作家怒批麥田出版社亂改新書:「大陸」全被改「中國」

2022-0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