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綠懼人」吳敦義 要帶國民黨走向何處?

李昭安

焦點新聞

1069期

2017-06-15 17:06

彌漫失敗主義、士氣渙散的國民黨,要重整各路山頭,必須靠新共主出手拉一把。吳敦義上任黨主席後,面臨三大艱巨挑戰,他究竟有何盤算?

「這次當選國民黨主席,證明我不是本土派、也不是非本土派,我是扎根本土的中華民國派。」前副總統吳敦義拿下五二%得票率,風光贏得國民黨主席選舉後的第二十天,我們走進他位於台玻大樓的辦公室,想聽聽他對再造國民黨有何新想法,沒料到他如此「老派」剖析他這次勝選的定位。

草根味十足、過去被視為「本土藍」的吳敦義,為何急著撇清他不是本土派,而是中華民國派?事實上,這與他接下來的政治布局有關,他必須藉此擴大支持群眾,以面對上任黨主席後的三大挑戰。

首先,國民黨還沒走出先前縣市長、總統及立委選舉接連潰敗的陰影,黨內彌漫失敗主義,完全沒有「想贏回來」的決心。吳敦義必須證明,他是可以登高一呼、重整兵力的「泛藍共主」。這也是為何他在競選黨主席時,就主張向新黨、親民黨示好,組成「在野聯盟」的原因。

其次,近半年來民進黨執政雖備受批評,但國民黨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黨中央與三十五席立委決策不同步,在年金改革議題上進退失據、對前瞻基礎建設又監督不力,還有人在外放話批評主席洪秀柱,儼然是內鬥內行、缺乏戰略的最大在野黨。他上任後能否廣納黨內各方人馬成為「友吳人馬」,將是他的考驗。

放眼二○一八
須先打好明年縣市長選戰


日前吳敦義陣營與洪秀柱陣營為「何時交接」一事撕破臉,就是想取得接下來國民黨中央委員選舉提名主導權,以鞏固領導核心。中常委部分,吳敦義對外官方說法是希望更多立委進入國民黨中常會決策機制,以「黨意結合民意」;但他其實也是在為友吳人馬布局,想全盤掌握黨機器及立院運作。

最後,有意問鼎總統大位的吳敦義深知,他必須先帶兵打好二○一八年縣市長及議員選舉,才有機會拿到二○二○年總統大選門票。但是一夕間要擴展新票源並不容易,較有贏面的作法,還是喚回「藍營基本盤」,讓過去幾年對國民黨不爽、未投票的人,願意再相信國民黨一次。

吳敦義很清楚,這次黨主席勝選,是整合本省、外省、黃復興(國軍退役官兵及眷屬為主的組織)等各方勢力而來的成功,哪一方都無法輕忽。他必須淡化「本土派」色彩,強調他是「扎根本土的中華民國派」,才有機會往更大位走去。

在此狀況下,可能與國民黨主流價值有衝突的事,他都不會躁進而為。無論是兩岸論述、政策主張等,他都可能打模糊牌、端出較保守的方案。這與不少人期待他上任後革新國民黨,讓國民黨更「接地氣」、更年輕化的想法有落差。

因此即使吳敦義在專訪時口中說著:「國民黨失去政權了,不多用年輕人不行。」但他提出來吸引年輕人的作法,例如:重建天下為公的黨德及黨魂、以「藍天志工團」號召青年做公益、透過國發院培育質量兼具的青年,再送到藍營議員、立委、縣市首長身邊歷練等,都仍有待強化。

他對於修憲推動「投票權」由二十歲降到十八歲一事,也持觀望、謹慎的態度,始終未明確表態。
這是善於精算的吳敦義。面對媒體,他身段柔軟、肢體聲調處處透著誠懇,展現無比親和力。但提起勝選和政績,「縣市長、立委、市議員,沒有不是我的朋友」、「這次選舉,我每個選區統統大贏;永和是洪秀柱的故鄉我也贏」、「我當了八年半高雄市長,若有炒地皮、拿回扣……,我還能健壯到如今嗎?」句句無一不透著自信。

談到這次為他催票拉攏黃復興支持的「奇策盟」,他娓娓道來裡面有幾位上、中、少將,數字如數家珍;對於失去政權的國民黨,票要從哪裡催出來,每一票彷彿都在精算之中,他的總統大夢藏在言詞背後,明眼人總能心領神會。

