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擦亮官部門玻璃的科技人 唐鳳

擦亮官部門玻璃的科技人 唐鳳

陳亭均

焦點新聞

攝影/陳永錚

1044期

2016-12-22 15:16

今年十二月,大概有幾個星期,唐鳳既「在」,也「不在」西班牙馬德里。嚴格來說,她的「肉身」其實留在台北,唐鳳要嘛為了政務委員的工作奔忙,要嘛待在家裡伴著兩隻狗、七隻貓,再不然幹些其他事,總之,在那個時間點,她絕對不會出現在西貝萊斯廣場上的新古典建築群旁,畢竟台北離那裡至少相隔一萬零七百多公里。

然而在馬德里的「普拉多媒體藝術實驗中心」裡,唐鳳卻又切切實實地「在場」。她和工作坊的參與者高密度地討論「民主與技術」、「公民參與」等題目,參與者們不但感受得到唐鳳的思路,也能直截了當地接收到她的情緒反應。
 

唐鳳的參與,靠的是一台能夠四處走動的機器人分身,機器人的底座是一架Roomba牌的掃地吸塵器,就是那種碰到障礙物會轉彎的自動打掃裝置,上頭搭載了三百六十度攝像頭,同時裝上麥克風以及表達唐鳳情緒的三色LED燈,借由虛擬實境頭盔聯結唐鳳的「肉身」。
 

這個機器人名叫「葛拉蒂亞」(Galatea),唐鳳說,「這是工作坊的朋友取的」,不能不承認,這個名字取得絕妙。
 

希臘語中的「葛拉蒂亞」意味「乳白色的她」,神話故事裡,雕刻家畢格馬里為了向美神維納斯致敬,找來一塊上好石料鑿出心中最美妙的形體;畢格馬里愛上了他親手雕出的石像,對她低語、擁吻,直到維納斯實現了雕刻師的願望,賦予葛拉蒂亞生命,讓她成為一個活生生的人。
 

工作坊的參與者替唐鳳的分身取了這個名字,實在恰如其分。


《日經Business》雜誌剛選出百大「下個世代的創造者」,唐鳳也名列其中,她被視為「台灣文化包容力的象徵」,是進取而有創造力的代表人物。

 

唐鳳

▲(由左至右)電競級筆電處理政務、受訪同時拍攝訪問者、遠距溝通VR上場、隨身攜帶雙系統手機。

 

不想當神 用技術做好「人」的事


她在程式技術圈的成就站穩國際級地位,她十六歲就創業,也曾擔任「蘋果」等大公司顧問,並長期與開放原始碼社群協作。她確實習於把自己的肉身擺置在虛擬世界中,但她近年更試著,在技術與人性間取得平衡。她投入「零時政府(g0v)」社群與「vTaiwan」等平台,將專業與社會聯繫得更緊密,如今更接了「數位政委」這項工作。
 

前一陣子,有網友在唐鳳開放的對話空間Wiselike中問她:「妳是人,還是機器?」她認真地回應網友:「我現在還是一個人,還希望別人把我當人看。」
 

唐鳳這麼說,意思是「她不想當神」、暫時也還沒有想變成機器。然而確實,唐鳳現在要做好「數位政務委員」這份差事,除了她所擅長的「技術」,最重要的,就是要處理好「人」的事了。

 

有人說,政壇就是「醬缸」,腐舊敗壞的沉澱物黏著堆積,要辦好事,就要清空舊習慣,這可不容易。唐鳳已經在「數位政委」的位子上坐了近兩個月,《今周刊》邀請唐鳳與政委辦公室的同事,進行了一場長達十天的網路「共筆」, 擔任政務委員期間,她做了什麼?她的一天怎麼過?辦公室又創造了什麼新形態的運作模式?
 

數位政委唐鳳十月提出「遠距上班」的方式,獲行政院院長林全同意,當時她要「遠距上班」,有人像是見到什麼石破天驚的大事,認為她破壞了「公務員」的工作方式。
 

其實「遠距上班」並非革命,她把外出行程排在周三、周五,「院內的同事都知道一、二、四一定約得到我,只是這樣子而已。」至於唐鳳每天的工作,「大概六、七點就會起床,起床後可能會賴在床上半小時。」在床上把信件回完,接著到行政院或院外,工作到下午五點。

 

不做領導 牆掛心智圖自主分工


然而,「唐鳳辦公室」的運作,卻展現出不同於「公務醬缸」的獨特運作方式。唐鳳不是「領導者」,而是「參與者」,她每天早上九點十五分到辦公室,在玻璃牆上貼上便條,便條上標注「她認為可能同事會做得比她好的工作」,辦公室裡沒有明確分工,其他十五位同事也進行相同工作。
 

