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神祕暗巷裡的最強政團

神祕暗巷裡的最強政團

陳玉華,製作人/許秀惠,研究員/王炘珏

焦點新聞

1041期

2016-12-01 16:10

新潮流比民進黨還要老三歲。理論、育才、選戰,樣樣精通。
小英執政半年,從中央到地方,從國會到事業,都可見新潮流身影。
這個最神祕的派系,全台最會選舉的一群人,將是影響台灣政治洗牌的關鍵勢力。

每到立法院開議前、民進黨內初選開打、地方縣市選舉布局等政治旺季,立法院旁濟南路巷口,一輛又一輛的黑頭車陸續開來,有時候是高雄市長陳菊、有時是台南市長賴清德,或者自行步行而來的立法院副院長蔡其昌等重量級的綠營人物。

但官位再大,都得在巷口下車。

這是一條隱祕的巷弄,禁行車輛,步入巷弄底,轉入斑駁的管理室,經過一整排斜放的機車,中庭的石桌椅造形,透露了公寓的年紀。深鎖的鐵門旁,黑色招牌上,印著「台灣新社會智庫」七個小字,唯一的政治識別,就是門鈴旁貼著桃園市長鄭文燦的賀年春聯。

這戶看起來尋常的老公寓中,聚集了一群台灣最會選舉的人,也是目前蔡英文政府中,最令人眼紅的派系:一個比民進黨還大三歲的派系,一個連招牌都沒掛的政治組織。

九月中旬,位於台北市信義計畫區的中油總公司正在進行新任董事長陳金德(前高雄市副市長)交接。強勢的中油工會幹部趁機嚴厲質疑中油南遷方案,煙硝味飄起之際,只見大門口一陣騷動,陳菊捧著巨大束花,在高雄市議會議長康裕成、工務局長趙建喬等龐大祝賀團簇擁下進場,一開場陳菊就喊話:「我們不是太弱的娘家,希望高雄嫁出去的女兒,可以在中油得到幸福。」

 

小巷舊屋,新潮流要角聚集

民進黨團

▲33年前新潮流由一本雜誌創刊開始,從打筆戰到打選戰。

 

民進黨團

▲新潮流掌握政壇資源,卻仍保持低調神祕風格,藏身不起眼的巷弄中(上圖),辦公室入口與一般住家無異(下圖)。(攝影/陳永錚)

 

民進黨團

(攝影/吳東岳)

 

祕「流」影:輪番搶下政府要職


同一時間,圓山飯店也正舉行新舊董事長交接,由前立委張學舜接任董事長,在西裝革履的新董事會成員合照中,一位穿著隨興藍襯衫的董事,選擇往最角落移動,他是圓山新任董事,工運大老賀端藩。

不管是震懾出場的陳金德,或是刻意低調的賀端藩,這兩樁不同的人事交接案,都有同一交集,他們都是新潮流的成員。

從公職人員到地方諸侯、從立法委員到行政部會,低調散居的國營事業位置,都有神祕「流」影。新潮流二百多位成員,卻能在小英政府四、五千個職位中,搶下重要版圖,左右政局。

新潮流在民進黨內被稱為「踢著正步進場的派系」,他們以嚴明的紀律、扎實的組織、敢搶敢為的作風,被稱為「民進黨的黃復興」,也是扁英兩任總統執政江山的造王者。

「又是新潮流?」小英上任後,屢有人事發布,民進黨內部總會有埋怨的聲音出現,過去新系在府會拿下要職時,就已引發注目,這次更一舉拿下中油、台水等民生單位的重要董座大位。

新潮流台北市議員梁文傑也不避諱地說:「外面都嘲諷,新政府快要變成流(國)營事業,但我們也希望小英總統多用些非新系的成員,畢竟還有這麼多位置可以安排。」

「新潮流顧人怨又不是只發生在小英政府。」創流大老林濁水笑說:「阿扁執政時代,民進黨中央開會,姚嘉文、張富美等其他派系會炮轟新潮流整碗捧去,但仔細檢查,新潮流雖然幫阿扁打下江山(邱義仁擔任競選總幹事),但第一任總統(二○○○年),行政院長分配給蘇謝游等派系大老, 八部二會,只有文建會陳郁秀(已逝立委盧修一之妻)與勞委會主委陳菊兩人當首長,只拿到『邊緣部會』而已。」