近來吳敦義被封了「綠懼人」(綠營懼怕的人)稱號,放眼藍營線上像他這樣「夠聰明、有野心」的人的確不多,可確定的是,吳敦義領導的國民黨,接下來肯定會加強立法院戰力,針對各項爭議法案進行攻防,民進黨雖是立院多數黨,恐怕也難輕騎過關。

以下是《今周刊》專訪吳敦義的重點問答摘要:

談年輕化政策
新的領導階層,要時間淬鍊


現任主席洪秀柱加幾位副主席,平均年齡六十九.五歲,新領導階層會更年輕化嗎?

新的領導階層不可能一夕而出,要經過時間淬鍊,和部隊一樣,二十幾歲就當將軍,是不可能的事。過去淬鍊時間太長了,循序漸進的結果,當到將軍已經四、五十歲了。

我當年三十三歲當選南投縣長、四十一歲當選高雄市長,我自己知道年輕的重要性。我過去當行政院院長期間,也用過年輕、優秀的人才,李允傑(時任青輔會主委)、李紀珠(時任金管會副主委)當時都很年輕。

現在的國民黨失去政權了,你不多用年輕人不行。

從二○一六年選舉來看,有幾個數據很關鍵。第一,當時投票率六六%,史上最低,和一二年投票率七四%相比差八個百分點,大致少一二○萬票。從結構來看,民進黨支持者「肚子扁扁也要選阿扁」(形容很死忠),所以消失的一二○萬票,約可估算是原來的國民黨支持者,但因為不爽,沒去投票。

其次,宋楚瑜一二年得票數僅三十七萬票,一六年卻有一五七萬票,多了一二○萬票。

多投給宋楚瑜的一二○萬票,以及沒出來投票的一二○萬票,加起來二四○萬票,都可能是因為國民黨推動油電雙漲、復徵證所稅、砍退休軍公教年終慰問金所流失的票數。此外,年長者凋零過世、首投族傾向票投民進黨,對國民黨都不利。

如果把票拿回來,國民黨備戰二○二○年總統大選,機會應該不小?

目前民進黨政府有兩個警訊。先前《美麗島電子報》所做民調,和我們另外做的民調數字很雷同,二十歲到二十九歲年輕人,對蔡英文的不滿意度在六○%上下。TVBS民調也發現,超過六○%中立選民對蔡英文不滿意。

這些都是強烈警訊,顯示對蔡總統失望比率很高,如果國民黨能把失去的選票找回來,然後爭取年輕人支持,還是有機會。

談總統人選
郭台銘比川普好,幾乎完美


你之前曾開出國民黨二○二○年總統候選人人選的四個條件?

對,要有良好學識、完美操守跟品德、豐富閱歷和受肯定的從政成績,最後,要對國民黨和中華民國忠誠。

你是合適的人選嗎?

我不是唯一適合的啦,如果我挑一個能選贏的,我不要去選,多舒服啊。你以為總統好做啊?不好做!選上總統如果不能找第一能幹、第一清廉、第一忠貞的行政院院長,你真是寢食難安、睡都睡不好。做總統是不會開心的。

四個條件中包含豐富從政經驗,是否排除非政治圈人士,例如郭台銘?

我有特別講,不排除郭台銘喔!如果黨內挑不出比他更好的人選,他又願意,為何不可以。

從川普模式來看,郭台銘可能是更理性、更好的川普,川普比較多毛病,郭台銘樣樣條件都比川普好,幾乎是完美的人。美國都可以接受川普,為何中華民國不能接受郭台銘,問題是郭台銘肯不肯嘛!

距離你八月二十日接任黨主席還有一段時間,您會趁此空檔向工商大老請益,或找過去「國民黨的好朋友」回來一起努力嗎?例如宋楚瑜?

(靜默三秒)哇,你敏感度這麼高!有些祕密不能分享,要到解密那一剎那才能分享。……楚瑜兄是我很欽佩的朋友之一,很不錯啊!

副主席人選有口袋名單了嗎?性別、年齡上,會有令人驚喜的人選嗎?

還在思考中啦!怎麼可能現在就知道誰要當副主席,如果先透露,不就是隨便說說,不行。不一定有驚喜吔,可能一如預期。

這段期間,國民黨中央與立院黨團似乎磨合不佳,有規畫派前副主席曾永權到立院接不分區立委,指揮黨團嗎?

