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31年看盡司法荒謬大戲 蘇炳坤「無罪路」的最後一哩

呂苡榕

焦點新聞

攝影/吳東岳

1093期

2017-11-30 14:36

三十一年前的某日清晨,蘇炳坤被警察帶走,刑求逼供、在沒有直接證據下遭判刑十五年。多年來蘇炳坤還在平反的路上摸索,等著司法還他一個清白。

「聽到檢察官提抗告,最近心情又很差了⋯⋯唉,真的是⋯⋯很超過啦。」蘇炳坤在電話裡結巴了起來,講沒幾句,便伴著一聲長長的嘆息。三十一年前被刑求、栽贓,冤案纏身至今,他說他現在只要一激動就結巴。

 

這些年來,檢察體系曾數度為他提起再審與非常上訴被駁回,近期最高法院終於裁准再審,但檢察官卻抗告,讓他好不容易盼到的撥雲見日再度籠罩陰霾。

 

  • 再審:對於「有罪之判決確定」若因有認定事實違誤、或發現新證據等影響原判決的因素,為了受判決人的利益,可聲請再審。
  • 非常上訴:判決確定後,發現審判違背法令,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總長得向最高法院提起非常上訴。

 

蘇炳坤是台灣司法上第一個「罪刑全免」的特赦案例。他並沒有因為特赦而滿足。他一直想為自己搏一個平反,「因為我至今坐在這裡,都想不通我是犯了什麼滔天大罪,要被刑求、被抓去關!」

 

冤獄

 

一夕淪為階下囚  飽受刑求

 

一九八六年三月,新竹市金瑞珍銀樓發生搶案,搶匪劫走三十二兩金飾,並持菜刀砍傷老闆陳榮輝的後腦。事發三個月後,經營家具行的蘇炳坤清晨五點被刑警的敲門聲驚醒,開門後對方兇狠地怒罵:「塞拎娘,要不要承認啦?」接著便把人帶走,留下蘇炳坤一臉錯愕的妻子陳色嬌。

 

當天被帶走的蘇炳坤,輾轉送進了青草湖派出所。蘇炳坤拿出他事後請認識的室內設計師幫忙畫的派出所平面圖,一邊比畫一邊描述他當時如何被帶上二樓、被刑警搧一記耳光後,帶進房間裡綑綁如待烹調的乳豬,「然後用毛巾摀著我的臉再灌水,整個人都喘不過氣,差點要死了。」這張圖他印了上百份,分送給歷屆監委、立委和法務部長們。

延伸閱讀

從16年冤獄到原諒一切 徐自強給司法的一堂課

2017-08-31

8成民意反廢死 短短4年18人命喪國家槍下

2017-01-19

川普煽火 五少年冤獄41年

2016-12-22

冤案殺人 誰才是魔鬼?

2016-1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