「新潮流在政壇上的不敗地位,來自他們永遠站在核心的邊緣。不讓領袖有威脅,但卻得靠他們打江山。」一位政壇人士分析:「民進黨創黨三十年,新潮流沒當過黨主席,但一半以上的祕書長,都是新系擔任。」「他們是黨內的造王者,奉行老二哲學,從陳水扁到蔡英文,看誰贏面大,就在黨內支持誰當領導者,搶下戰績後,幕後操控資源。」

 

民進黨團

▲高雄市長陳菊(中)、台南市長賴清德(右)與桃園市長鄭文燦(左)都是新系百里侯。

(圖片來源/UDN.COM)
 

民進黨團

▲蔡英文總統與林全閣揆每周於總統府召開的「執政決策協調會議」,新系要角一定會出席。

(圖片來源/總統府網站提供)

 

新潮流起源:從筆戰轉打選戰


二○○○年民進黨內初選,發生扁謝之爭,新系原支持友好的謝長廷,後轉為扁執政團隊重要成員; 今年總統大選前,黨內蘇貞昌與蔡英文搶選,原本與蘇貞昌友好的新系,最後倒向小英,讓蘇貞昌飲恨。

這種「位處核心邊緣」的政治操作,在小英上任後,一舉進駐行政與立法兩大領域,兩位副院長林錫耀與蔡其昌,皆為新系。

「不要把新系講得那麼厲害啦!」蔡其昌說,外界罵新系善於觀察政治風向,但他解釋另一個角度是:「新潮流不停地在呼應台灣社會的演變與期待。」關於造王者,蔡其昌比喻:「智慧手機出來了,諾基亞當然會倒啊。」「新潮流是很務實的團體,權力都在人民手上,誰最了解民意,誰就可以活下去。」

在選舉這塊市場上,新潮流猶如變形蟲,不斷塑造與淘汰,他們善觀風向、精確操作,想攻大位者,都得靠這個又愛又恨的組織來操盤。

「為什麼新潮流如此惹人厭?」林濁水探究民進黨派系心結:「因為新潮流很會打選戰,輸的人不服氣,逮到機會,就想修理新潮流,但要配票時,又得來拉攏新潮流。」

打選戰是新潮流原始的政治基因,三十三年前,他們就是靠著一本雜誌,打筆戰起家。

一九七九年美麗島事件後,國民黨展開大逮捕,包括黃信介、許信良、林義雄等人陸續遭捕。黨外元氣大傷,但反彈的力道隨之而來,包括接連的幾次選舉,打著黨外旗幟參選的周清玉、許榮淑等受難家屬,皆高票席捲各選區,民眾除了用選票來表達支持,當時風起雲湧的黨外雜誌,也在警總的查扣下,春風吹又生,盛期包括《深耕》、《前進》、《八十年代》,《新潮流》等超過三十幾種黨外雜誌在市面上流通。

「七九年美麗島事件後,黨外運動進入真空與重整,在此時空背景下,康寧祥為首的公職選舉溫和路線『黨外公政會』逐漸抬頭;另一批由新生代、黨工、作家、編輯成立『黨外編聯會』,新潮流就是其中的一支。」研究政黨派系的台北城市科技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助理教授鄭明德表示,當時走公職路線的「公政會」與主張群眾草根運動的「編聯會」意見分歧。「批康」、「雞兔同籠」等文章開始在《新潮流》、《深耕》等編聯會雜誌出爐,被視為民進黨創黨前,派系首度對決。

吵了兩年,隨著黨外選舉屢獲狂勝,公職路線似乎也終結了「黨外編聯會」街頭主張,黨外雜誌雖然銷量仍好,但是新潮流似乎也看出另一塊市場,他們不局限在「紙上談兵」,直接進入實體的政治團體。

 

列寧式菁英:直接民主、行動整齊


「邱義仁決定把工作重點從文字宣傳轉到草根組織,」曾任《深耕》雜誌總編輯的林世煜(現任時代力量主席團成員),二○一三年接受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陳儀深訪問時提到:

