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永豐金子行出售瀕破局 不可說的祕密

永豐金子行出售瀕破局  不可說的祕密
接二連三出包,最後這一把火會不會燒到永豐金控董事長何壽川的身上?(攝影/劉咸昌)

劉俞青

焦點新聞

1069期

2017-06-15 17:15

六月十二日晚上七點多,永豐金控發出重訊,表示金管會對永豐金控出售美國子行遠東銀行的申請,已發函「中止審理」;金管為何發出此函?永豐金控的重訊背後,又隱藏什麼不能說的祕密?

永豐金控的風暴似乎還未停歇,繼先前鬧得滿城風雨的鼎興超貸案、三寶超貸案,讓金控總經理、財務長等高階主管請辭下台,金管會並重罰罰金最上限一千萬元之外,最新的風暴恐怕是即將屆期、不知能否順利交割的美國子行遠東銀行的出售案。
 

原為喜事一樁 美國官方 三月就已批准


事件要從去年說起。去年(二○一六年)七月八日,永豐金控正式宣布以三.五三億美元、相當於新台幣一一四億元的價格,出售永豐金控美國子行遠東銀行(SinoPac Bancorp),給美國在那斯達克掛牌的國泰銀行(Cathay General Bancorp),永豐金控並將認列二十億元的處分利益。

這件出售合約上有註明一年的交割期限,換句話說,到今年的七月八日止,如果沒有交割完成,雙方沒有提出展延,出售就會破局。根據一位熟悉國際購併的律師指出,購併合約一旦中止,等於出售破局,雙方有可能會視中止的原因提出訴訟,極有可能引發極大的賠償損失。但問題是,目前距離交割期限約剩三周時間,在金管會中止審理後,永豐金控是否能盡快補齊文件、釐清問題,在期限前完成交割?如果未能順利交割,最後責任歸屬是誰?萬一發生訴訟賠償,誰來負責?

這原是美事一樁,遠東銀行原本是美國一家華人成立的華資銀行,在一九九七年時,被當時的華信銀行(永豐金控前身)買下,當時華信銀行董事長盧正昕評估,依照他在美國花旗銀行的專業,並看準加州一帶的華人經商實力,認為購併後有機會在此打下一席之地,故決定買下。但事隔近二十年後,時空發生變化,加上近年來美國的金融監理趨於嚴格,永豐金控董事會在評估後,去年決定出售。永豐金控原本有意賣給中國工商銀行,後來輾轉由同為華人經營的美國國泰銀行取得。

 

金管會中止審理 相關文件未齊 進度聲聲慢


雙方在簽約之後,隨即進入準備交割程序。由於按照一般國際購併合約,合約中都會註明「subject to regulatory approvals(須經監管部門核准)」,而美國方面,聯邦儲備委員會已經在今年三月二十日正式發文,批准美國國泰銀行的購併申請,接下來,就等台灣方面核准。

豈知,台灣主管機關在六月一日發函中止審理,合約中「須經監管部門核准」才能生效,若到七月八日為止,金管會都未核准,此出售案豈不是就會破局。只是令人不解的是,為什麼金管會必須中止審理?重訊中所言「本行及母公司(指永豐金控)董事會迄未釐清有關疑義等原因」,指的又是哪些事?

按理來說,金管會沒有不批准的理由,根據了解,永豐金控送件申請核准之後,金管會曾數次發函要求補繳文件,但永豐金控有一些文件遲未補齊,耽擱再三的結果,金管會的核准自然是聲聲慢。

據了解,買方美國國泰銀行也急了,他們透過管道委託國會議員,再藉由美國商會(USCC)來了解台灣的進程,金管會接到信息,迅速以更直接的函令要求永豐金控盡快補齊所有文件,否則所有責任自負。

對此,永豐金控代理發言人薛經武表示,「審理中的案子無法對外解釋,但主管機關要求的文件,永豐金控都會提供。這案子會延宕到現在,一定有需要再釐清與解決的問題,我們也按照主管機關的要求,若有需要我們會對外說明。」

既然是美事一樁,金管會看起來也沒有耽擱的意思,那麼,到底是誰在拖?金管會要求的是很複雜、困難的文件資料嗎?永豐金為什麼拖延未遞交?

