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閃崩只是序曲 英鎊開貶恐還沒到底

閃崩只是序曲  英鎊開貶恐還沒到底
英國脫歐三巨頭,貿易大臣福克斯(左)、外交大臣強生(中)、脫歐談判大臣戴偉德(右),喊出徹底脫離歐盟的「WTO模式」,劃出脫歐談判的硬底線。

乾隆來

國際瞭望

達志、Bloomberg

1034期

2016-10-13 10:16

英國脫歐談判還要半年時間,但敏感的金融市場不會等待,英鎊還會貶值。
而當談判的兩邊都派出鷹派代表,歐盟生死鬥的最終大戲已然開場!

不論是英國或是歐盟,大家都擺出玉石俱焚、不惜一戰的強硬態勢,這場關係著歐盟存廢的英國脫歐大戲,已經揭開序幕。


英國首相梅伊在十月二日正式宣布,將在明年三月底之前啟動脫歐談判程序,歐盟則在同一天派出反英派巴尼爾(Michel Barnier)出任首席談判代表,德國總理梅克爾、法國總統歐蘭德、義大利總理倫齊陸續發表強硬談話,鞏固陣營內的內聚力;相對上,英國那邊也毫不示弱,負責談判的大臣戴偉德(David Davis)、貿易大臣福克斯(Liam Fox)大談「以WTO來定義英國與歐盟的關係」,徹底脫離歐盟的束縛,而旗幟鮮明的脫歐大將、前倫敦市長強生(Boris Johnson),則以外交大臣的身分,宣稱英國應該拿回管制移民的控制權。


歐盟派出法國愛國分子巴尼爾,出任對英國談判的首席代表,擺明了「硬談判」的鷹派路線。

 

只是虛驚?驟貶六%元凶傳是胖手指

 

啟動脫歐談判還有半年時間,但敏感的金融市場卻不會等待,梅伊於十月二日發表言論後,英鎊就展開新一輪的貶勢;十月七日出現史無前例的「閃崩」,短短幾分鐘,英鎊兌美元匯率暴跌六%,瞬間崩跌到一英鎊兌一.一八一九美元,創下一九八五年至今,三十一年來最低的匯價。


英鎊的閃崩堪稱史無前例,更是令人心驚膽戰的警鐘,可以看出金融市場對於英國脫歐的衝擊,蓄積了難以想像,且無法控制的能量。


英格蘭銀行總裁卡尼在英鎊閃崩之後徹查原因,市場也傳出是交易員誤觸(俗稱胖手指),引起的連鎖效應,雖然市場立即恢復秩序,但「一英鎊兌一.一美元」、「英鎊兌歐元一比一」,已經成為英鎊貶值的下一個里程碑。


英鎊貶值,是英國脫歐最直接、最政治正確的效應。
 

梅克爾等人認為英鎊貶值,是眾人看衰英國經濟的表徵;但是,英國脫歐派同時也非常歡迎英鎊貶值,表面上,英國脫歐將喪失自由進入歐盟市場的優惠,但是英鎊貶值卻讓英國取得強大的貿易競爭力,
 

吸引大量的觀光客湧向倫敦。
 

今年十一長假,湧入倫敦的中國遊客不只超越整個歐盟,甚至還比地理上更接近的澳洲還要多,讓英國觀光業發了一筆大財。
 

留歐與脫歐意外地在英鎊貶值上,獲得強烈的共識,在六月二十三日脫歐公投之前,英鎊匯率先從一英鎊兌一.五○美元的水平,貶至一.三三,貶值幅度一二%;九月中旬再展開第二波,短短三周又貶值了七%,到一英鎊兌一.二四美元。目前英鎊的匯率水平,距離去年底已經貶值一八%,與二○○七年十一月,金融海嘯之前的高點一英鎊兌二.○五美元相較,貶值幅度高達四成。


續貶或止跌?新報告:英鎊兌歐元走向1:1


而且,英鎊的貶勢看來還沒到底。十月七日閃崩當天,總部在倫敦的匯豐銀行(HSBC)發布報告(編按:在閃崩前已完成),寫著「英鎊兌美元的匯率目標,在一七年底是一‧一○,英鎊兌歐元目標價是一比一。」匯豐銀行分析,過往英鎊匯率波動主要受到經濟循環與景氣數據影響,在啟動脫歐後,主導英鎊匯率來自「政治與經濟結構變異」,英鎊已經成為全球政治結構巨變的象徵了。


妙的是,如果英鎊真的與歐元到了一比一水準,那麼,「英鎊等於歐元」不就是自然完成英鎊加入歐元體系的終極目標?政治上的弔詭,真令人哭笑不得!


