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教育KPI 為何接不住少年?

《報導者》張瀞文 攝影.余志偉 圖片.陳俊朗提供
2017-11-02
焦點新聞
1089期

教育KPI 為何接不住少年?

《報導者》張瀞文 攝影.余志偉 圖片.陳俊朗提供
2017-11-02
教育KPI  為何接不住少年?
焦點新聞

這一群從「家庭之網」掉落的孩子,理應在國民教育時被接住,但他們卻被整個體制放手。 他們被逐步排除於國民教育系統之外,成為一個逃離者。接下來我們要怎麼接住他們?

那年我第一次當導師,帶了這個班兩年,第二年下學期他就斷斷續續不來,第三年,我留職停薪去進修,換了一個導師,他就完全不來了。

 

他家庭支持系統很差,單親從父,爸爸不知道怎麼帶小孩,有時候關心,但是所謂關心就是打罵。爸爸會來學校拜託我,教好他的小孩。

 

我第一次當導師,會打人,作業沒交、上課秩序不好,我都會打學生。我知道打不會改變他,可是那時我還是打他,因為我是全班學生的導師,我要「公平」 。

 

那時學校的輔導室功能不強,沒有輔導教師可以商量,我也不知道有什麼資源可協助他,就任他從我手上流掉了。

 

我留停那一年聽到他都沒去學校,覺得很難過,常常想起他爸拜託的那張臉,心很酸…… 。

 

我總是想,因為我堅持「公平」(說穿了就是假公平),讓他找不到留在學校的意義。

 

這是很傷心的經驗,我覺得虧欠了這個男孩什麼。

 

之後,我不再體罰、不再堅持假公平。所以當我第二次遇到「不想來學校」的學生時,我告訴自己千萬別放手。我常常想,假如那時候的我是這樣堅持不放手就好了,可是人生不會給你機會重來。

 

這是已經工作十年的琪琪老師,心中最惦念的學生、最深的遺憾。

 

很多孩子,來自於辛苦的家庭,家庭接不住,作為「國民教育」的學校也接不住,便開始流浪中輟。這些離開教育系統的孩子,並非一開始就受到惡意的排除,多數老師也都像琪琪,在一開始都想「做點什麼」,但為什麼當初的教育熱血到了現場,卻成了推孩子出系統的殘忍?

延伸閱讀

搶救廢墟裡的少年

台灣有多達兩萬名的高風險家庭孩子, 長年處於貧窮、暴力、家庭失能的環境,有如生活在廢墟之中, 他們得不到老師、親友的關懷, 幸運的,還能靠自己的雙手求生存, 不幸的,就從此陷入長期的困頓裡。 如何給予失家、失學少年一個活下去的機會,台灣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一間咖啡廳 搶回社會邊緣孩子

家庭和學校都接不住孩子,他們該何去何從?失去關懷的孩子不是天生叛逆,只是不適應學習環境。 從教育的難題出發,飛夢林如何在主流教育部隊之外,創造一群讓少年不放棄學習的小隊伍?

打個方向燈 從科技業切到教育改革的路上

「人生的意義是什麼?」 這看似老生常談的哲學問題,你願意花多少時間去思考,然後花多大的力氣去實踐它?

台紐教育大不同:自然而然接觸大自然

生活方式也正一點一滴的影響每個人的人生觀念。

猛生小孩已來不及! 教育、國防、長照大崩壞

如果你會加法,你就可以預測未來。不相信嗎?我們來做一個簡單的預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