「邱義仁找來一批同質性高的同志,建立了列寧式核心菁英型的組織。採集中民主制,至今依然是民進黨內部行動最『整齊』的次團體。新潮流嚴格來說不像派系,因為派系是沒有成文規矩、進出隨意沒有成員資格限制的俱樂部;但新潮流是黨中之黨,要進新潮流跟信教一樣,必須有長老引介、通過教義問答接受洗禮的。」

「我在新潮流編號是六十號,一九九三年我到陳菊辦公室(北市勞工局)當助理時,她觀察了我兩年,才找我加入。」雖然目前已退出新潮流,但前台北市顧問洪智坤說:「當時入流要填表格,上面有兩項但書,一是操守財務要清白,二是男女關係要乾淨。」

什麼特質才會被新潮流吸收?退輔會副主委李文忠說「第一:台獨的理念。第二:中間偏左的思惟。第三:可以過團體生活的人。」李文忠強調:「你必須願為了派系大局放棄個人利益,這是非常重要的要求。」他本身就是個血淋淋的活教材。


二○○八年總統馬英九想提名李文忠擔任監委,遭新潮流反對,李文忠因而退出新潮流。目前改以盟友身分互動,但李文忠仍說:「我是精神上的新潮流,前幾天還介紹了魚池鄉長與埔里議員加入新潮流。」

 

嚴格幫規:開除創流元老不手軟


其他派系以「老鼠會的直銷」、「近親繁殖」來形容新潮流的排他性與江湖味。


但幫派性格強烈的新潮流,開除成員也是不留情面。除了一手栽培的李文忠退流之外,創流的大老洪奇昌近年因為常與國民黨蘇起等人往來,且在涉足兩岸事務時,發言與新系的中國政策頗有出入。小英當選後,新系趕在五二○就職前的三月初,宣布洪奇昌已退出新潮流。

問起退流一事,洪奇昌淡淡地說:「新潮流內部看法並不一致,也只是聽到一些消息,但有一天段宜康(新潮流立委)跟利錦祥(新潮流總幹事)來找我,不是讓我申論,而是直接告知,我被退流。」

開鍘大老的戲碼,洪奇昌不是沒見過,當年哥哥洪茂澤爭取立委提名未果,遭到新系開除,當時召集人就是洪奇昌。

 

人才濟濟:鬥雞也有 圓融也有


「若是你把政治當作一個企業經營來看,為什麼民進黨成立三十年來,那麼多派系起伏、重整或消失,唯一不滅而且壯大的,就是新潮流。因為我們是永續經營,而且搞政治,最重要產品就是人才,這是其他派系疏忽,卻是新潮流長期耕耘的成績。」來到立法院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副院長辦公室,蔡其昌辦公桌上擺滿了三十幾張名片,訪客川流不息。

被認為是「派系挺出來」的立法院副院長,蔡其昌不以為然說:「其他派系也開記者會支持我,因為我在立院人緣超好,小英同意由我出任,不光因為是新潮流開口要位置,而是我曾當過她的主席特助。」蔡其昌露出笑臉說:「大家說小英獨厚新潮流?應該是說新潮流的人才庫豐富,要什麼人,就有什麼人。」「有段宜康那種鬥雞;也有我這種圓融處事,派系跟事業一樣,要永續經營,就要推出不同產品供選擇。」

 

民進黨團

▲點擊圖片放大

 

民進黨團

▲點擊圖片放大

 

目標精確:有選舉特質就攬才


立委段宜康是目前新潮流的召集人,小英政府執政六個多來,一直擔任狙擊手,從年金改革炮轟國防部與退輔會:「愛當官又反改革,捉幾個當祭旗」,又在中央社董事長陳國祥不願辭職時,跳出來與陳隔空對嗆,他的衝撞、敢言、不近人情,被視為新潮流原型的政治人物。

「一個組織內,要有凶猛獅子、老虎,也有守望的長頸鹿或精明的猴子。」民進黨人士觀察,新潮流可以歷經這麼多戰役後,屢被攻擊,仍屢次壯大,看似嚴密,但對多元性格的接納度,也遠比其他派系強。

「我第一次被新潮流派去輔選,是屏東滿州鄉的鄉長。」洪智坤到了選舉總部,發現是機車行,原來候選人是機車行老闆。不僅機車行老闆,新潮流也會延攬民代當中的潛力股。

「林聰賢原本是前國民黨立委林建榮的祕書,後來他任羅東鎮長表現不俗,我力邀他加入新潮流。」創流大老劉守成說,宜蘭雖是民主聖地,但早有林義雄、陳定南、游錫堃等特殊神主牌地位,新系宜蘭重點栽培劉守成,從縣黨部主委、省議員、縣長,一直做到扁政府的保訓會主委,延續地方扎根。