「有人挖了坑(提出需求),這些人就跳了坑(主動辦理)。」唐鳳不作「領導」,眾人反而積極參與意見。她辦公室有面牆,上面貼滿標記圖示的便條紙,連接出類似「心智圖」的邏輯圖,這套分工稱為「business origami」(商業摺紙),用圖像的方式說明每件工作需要處理的流程。
 

辦公室內部成員從四面八方來,「大都是由共同朋友推薦,視訊或電話討論後覺得可以共事,就加入了;也有自願跳坑的。」連同唐鳳,辦公室內共有十六人,全部都平等、自主分擔任務。
 

這種工作方式,成功創造出一種協作方式,辦公室也記錄下數十筆會議紀錄,「透明地」在網路上公開,數百萬字,無一遺漏。
 

然而,逐字稿長篇累牘的內容,一般人根本看不下去,PTT八卦版的鄉民更質疑:「唐鳳是不是政府的裝飾品?」網友反應不一,辦公室機要黃子維舉了個例子:「下水道不通,水淹起來了,大家都會罵;但下水道通了,路過的行人,會感受真不錯嗎?其實,也不會。」
 

辦公室成員簡德源則形容,「我們到鼎泰豐吃飯,可透過『玻璃』欣賞師傅們整潔的工作環境。」下水道工程沒人注意,唐鳳與他的團隊,並不是很在意。唐鳳把自己定義為「公僕的公僕」,她的工作就是打造、擦亮那片透明玻璃。
 

要清理政治「醬缸」、「暢通」政府內部,並不是要讓唐鳳辦公室成為輿論中心。讓各部會建構起開放政府的能力,並為公務系統注入新文化,健全「下水道」工程,才是唐鳳要面對的挑戰。
 

賴致翔曾是PTT公務員版版主,算是過去的網路紅人。如今他也加入唐鳳辦公室,他說:「『夢想』在基層公務員的生活中,是那麼一不小心,就會被磨掉。」他先前在PTT「公務員版」貼文公開徵才,被版友直批唐鳳此舉沒有意義。
 

唐鳳親上一線回應,對她來說,或許是解決「人事」最有效的辦法。她在「開放政府政策目標與工作推動」會議上強調,各部會都該指派開放政府「專責人員」,發揮整合、協調功能,並讓「公共政策參與平台」等工具被更有效率的使用。

 

數位政務委員的日常

唐鳳

▲2016 Meet Taipei創新創業嘉年華活動上,唐鳳與民眾玩自拍。(圖片來源/中央社)

 

唐鳳

▲唐鳳辦公室善用business origami,以心智圖模式,動態記錄分工。成員在「貼紙」填上進度,再圍繞「議題」討論。(攝影/聶世傑)

 

唐鳳

▲政委辦公桌上擺滿了筆電、VR眼鏡、手機等設備。(攝影/聶世傑)

 

唐鳳

▲唐鳳常以虛擬影像出現在記者會。(圖片來源/UDN.COM)

 

不斷創新 「開放政府」整合民意

 

NCC主委詹婷怡也參加了「開放政府政策目標與工作推動」會議,談到「開放政府」,她傳訊息說:「我一定會一起努力的(不然幹麻在這裡吃苦受罪)。」其他部會也都派出次長級長官,會議中討論熱烈,唐鳳辦公室仍在「畫圖」,在走疏通政府內部的「第零步」,但他們的腳步確實已經開始邁進了。
 

除此之外,唐鳳辦公室也以「sandstorm 協作平台」為範例,吸引各部會改變工作形態,並培養逐字稿、會議記錄需要的人才,對公務員進行教育訓練,唐鳳辦公室帶來一套嶄新的思考與實踐方式,逐漸衝擊著政府的舊體系。
 

如何讓人民信任,並且了解政府在做的事?「『信不足焉,有不信焉』,」唐鳳說:「政府要先展現出它願意信任人民到什麼程度。」她說:「沒有速成的方式。」
 

她十六歲編寫的刊物《姤思》中有一段故事:小唐鳳遇到一位活在幻想中女人,說話不著邊際,連警員都認為無法與她溝通。有一次,唐鳳與她聊天,面色凝重地告訴女人:「記住,講話讓別人聽得懂,就是一種慈悲。」
 

唐鳳現在可能還記得這段往事,也誠心地向政府傳達著:請讓民眾聽得懂,也請聽懂他們所說的話。
(文字、圖片授權為CC BY 4.0)

延伸閱讀

從20個字 看見天才黑客唐鳳的內心世界

2016-09-01

蔡玉玲:一接到棒 就要跑到極限

2015-09-10

一手打造口罩地圖 揭露「鍵盤救國」的幕後團隊

2020-02-27

拒絕下命令的政委 唐鳳化身「連結民間與公部門的通道」解放公務員腦袋

2020-07-08

從零和到融合 「唐鳳們」從矛盾中創新

2020-0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