我過去當國民黨祕書長時,請曾永權當中央政策會執行長(國民黨團總召),他熟悉議事、充分配合,那幾年是國民黨帶領立法院最強的年代。⋯⋯他的確配合得很好,但一定要把他留在立法院嗎?他現在好像是排名第二候補(編按:應是第一候補),就這樣而已啊。

你擔任黨主席後,國民黨會有新的兩岸論述嗎?

兩岸最重大的利益是「和平」,為何過去能維持和平?因為雙方在模糊中取得平衡⋯⋯,一中各表就是最好的紀錄。我這次(回覆)給習近平先生的謝函,使用的是比較原汁原味的「九二共識,一中各表」。

能維持這樣的狀態最好。何時會改變?等時機成熟了,例如雙方都推動民主、人權、自由、法治,經濟發展狀況、生活水準提升、雙方敵意降低,最終達到約略相等的環境,那時就容易處理。

和平是最高的核心價值。要看雙方將來意願如何,如果兩情相悅、看法相同,就很自然,那時候很多種形式可能出現,從政治學來講,有聯邦、邦聯、統一、獨立等不同狀況。

就像一男一女,男未婚、女未嫁,男生也要讓自己有吸引力,相貌堂堂、溫文儒雅、有正當工作、穩定收入、不變的誠意,讓女性能動心,許你共組一個家庭。那時候就是和平、自願、文明、自由。一男一女是這樣,兩個國家、兩個政權複雜很多,但畢竟大原則還是一樣,和平最好。

談黨產處理
顧立雄、蔡英文逾越一般法律


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對國民黨黨產的處理,你會怎麼面對?

顧立雄(黨產會主委)、蔡英文做得過頭了,有點太尖刻、尖銳,逾越一般法律,等於未審先定。如果按規矩打到法院去,確認這筆財產是不是國民黨的,或是國家的,我們會比較心服。畢竟中華民國是法制國家。

現在黨產委員會(同時)是告方、判方、檢方、院方,一審等於又承擔三審,這是人心不服的事,不能汙衊國民黨。

假如國民黨有下流的動機,當時故宮國寶在亂世之中,一定是中華民國的嗎?帶來的黃金不會變成國民黨所有嗎?國民黨沒有野心,沒有狼子之心,願意開誠布公,黨跟國的分際是很清楚的。

談一例一休
不可能一雙鞋每個人都適穿

國民黨團過去在周休二日議題上,曾主張「兩例假」修法版本,現在一例一休制度引發議論,國民黨會再提修法嗎?


沒有一套鞋子是大家都可以穿的。蔡總統弄五號鞋給你穿,很多人不適應,國民黨如果弄六號鞋,也是一樣狀況。(可討論)有沒有必要回復原來狀況,該穿幾號鞋就幾號,由勞資雙方自行議定。⋯⋯我有請立院黨團資深同仁,研究相關勞資法令、行政規範,看有沒有好的解套良方。

你怎麼看前瞻基礎建設?

我覺得前瞻計畫不公不義,被懷疑用來綁樁、買票、搞貪汙用的,很多人都這樣覺得。此外,前瞻基礎建設既無前瞻、也不顧基礎,如果連水患都防不了,這算基礎嗎?只有綠能是OK的。

未來是否會把主戰場放在立法院,透過法案爭取民意支持?

必須推出符合民意的法案,反對悖逆民意的法案,才能有所得。如果沒有透過民意分析,反對絕大多數民意支持的法案,是會吃虧的。也許這個法案還有缺點,但不能全盤反對,而是要局部修正,讓它減少缺點,但不要悖逆潮流。好的政策一定要這樣做,不好的政策,當然就是打!

 

延伸閱讀

鐵漢柔情!卸下鏡頭前怒譙形象 館長五點起床餵孩子

2019-02-11

從台灣百坪工廠為出發原點 化身全球事業雙引擎

2019-02-26

成功者早餐前都在做什麼?

2019-05-27

壞膽固醇高,心血管疾病風險也高!中醫師勸:有這3體質的人,快喝這茶改善

2019-07-16

慘!勞保未來7年老年給付倍增到5,700億元 難逃破產命運

2019-07-18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