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搶救廢墟裡的少年

撰文‧網路公益媒體《報導者》李雪莉、簡永達 攝影‧余志偉、林佑恩
2017-11-02
焦點新聞
1089期

搶救廢墟裡的少年

撰文‧網路公益媒體《報導者》李雪莉、簡永達 攝影‧余志偉、林佑恩
2017-11-02
搶救廢墟裡的少年
焦點新聞

台灣有多達兩萬名的高風險家庭孩子, 長年處於貧窮、暴力、家庭失能的環境,有如生活在廢墟之中, 他們得不到老師、親友的關懷, 幸運的,還能靠自己的雙手求生存, 不幸的,就從此陷入長期的困頓裡。 如何給予失家、失學少年一個活下去的機會,台灣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十三歲的小傑(化名)被送到中途之家時,還有幾顆乳牙沒落下,個子清瘦、營養不良;他被分配到十人一間的上下鋪,生輔老師管教嚴格,小傑卻滿足得露出可愛的小虎牙,他說這是第一次感覺被人關愛。

 

七、八歲懂事時,他就看著父母、兩位舅舅跟著阿公阿嬤吸毒販毒,大人們總呼朋引伴窩在房裡,共用針頭與吸食器,屋裡充滿濃烈的塑膠味;狂歡後,歪斜的針頭、乾漬的血跡,就由家中唯一清醒的小傑善後。小傑說:「他們一旦這樣做(吸毒),我就很不喜歡;安非他命、海洛因、大麻,因為他們沒有一個人會管我,我就等於一個人,像鬼一樣……。」

 

全家六位大人在過去幾年間,因販毒相繼入獄。失去家人照料的小傑,來到一所專門留容國中中輟生的學校,在這裡他遭遇到與他生命經歷一樣艱苦的少年:A的父親長期失業後酗酒不顧家庭,B的外配母親被父親家暴離異,C幾乎被棄養,為生存曾偷竊、討債。

 

台灣有一群少年,正過著和自己年紀極不相稱的生活,遭遇多數成人一輩子也未曾面對的幽暗。他們之中,多數來自政府定義下的「高風險家庭」。

 

高風險家庭有複雜的成因,有的是父母入獄,無法照料子女,也包括照顧者因貧困、失業、重病、罹患精神疾病等,無法照顧家中孩童。

 

二○○四年開始,政府啟動高風險家庭的通報系統,為這群兒少提供預防服務。根據衛生福利部的統計,過去三年,高風險家庭通報數從二萬五千戶增加到近三萬戶,牽涉的孩子高達四萬三千位,這之中,十二歲到未滿十八歲的少年,就有將近一九二一九名。而台灣每年還有近三千五百名風險更高的兒少,因家庭無功能,必須被送入安置機構。

延伸閱讀

九個字管理學 讓黃明端從「不良少年」到百億董事長!

「黃明端」這三個字,是高鑫零售(以下簡稱高鑫)最重要的推進引擎。儘管阿里巴巴收購高鑫股權後,原本代表潤泰集團出任執行董事的鄭銓泰、黃明端將辭去職務,但根據11月20日記者會發布訊息,黃明端仍將繼續擔任中國大潤發董事長,衝刺既有業務。

一場「出走」實驗 7年拉回百位邊緣少年

夜晚,下著雨,一邊是中國瀾滄江、一邊是山,一群年輕人剛過查哨站。正當他們安頓下來,在餐桌上討論時,有一個人無預警背起背包要走,在門口,他對拉住自己的夥伴動手,等對方手一放開,就縱身跳下旁邊山崖……。

教育KPI 為何接不住少年?

這一群從「家庭之網」掉落的孩子,理應在國民教育時被接住,但他們卻被整個體制放手。 他們被逐步排除於國民教育系統之外,成為一個逃離者。接下來我們要怎麼接住他們?

一個日本少年的犯罪自白:為什麼不能殺人?

1997年5月,日本神戶市發生驚動全國的驚悚事件,一名小學男童的頭顱置於某中學的校門口,頭顱的口中還塞了一張挑釁警方的字條。犯下連續殺害案件的犯人竟然是位14歲的國中生。因日本司法程序嚴禁揭露少年犯身份,因此他被通稱為「少年A」。(編按:本文為神戶連續兒童殺傷事件的少年A成年後所撰述,已出版成書為《絕歌:日本神戶連續兒童殺傷事件》)

一群超熱血公務員 把邊緣少年變搶手人才

保護管束少年、弱勢少年明明有「脫貧」需求,卻被排除在主流職訓體系外。勞發署桃竹苗分署公務員當起「保母」,彌補社會安全網漏洞,開設職訓專班,幫助少年習得一技之長、不至於走偏,甚至有人月入六萬元,從此改變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