但陳定南○五年不按常理出牌,回鍋參選宜蘭縣長,輸給了國民黨呂國華,中斷綠營宜蘭二十四年的傳承,直到○九年加入新系的林聰賢代表民進黨參選,又奪回執政權。

新潮流像一家很會挑貨的百貨行,有學運起家的段宜康、醫師轉行的賴清德;也有帶槍靠行的林聰賢,若有選舉特質,都會極力攬才。

但新潮流能廣納各行各業的政治人才,其實是靠著本身所具備文化底蘊來熔為一爐、提供激辯空間。

「新潮流可以活這麼久,就是因為我們沒有明星,大家『平大』(一樣大),關起門來吵架,小輩質疑大老的論述也可以,只要能說出個道理來。」利錦祥說,不斷地論述與討論是新潮流核心的價值所在,「有次潘孟安(時任立委、現任屏東縣長)來辦公室,碰上吳乃仁與林濁水討論兩岸,潘原本想打完招呼就走,但後來站在旁邊聽了兩個多小時,因為他在這些大老身上,真正感受到對台灣前途有深切的剖析。」

不過,這種慷慨激昂論述台灣未來的景象,越來越少在新潮流辦公室出現了。二○○○年,民進黨執政,新潮流要角紛紛入扁政府當官,創流大老邱義仁出任國安會祕書長,吳乃仁出任證交所董事長,執政後的政經資源,新潮流在第一時間內一把捉,但權力滋味的反撲,也一度嗆著新潮流,幾近滅頂。

 

爆「十一寇」 :新潮流幾乎滅頂

 

○六年紅衫軍風潮起,黨內同志質疑阿扁的聲浪湧出,挺扁的深綠民眾發起黨內初選抵制十一位立委(曾任或現任),要求黨中央不得提名「十一寇」擔任公職。其中七位是新潮流。當時段宜康在民進黨中執會提案自請處分,他諷:「(我)身為本黨中執委,竟不知:台灣解嚴二十年後,本黨戒嚴。」

最後,十一寇在黨內初選全部落敗,夾在扁政府與新系為難的邱義仁也選擇退流。利錦祥回憶:「十一寇事件,新潮流幾乎是呈現窒息,是創流以來最痛苦的時間。」
黨內人士回憶,「○六年民進黨內部悲觀彌漫,擔心○八年國民黨再度執政後,民進黨至少要再趴個十年。只能自我安慰休兵到一六年再戰,但,新潮流就不一樣,中央執政失利後,他們立即轉入地方經營,被稱『延安時期』。」

 

民進黨團

▲點擊圖片放大

 

轉進地方:陳菊、賴清德育人才


首位長征拓疆的就是○六年參選高雄市長的陳菊,綠營低迷的士氣下,以一千多票險勝對手黃俊英,幫窒息的新潮流戴上氧氣罩。陳菊也創下至今十年的高雄執政經歷。透過市政培養出數十位民代與官員,加上賴清德接棒台南市長,許多年輕的新潮流成員,到南台灣縣市當機要、局處首長。今年執政,地方人馬開始回流中央任職,出現前所未有的「流」派卡位高峰。

十年前轉入地方蹲點,讓新潮流在全面執政後,開花結果。而地方諸侯各自盤踞後,也挑戰了新潮流剛性領導風格。其中,爆發十一寇後,陳菊、賴清德等身處深綠區的政治人物,對新系段宜康等批扁不以為然。新系就此也分成南流、北流。「但,這僅是扁案的同中求異與市場區隔之必要,其他政治操作,陳菊與賴清德仍是聽命新潮流。」蔡其昌解釋:「地方諸侯勢力開始壯大,新潮流也有所轉變,由集中管理的剛性派系變成柔性的情誼聯誼會。」

「外界把新潮流太神話了。」採訪中,不管大老利錦祥或是新生代的蔡其昌、梁文傑,同樣講出這句話。

「時代的局勢,造就民進黨再次執政,新潮流也不是要刻意求官,而是我們過去十年就是訓練了這麼多人,執政需要,就進入,並非插旗卡位。」梁文傑承認:「現在應是新潮流的高峰,因為陳菊、賴清德出頭後,新潮流內部的接班順位也逐漸出現斷層。」

