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用故事與愛心野菜 凝聚部落孩童

用故事與愛心野菜  凝聚部落孩童
台東閩南人出身的郭祐慈,變成阿美族媳婦後,透過教育傳承部落文化,盼讓原住民斷層可以在此銜接。

陳玉華

教育

攝影/吳東岳

1043期

2016-12-15 10:51

「吃飯嘍!」郭祐慈大喊,走廊上嬉戲的數十名小孩,全朝廚房這頭奔來。十幾坪廚房擠進將近三十個小孩,排隊、盛飯、交錯夾菜,嘻嘻哈哈地擠成一團。桌上擺著龍葵、炒蝸牛還有一大鍋青蛙湯。

「阿美族是擅長烹飪的族群,常見部落老人提著菜籃,沿路『採』野菜當晚餐。」郭祐慈是國小老師,閩南人,十八年前嫁給阿美族的先生,搬入台東市郊的新馬蘭復基部落,「國小教書的我跟念警大的先生是部落極少數公務員。」


語言、文化、生活習慣樣樣不適應,「結婚後,我整整哭了三年。」隨著兩個兒子的出生,自己也成為 Ina (阿美族語:媽媽),郭祐慈花了十年時間念人類學位,研究阿美族。
 

「與其他山區原住民善狩獵、強悍不同,在平原從事農耕的阿美族較溫和,也不懂保護自己。」部落位於台東火車站十分鐘車程,外圍車水馬龍。郭祐慈形容:「這是典型的不三(山區)不四(城市)區塊,政府對原住民的資源不會來,但他們受到都市的誘惑又特別多。」

 

阿嬤管不動、沒吃正餐 影響學習


她執教的小學,二十八個學生中有九個被留下來補救教學,全部是原住民小孩。她疑惑:「原住民小孩資質真的比較差嗎?還是他們的家庭提供的資源不夠?」
 

部落小孩的父母,大部分靠打零工為生。「隔代教養居多,阿公阿嬤管不住小孩,只好關在家裡。」郭祐慈下課後,常聽到小孩用力拍門的嘶吼聲。沒被關在家裡的,就是放在街上晃,「很多父母忙,就丟三十元,叫小孩自己去吃晚餐,一走出部落,沿途就進了網咖。」
 

有一天,郭祐慈探訪過動兒的家,發現三歲的小妹妹瘦巴巴地依靠在旁,郭祐慈問女孩媽媽:「妹妹吃飯沒?」「吃了,剛吃一根冰棒。」兒童營養不足,造成發育遲緩,加上缺乏刺激,這些家庭功能無法補充的,讓部落兒童學習上「整塊崩裂」,郭祐慈想把網補起來。

 

大夥吃麵、說故事 女孩不再怕生


六年前,她找了某家院子(後移至聚會所),申請說故事班經費,執行部落小孩的課輔專案。「一開始,只來了十個小孩。」下課後,她逐一騎車把小孩送回家,「打電話去,家長無法來接,因為喝醉了。」夥伴到資源回收場找來廢棄的攤車,下面裝輪子,上面擺瓦斯。「晚上推到廣場煮麵,冬天冷颼颼,麵才舀出,就涼了,雨天更是要躲回走廊,大家縮著吃。」
 

雖然是克難的一餐,但比起回家後獨自面對的冰冷,供餐後,小孩出席率大增,最多高達三十幾名。十五歲的宗良是當初第一批來基地的小孩,陸續帶著七歲與五歲的妹妹,他說:「家裡沒電視也沒玩具,原本怕生的妹妹,在基地聽完故事後,變得活潑了。」
 

「前年,資助我們的說故事單位已六個多月沒撥款,靠我跟先生兩人拿薪水支墊,希望撐到下個贊助者。」「當時連菜錢都沒有,我只好帶小朋友去附近三個果菜市場發傳單。」郭祐慈在傳單上寫著:「您好,我們是隔壁課輔班,晚上要吃飯,但沒有錢,請愛惜食物,若您有賣相不好的蔬果,請留給我們。」
 

出發前,郭祐慈跟小朋友講:「我們不是去乞討,而是惜物。」「賣相不好,但營養一樣好。」菜販捐菜時,小朋友就會圍到攤位前表演傳統舞蹈答謝。「剛開始時,菜販覺得很奇怪,但後來有人會悄悄載菜放在聚會所門口。」
 

「我每晚靜坐時祈求,祖靈啊,請派天使給我,不要讓這群小孩失散。」在不三不四的地帶,祖靈的雷達異常緩慢,苦撐多年,去年五月,暑假將屆,補助依舊沒下文,「我覺得很孤單、沮喪。」「部落小孩雖然重要,但自己家裡也有兩個小孩。」她傷心地要課輔老師打包教具,準備關門。
 

打包期間,她突然在舊報紙上看到一小截標題:「吳念真導演等人成立快樂學習協會,投入偏鄉課輔。」郭祐慈不可置信,到吳念真臉書寫私訊,十五分鐘後,「吳念真」回覆了,他給她快樂學習協會辦公室的電話,並允諾會派人去勘查。
 

一個月後,馬蘭部落二十二位小孩納入祕密基地照顧範圍,也專案補助廚房興建。「協會補助七萬元。」蓋出一間十五坪的鐵皮屋廚房,正愁沒有廚具,台東就有咖啡店收攤,整組設備捐了出來。
 

今年九月底,快樂學習協會理事長吳念真與理事簡志忠到部落探訪,郭祐慈穿著阿美族服裝,與族人一起歡樂迎賓,她仰望著聚會所的守望塔天空:「只要不放棄愛,原來,天使真的會出現。」

延伸閱讀

一群沒資源的孩子 在秘密基地翻轉命運

2016-12-16

騎單車送書到偏鄉 工程師:是貧童拯救了我們

2016-12-15

孵夢

2016-12-15

吳念真為孩子點一盞燈 打造孩子的秘密基地

2015-06-04

吳念真不只陪讀 還要修補孩子的心

2017-1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