據本刊了解,這樁購併案自正式對外宣布後,就有許多黑函出現,這些黑函不只寄到台灣金管會,也以英文格式寄到美國的主管機關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因在美國三月二十日的核准函中有一段文字說明,「有評論者(a commenter)擔心交易價格很低,違反公平交易,也有評論者擔心,是否中國政府有意圖影響該項交易,」云云,這裡所謂評論者的指涉,其實就是黑函的內容。在美國,主管機關處理方式,是把黑函意見交由買賣方,若雙方沒有意見,就按照既定程序。

「審理期間接獲多次檢舉,永豐回應多所拖延,其態度非常令人不解,也造成金管會審查時的困擾,」據了解,金管會高層曾私下如此抱怨。至此,事件有較清楚的輪廓。一年前,原本雙方開心公布處分的喜訊之後,是否因時空變換,或是有其他理由,譬如,賣方覺得賣的價格太低,或者裡面有其他不可說的祕密,想讓案子合約無法履約?一旦台灣的主管機關因為文件未補全,期限前未發出核准函,是否就能因此順理成章破局?

對此,眾達律師事務所資深顧問陳泰明表示,一般購併案根據合約精神,主管機關若未核准,合約就不成立,購併自然就破局,但若買賣任一方消極以對、沒做好「該做的事」,導致主管機關沒有核准,這當然可能另外引發官司訴訟、要求賠償。至於可能的賠償金額,據美國目前金融環境,數字難以評估,這可能是永豐金控要承受的風險之一。

 

刻意拖延?永豐高層:問題多但不可說


究竟是什麼原因,讓永豐金控寧可冒著可能巨額賠償的違約風險,都要不惜一試?「坦白說,問題很多,但沒有一個可以公開說,因為沒有證據,只是知道,」一位永豐金控高層透露。另有永豐金主管私下表示,整樁購併交易的談判、條件簽署,只有少數幾個人參與進行,黑函撰寫者的身分其實呼之欲出,主管機關順藤摸瓜,只要查出誰在試圖阻擾交易進行,就可以了解阻擾的真正原因。

從去年至今,永豐金控已經多次爆發公司治理危機,從鼎興超貸案主角之一何宗英,與永豐金控董事長何壽川家族有姻親關係,接著三寶超貸案的主角李俊傑,與何壽川的太太張杏如在多家公司合夥,商場上有長年密切關係,諸多公司治理不良的紀錄已讓永豐金控被金管會列入加強管理對象。這一次,永豐金控似乎又遲遲拖延這樁外人看來理應是美事的態度,更令金管會極度不悅也不解。金管會銀行局局長王儷娟表示,希望永豐金控盡快補件釐清相關問題,不要把未能交割的責任歸咎到金管會身上。

疑案連環爆後,六月十四日永豐金控召開股東會,儘管金控總經理游國治已經在五月二十五日宣布辭職,並即將在七月一日正式下台以示負責,但是否如此就能夠化解外界的疑慮、撇清管理階層法律上的責任?這把火最後會不會燒到何壽川身上,進而令之下台負責,市場高度關注!

 

李瑞倉

遠東銀行出售擱置的燙手山芋,考驗金管會主委李瑞倉的智慧。(攝影/陳永錚)

 

一通電話,公司才發緊急重訊公告

 

612日早上10點多,《今周刊》秉持新聞專業,對永豐金控旗下遠東銀行出售案可能破局一事,撥電話給永豐金控代理發言人薛經武查證,這樣攸關股東權益的大事,永豐金控應有所說明。

 

沒想到雜誌還未出刊,當天晚上永豐金控就以「媒體詢問」為由,緊急發出重大訊息公告,將金管會中止審理一事曝光。

 

原來,金管會早在61日就發函告知永豐金控中止審理,永豐金控卻等到接獲媒體詢問才發出重訊公告,薛經武解釋:「因為這不是駁回,所以可以不用公告。」但這則遲到11天的重訊,沒有即時對外說明的原因究竟為何?耐人尋味。

(劉俞青)

 

銀行

1997年盧正昕主導的華信銀行買下美國遠東銀行,曾創下台灣新銀行海外購併的先例。

(圖片取自google map)

 

美國遠東銀行

成 立:1974年,1997年由華信銀行併入

董 事 長:蕭子昂

規 模:總資產逾 13 億美元, 約 170 位員工

分 行:在洛杉磯、矽谷一帶共 9 家分行

出售金額:約新台幣 114 億元

延伸閱讀

副總張晉源語帶玄機 「上帝會給公平審判」

2017-06-22

起底何壽川與密友的金錢遊戲

2017-04-20

何壽川忍字訣奏效 兩岸金融戰占先機

2012-11-01

永豐銀怒告大摩 背後盤算是什麼?

2018-12-12

揭開永豐金美國子公司遭賤賣疑雲

2019-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