 

執政豐收 :新挑戰、檢驗也開始

 

從○六年扁案衰敗到一六年小英重新執政,被綠營稱為「失落的十年」,但同一時間,新潮流卻是「十年磨劍」,取勝今朝。

攤開一六年再次執政地圖,新潮流成員越來越多的插旗位置,新系的豐收,也是險境的開始,面對著黨內各派系挑剔、不滿聲浪,以及外界更嚴格的檢驗。

關於新潮流參政初心。創流的劉守成講了一個故事:美麗島事件一九七九年發生到八六年成立民進黨這七年時間,是最緊張的時刻,但也是革命感最強的時候,大家在蘇治芬(雲林縣前縣長)的茶藝館討論革命事業時,蘇講起父親蘇東啟多次進出國民黨黑牢時,最難以忍受的,不是刑求,而是牙疼。新潮流成員聽完後,不約而同撫著臉頰討論:「先得找好牙醫,隨時準備。」

劉守成說:「那真是慷慨就義的美好年代,隨時都想把自己捐出去。」如今,革命已成功,滿手資源的新潮流,仍在追求初衷的途中。

 

民進黨團

▲點擊圖片放大

 

與商界關係好 扁曾點名「新潮流金庫」

 

新潮流早期被稱為民進黨內部的防腐劑,對操守與金錢,頗為嚴厲,同時也以高道德標準檢驗其他政治人物。早期新系成員,不論公職或黨工,都得拿出一成薪資所得當組織費用。近年轉型為協會後,改為每年辦一場「募款餐會」賣餐券,籌募會務運作經費。

 

候選人選舉的龐大資金,新潮流視候選人的當選機率,給予幾十萬到上千萬元援助。籌措「政治獻金水庫」,由吳乃仁與洪奇昌負責。

 

其中,2006年台糖購地弊案,扯出新潮流金主內幕。根據台中高分院判決書記載,有意購買台糖土地的春龍開發董事長潘忠豪,2003年透過友好的洪奇昌找上當時台糖董事長吳乃仁,希望由租改買。

 

2012年台中高分院判決書指出,吳當時指示幫春龍公司量身訂作優先購買權,損害台糖未來可期利益;且從2002年6月到2005年10月,三次選舉,潘忠豪以支票給了洪奇昌21筆政治獻金,合計約1484萬餘元。

 

最高法院判決認定有罪,判吳乃仁、洪奇昌背信罪成立,但新潮流批評此案是國民黨政治追殺,後兩人申請再審,法院判決洪奇昌無罪,吳乃仁仍判刑9個月,2014年入獄。

 

不但馬政府對新系的資金司法追查,連陳水扁卸任後,也出書大爆新潮流的金流來源。《關不住的聲音:阿扁坐監ㄟ五十張批》中提到:新潮流原本反商、反財團,站在農工這邊。現在有很大的改變,大老級向財團、商界募集資金,再分配給流內競選公職。有時上午向財團拿錢,下午底下的人去圍廠。

 

從這次南港展覽館案的調查過程顯示,原來力麒集團是新潮流的金主,吳乃仁與郭銓慶是十幾年的好朋友,還調過錢;北投纜車案與力麒有關,顏萬進就是這樣扯上的。

 

在國民黨的戒嚴時代,新潮流成員沒人坐過政治黑牢,但2000年民進黨執政後,包括顏萬進(前內政部次長)、蕭裕正(前高雄市環保局長)等新系子弟兵,都進入政府體制後,涉貪入獄。隨著民進黨再度執政,新系的防腐功能,恐將再被檢驗。

(陳玉華)

延伸閱讀

陳芳明:本質一旦改變 就不可能與人民站在一起

2016-12-01

新潮流一條龍人才庫 政治種子養成術解密

2016-12-01

把書店當革命基地 最會打選戰的政治孔明

2016-12-01

關鍵在人民感受!—— 經濟表現亮眼, 國民黨為何選得這麼辛苦?

2010-12-02

卓榮泰參選民進黨主席 新系大老吳乃仁不滿宣布退黨

2018-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