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一間咖啡廳 搶回社會邊緣孩子

《報導者》張瀞文 攝影.余志偉
2017-11-02
焦點新聞
1089期

一間咖啡廳 搶回社會邊緣孩子

《報導者》張瀞文 攝影.余志偉
2017-11-02
一間咖啡廳  搶回社會邊緣孩子
焦點新聞

家庭和學校都接不住孩子,他們該何去何從?失去關懷的孩子不是天生叛逆,只是不適應學習環境。 從教育的難題出發,飛夢林如何在主流教育部隊之外,創造一群讓少年不放棄學習的小隊伍?

十七歲的葉偉翔,白天是屏東市民生家商餐飲管理科二年級的學生,放學後,他就到「飛夢林青年咖啡」打工,九點和同事做完打烊清潔工作,便拉下鐵門,騎腳踏車回家,幫從小相依為命的阿嬤做資源回收到十一點,才結束一天的工作。

 

多數十七歲少年感到辛苦的日子,對葉偉翔來說,卻是追求好久才獲得的踏實。

 

四年前,國中二年級的葉偉翔經學校老師推薦和阿嬤的申請來到飛夢林,他白天在「飛夢林學園」上課、夜間在「飛夢林家園」生活,周末返家。

 

葉偉翔從小就失去媽媽,爸爸和哥哥北上工作,只剩他和阿嬤生活在堆滿了回收物品、只有一張床、連站立的空間都沒有的屋子裡。在學校,他是消極而沉默的邊緣人:沒有朋友、學習跟不上、功課不交、頻繁的曠課到幾近中輟。

成立4年  助學校拉回漏接的少年

 

「我大概半年才真正喜歡那裡(飛夢林)的生活。」記者在打烊前到了飛夢林咖啡館,眼前的葉偉翔臉上掛著笑容,坦然有禮回應。這個帶著陽光的男孩,和他生命故事的前半段:畏縮、憂鬱、躲在幽暗角落不發一語等形容有很大的差距。

 

「我希望我可以增進家庭感情,和阿嬤達成共鳴。」四年前嗆阿嬤,和阿嬤關係極差的男孩,現在最大的夢想是修補和老人家的關係。

 

位於屏東縣潮州小鎮的飛夢林已經成立四年,取自Family譯音,是為失去家庭(或有家庭卻無功能)及失學(中輟或瀕臨中輟者)的「雙失」國中生而設計的「中介教育」場所。

延伸閱讀

搶救廢墟裡的少年

台灣有多達兩萬名的高風險家庭孩子, 長年處於貧窮、暴力、家庭失能的環境,有如生活在廢墟之中, 他們得不到老師、親友的關懷, 幸運的,還能靠自己的雙手求生存, 不幸的,就從此陷入長期的困頓裡。 如何給予失家、失學少年一個活下去的機會,台灣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教育KPI 為何接不住少年?

這一群從「家庭之網」掉落的孩子,理應在國民教育時被接住,但他們卻被整個體制放手。 他們被逐步排除於國民教育系統之外,成為一個逃離者。接下來我們要怎麼接住他們?

從線上到線下 社工 24小時不打烊

當台灣看不見弱勢少年的需求,香港卻是主動出擊,他們二十四小時,都有一群外展社工在街頭,找出需要協助的少年。 他們在網上做外展、用電玩吸引少年,社工用源源不絕的創意,讓自己比黑社會更有吸引力。

數理能力, 女孩 一點也不差!

傳統認為女生不擅長數理,但這其實是刻板印象。多項研究及大型國際學生能力評量計畫(PISA),都指出同一種結論:學習數理的能力,男生女生一樣好;在成績表現上,原本男生女生的差異也逐年縮小中,先進國家和第三世界有同樣現象。《未來Family》採訪了優異的女性科學家、科技領域從業人員、北一女、台中一中的男女同班科學班等,從台灣的現象來看這個全球性新結論。數理能力其實沒有性別差異,女孩的表現與男孩並駕齊驅,不設限、不受社會價值觀、父母期望與同儕的影響,就能開啟未來人生更豐富的想像及可能。

暴怒造成親子關係永遠的傷

以「暴怒」來表達情緒的人,卻只將整個焦點放在「自己的立場」上。只有我的情緒最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