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COVID-19 台股 ETF 存股 謝金河

從一個微小不滿開始 菜鳥公務員也能撼動體制

從一個微小不滿開始 菜鳥公務員也能撼動體制

楊卓翰

政治社會

攝影/劉咸昌

1032期

2016-09-29 17:02

一個三十五歲的公務員菜鳥,給行政院長林全的一封公開信開始,向僵化的官僚體系宣戰,創造了台灣史上「由下而上」的公務體系改革,到底他的主張是什麼?

今年三十五歲、年輕一代的公務員魚凱。他寫了一封信給林全,推動了實質改革;寫了《公門菜鳥飛:一個年輕公務員的革新理想》這本書;現在還透過國發會的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發起改革連署。這場對官僚體系的宣戰,都從一個微小的不滿開始。


「魚凱進公務體系沒很久,就覺得,怎麼公務員把生命都花在填報表。這不是太冤了嗎?他就寫了一封信給林全院長。」國發會副主委曾旭正說,「院長當初收到魚凱的信,就非常重視,國發會也主動來了解,看有什麼地方可以來修改。」因此促成了八月國發會的管考簡化作業,可說是台灣史上第一次「由下而上」的公務體系改革。


不允許「說真話」怎進步?公務體系應開放討論的環境


「就像是攔轎伸冤,結果成功了啊!」魚凱開玩笑地說。雖然,他的本名在網路上已經呼之欲出,但魚凱仍堅持用化名受訪,因為公務員的枷鎖,不允許他直接說出真話。


「我們其實私底下有一個公務員社群,裡面都是像我一樣,對體制不滿的基層公務員。」魚凱說。


這群年輕公務員,原本想用匿名的方式討論公共政策,但他們發現,《公務人員服務法》第四條規定,未經上級核可,不得公開談論職務相關的言論。「大家就開始怕了。」魚凱回憶,社群「說真話」計畫,也因此擱置。


但這沒有讓魚凱停下來。「大家不做,我來做。那時候我的心態就是,我不幹公務員也沒關係。如果這個官僚體系,真的容不下年輕人發出意見,那我就離開。」魚凱說,一封給林全的公開信,就此寄出。


沒想到,在寫給林全的信一炮而紅。不但如此,魚凱還出了《公門菜鳥飛》這本書,找來前行政院長張善政、前內政部長李鴻源、立法委員黃國昌等人助陣推薦,還登上了博客來八月的社會科學暢銷排行榜第三名。雖然書中通篇檢討公務體系的問題,但魚凱像拿著漿糊的小孩子,急著修補這棟殘破的大房子,仍傳達出一股真誠的善念。


魚凱的熱情,吸引了更多人加入他的改革行列。「很多同仁,在看到書之後來跟我聯絡,加入討論。」魚凱的「祕密社團」也因此更加茁壯,於是催生出這次的連署修法,建立起更健康的體制。


「你覺得不好的,應該提出修正的方法,這樣組織才會有正向發展。」魚凱說。「但是,公務員自己的聲音出不來,這也是很多的無力感來源。」魚凱說。


他舉前陣子的「九三大遊行」為例:「為什麼年金改革裡,很少年輕公務員的聲音?上街抗議的,很多都是已經退休、或是待退的公務員。現在年輕公務員,就算覺得年金改革應該要溯及既往,但可能會得罪主管這批既得利益者。」「年輕公務員也想組支持年金改革的聯盟,但是法令卻要求在民間團體任職,要主管機關同意。反長官還要長官同意,這樣哪個公務員敢做?」


事情「做完」還是「做好」?學習民間企業,導入適才適所


這個問題,也出現在執行公務時。「最了解公務的人,都是業務承辦人。但是他卻不能回饋意見,說這個政策是有問題的。」魚凱說:「民眾有一九九九熱線、首長信箱可以反映,但公務員沒有一個被保護的管道發聲。行政院為什麼不建立一個常態性公務人員回饋機制?」


因此魚凱的連署訴求,除了修法之外,也要求由行政院協助成立公務改革小組,建立基層對上級的溝通及回饋的常態機制。


在魚凱心中,公部門另一個大問題,就是「人擺在不適當的位置」。「很多事情做了,有沒有達到目的?沒人在乎。因為我們還在用科舉制度,考上了之後就分發出去。說不定他對業務完全沒有熱情,但還是得做。」魚凱說。


魚凱就說,公務員的熱忱可以改變很多事情。「例如採購案,除了最低價格標,還可以用最有利標,或是兩階段式開標等,找到品質較好的廠商。」魚凱說,如果承辦人只是抱著把事情「做完」,而不是「做好」的態度,他可能就會用最簡單的作法,最低價格標。「對承辦人來說,沒有損失,很簡單就做完了。但是事情有沒有做好?跟他沒關係。」


而且,「就算事情做好,功勞也不會在一般事務官身上,沒人會看到他的堅持。雖然他可能可以拿到一個嘉獎,但是這個完全沒有意義。我有一年拿到三個嘉獎,結果還是拿到乙等啊。」魚凱認為,人事部門應導入人力資源管理概念,並導入筆試以外的專業人才任用方式,才能將對的人,放在對的地方。


而這次連署,魚凱最大的用意,就是讓現在正在朝野協商的「公務人員利益衝突迴避法修正草案」被看到。「執行公務時,常常民代一通電話來,就變成優先處理。這在地方政府更常發生。」


公務「利益衝突」怎麼辦?專業至上,拒絕不當人事關說


魚凱說,這次修法「是杜絕公務體系關說文化的利器。範圍擴大讓民代助理、機要祕書等角色,把人事關說也列進利益衝突項。我們希望立法院可以重視這份草案,在本會期通過。」


「我們都知道台灣必須改變,但是如果只有政務官換人,政府公務組織文化依舊,改革就不會發生。」魚凱說,只有從基層公務員開始「革心」,政府才會有改變的動能。最後一次採訪魚凱,是他連署上線的前一晚,掛電話之前,他說:「好了,我要去餵奶了。」為了下一代的台灣人,魚凱遊走體制內外,一切的努力,無非就是希望喚起公務員覺醒,給自己的孩子更好的未來。


公務體系改革魚凱三大建議


建議一
由下而上溝通,建立討論環境
由行政院協助成立公務改革小組,建立基層對上級的溝通及回饋的常態機制。
修正《公務員服務法》第4條,讓公務員可不表露公務身分之私人名義,發表有關職務談話。
修正《公務員服務法》第14條,讓公務員可兼職非以營利為目的之團體,僅須向服務機關報備。


建議二
任用專業人才,強化合作訓練
具有高科技導向、產業前瞻性、專業領域之部門,導入筆試以外之專業人才任用方式。
強化公務員訓練及長期養成計畫,建立公務員與企業、國外政府組織的跨域人員合作訓練機制。


建議三
拒絕關說請託,回歸公務專業
「公務人員利益衝突迴避法修正草案」應於本會期三讀通過。
比照《遊說法》,將相關人士對公務部門之遊說、請託納入《政府資訊公開法》主動公開事項,並針對未公開情況訂定罰則。

 

魚凱從一封給林全的信開始,出書(上圖)挑戰公務體系,證明「小兵也能立大功」。 

延伸閱讀

文官考績制度 為何讓公務員變爛?

2016-09-29

誰綑綁了36萬公務員?

2016-09-29

夢想與現實的差距—停看聽 我適合當公務員嗎?

2011-04-08

如同倒吃甘蔗般的待遇—公職8大好康報你知

2011-04-12

人事總處欲立法保障約聘人員 公務員擔心遭更多口譯哥、學姊「卡位」

2020-0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