與匯率貶值同樣弔詭的,還有英國最支持留歐的族群,倫敦市支持留歐的金融業者,將淪為兩面挨打的受害者。


倫敦作為歐洲最重要的金融中心,是建立在歐盟單一市場的基礎之上,跨境的金融服務是英國經濟的重要支柱,產出高達GDP的一二%。因此,脫歐公投中,倫敦市有高達七五%的選票高喊留歐,是全英國支持留歐比率最高的城市。然而,就在梅伊啟動脫歐準備的同一天,歐盟也宣布派任法國人巴尼爾為對英國談判的首席代表。巴尼爾是以修理倫敦金融業聞名的反英分子。


今年六十五歲的巴尼爾,是個鐵桿的愛國分子,曾經做過法國外交部長,從來沒喜歡過英國人,至今堅持不說英文。
 

一○年,巴尼爾出任歐盟的單一市場委員會主席,任內完成了超過四十項的立法、建立單一金融監管機制,並且非常戲劇性地訂定金融業高管的薪水上限,徹底打擊了倫敦的金融家與金融產業。巴尼爾因此被英國媒體稱為「全歐洲頭號危險分子」,甚至給了「流氓」的稱謂。
 

巴尼爾曾與現任歐盟執委會主席戎克角逐大位,落選後在歐盟擔任無給職的顧問,這次被戎克請出江湖,給他每個月新台幣六十萬元的高薪,還配了二十位助理供他差遣。歐盟藉由指派巴尼爾傳達「硬談判」的強烈鷹派立場,訊號強烈、毫無懸念。
 

英國首相梅伊面對歐盟的鷹派態勢,似乎也無所畏懼,對英國來說,最關切的是必須「重新拿回國境的掌控權」,英國去年淨移入人口逾三十萬人,到處都是來自東歐與中歐的新移民,這是英國脫歐派能勝利的主要因素,梅伊必須控制湧入的移民。對英國來說,歐盟單一市場的「四個自由:貨物、服務、資本與人民」,英國要三個自由,不要移民自由,這是英國脫歐談判的底線。

 


 

硬派對決 梅伊、巴尼爾掀歐盟生死戰

 

對英國脫歐派來說,歐盟雖然擺出強勢的陣仗,但是歐盟內部「反移民」聲浪高漲,法國即將在明年總統大選,目前遙遙領先的樂彭,高舉反移民大旗,甚至主張要在法國舉行脫歐公投;義大利新興的五星運動黨,在最近的地方市長選舉取得壓倒性的勝利,五星運動黨的首要主張,就是退出歐元區;至於在梅克爾的家鄉,極右派的德國另類選擇黨,取得超越梅克爾基督教民主黨的多數票,更讓英國的脫歐派士氣大振。


梅伊宣稱在明年三月底之前,會啟動與歐盟的脫歐談判,時序上剛好與四月的法國總統大選重疊,伴隨著明年九月的德國總理大選,英國與歐盟的脫歐談判,勢必觸發一場複雜無比的歐洲政治經濟「總公投」。歐盟執委會主席戎克說得好,英國脫歐不只是單一事件,而是歐盟生死存亡之戰!

(本文作者為紐約大學金融碩士,曾任金控公司副總經理)

延伸閱讀

又飛走一隻黑天鵝!

2017-04-27

今年才是歐元區的關鍵年!

2017-01-12

英鎊起落攸關英國國運

2016-07-14

全世界都押錯寶!

2016-06-30

從英國脫歐公投到川普

2016-0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