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為何國家考試舉才失靈?前考選部長第一手告白

為何國家考試舉才失靈?前考選部長第一手告白

陳裕揚、燕珍宜

焦點新聞

UDN.COM

1052期

2017-02-16 13:55

考試委員制度問題重重,連帶引發國家考試「重學科、輕實務」疑慮,
考選部前部長坦言:「合議制是多數決,但考試院文化從來不願用多數決當壞人。」

編按:最近,隨著考試院被點名為「年金改革障礙」的話題延燒,考試院的合議制問題也浮上枱面,而在二○一二到一五年擔任考選部部長的董保城眼中,考試委員制度不僅問題重重,也是國家考試舉才失靈的重要原因。以下為訪談內容:

今周刊》問(以下簡稱「問」):公務人員考試或專技考試,是否有外界批評的「重學科、輕實務」情況?


董保城答(以下簡稱「答」):考選部有個國家考試職能分析專區,可讓公務員了解職缺的核心職能。照理,國考科目、方式,應該也要照著這些職能標準做,應有相對應的考試方式;但現在沒有,只考學科,等於是研究所考試的延伸。

像我們土木工程技師都不用工作經驗,只考學科,我聽很多人講,考上後的第一句話,就是「我可以借牌給別人了。」他不敢自己直接做設計,大概要兩、三年後才敢,所以應要求學生有工作經驗再考國家考試。


我當時(按:一五年七月六日)曾改革一個大地工程技師考試,畢業後先考第一試,考技術理論,錄取四○%,這四成的人接著會被分配到國家認證的大地工程技術事務所,或到營造廠實習一至兩年,一千多個小時,經認證後,才能參加第二試,考實務經驗,通過後,才發職業執照。

問:從考試院結構來說,國家考試不注重實務的原因是什麼?


答:考試委員有十九人,大部分都是來自學術界(文、法、商、工、經濟),所以考試院是高度學術型,這樣的缺點在於考試科目會變得學科化,因為他們只知道學校裡面是這樣寫。


比如專利師考試,我曾經問智慧財產局應該要考些什麼?

 

他們說應該要考專利申請書要怎麼寫,結果就有考試委員就說:「學校沒有教耶!」

 

學校的確不會教這些,因為學校裡九九%是老師,他們不會太實務的東西,導致學校過度理論化、學科化,考試方式也很難多元化。

問:公務員考試是否應該增加口試或其他性質的測驗?


答:企業雇用新人,會閉著眼睛用人嗎?

現在只有台灣公務單位,閉著眼用人,只要提報開缺, 就塞一個人來。


企業用人都是口試為主,口試過程中,只要看對方的反應,就很容易看出端倪,叫他DEMO(示範)一下就知道是不是真的會做。我們現在好像還是科舉一樣,筆試有標準答案,但是社會上生存沒有標準答案啊!口試是用說服的能力讓他的答案可以被接受,這樣比較符合時代。


若對公平性有疑慮,可用制度設計讓陽光進來、透明化。其實,每場口試有五位口試委員,要掌握大家並不容易。


另外,像法國司法官口試是開放旁聽,和我們碩士考試一樣,這樣也能讓陽光進來,考試透明化。而且現在口試成績只有一○%,我覺得應該增加到二○至三○%都可以。不過,口試應該是要在有了工作經驗之後再來考,那樣的口試才有意義,沒有工作經驗的口試,不會有深層的東西。


問:目前的考試委員制度有什麼問題?


答:考試院院長、副院長不是由考試委員來兼任,這樣沒辦法做事。

考試院院長沒有考試委員資格,只有主持委員會議的份,無法參與決議。


另外,為維持相對獨立性,考試委員、院長、副院長有六年任期保障,可是部長沒有任期,隨時可以走人。部長可以說是有責任,但沒有權,而且做太多還會被試委罵。


考試院合議制基本上是多數決,但考試院文化不願用多數決當壞人,所以如果試委之間意見相反,可能其中一方就會禮讓而作罷。例如,我曾推動司法官可部分由律師累計三年經驗轉任,就被委員反對;只要有一人反對,其他委員就不敢講話,大家都不想互相得罪。

 

我在的那八年,(考試院會)幾乎都沒有投過票,只看他們投過一次票!

 

這不是說哪位委員讓考試院變差,只能說是整個結構制度造成的。

問:當初在考試院內推動改革,遇到障礙是什麼?


答:我當初每天被(試委)罵,理由是點子太多、衝太快,甚至被考試委員譴責(按:一五年四月考試委員對董保城提出譴責)。


但他們(試委)不是立委也不是監察委員,按理無權發動譴責。我們上去報告想要做的事情,他們可以提問,可以不同意,但最後責任要我們部長負責。試委、考試院、三個部會(按:考選部、銓敘部、保訓會),基本上大家是一體的關係,他們也是行政權的一環(等於自己罵自己)。這個制度,會讓試委自我感覺良好。


而且考試委員領的是部長級待遇,其實應該接受民意監督(按:試委不須常態性赴立院備詢)。

問:從制度面改革,較合理的組織設計為何?


答:現在考試院院長、副院長都不是考試委員兼任,試委須經過立院同意,他們就會認為部長沒有民意基礎;但如果政策出問題,卻都是部長出來挨罵、負責下台。


我認為如果讓部會首長、考試院院長、副院長有考試委員資格,作法就會不一樣,比如我可以說我要對政策負責,希望各位委員支持,而且考選部裡有兩百多人的團隊,每天都在對考試制度做研討、規畫,但考試委員下面只有一個行政祕書而已。

 

所以我覺得最好的配置是九位考試委員,且院長、副院長、考選部部長、銓敘部部長、保訓會(主委)在院會裡面作為當然委員,

 

然後剩下的四位考試委員,建議可以找人力資源專家(Human Resources,簡稱HR)、測驗專家,不應該找學科專家。

因為學科專家做久了,找典試委員命題時,就會有自己熟悉的團隊,造成出題的壟斷性;但這樣也不能怪考試委員,因為這涉及到信任問題。

測驗專家只是負責測驗技巧和測驗的理論,比如選擇題是要複選或單選、需不需要倒扣?到底要筆試、口試,還是設計心理測驗,才能選出好人才?他們只要負責測驗的理論而已。

比方說,若找HR當試委,他就能分析我們要考出怎樣的人才、我們的專業證照需要怎樣的人、設立怎樣的科目、如何讓測驗公平?以後這些專家就是任務編組制,不會像現在這樣,國文方面就是考試委員何寄澎在掌握,他要誰來命題就誰來,那樣就不對。這樣他連任十二年都是他在玩,都是他的朋友在出題,變成「考霸」。而這不能全怪他,這是制度造成的問題。

延伸閱讀

失能的台灣科舉

2017-02-16

背出近70個鄉鎮機關才能當公務員!國考制度超荒謬

2017-02-16

礙事的考監兩院 該關門了!

2014-11-27

三大主張 再造小而美政府

2013-07-15

關中 最有存在感的考試院院長

2013-0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