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官方沒魄力、協會出奧步 體育改革終將白忙一場?

陳柏樺
2017-12-28
焦點新聞

官方沒魄力、協會出奧步 體育改革終將白忙一場?

陳柏樺
2017-12-28
官方沒魄力、協會出奧步 體育改革終將白忙一場?
焦點新聞

體育署開放民眾預報加入各單項協會,歷時三個月,於十二月二十日晚上九點截止,隔天體育署舉行盛大記者會,宣布報名人數破十七萬。然而,風光場面背後,卻可能是派系奧步盡出,甚至為求勝選不惜觸法,體育署若視而不見,改革恐怕將會白忙一場。

由於排協、跆拳道協會、籃協等尚未繳交章程,體育署宣布二十五個協會延後入會期限。但第一波報名截止,已證實本刊11月揭露的派系動員,果然在截止前瘋狂加碼,確保「協會派」在個人會員這一塊占有穩定多數。

 

手法一:會員暴增 掌握人頭票票入匭?

 

體育署十三日(截止前一週)公布,各協會共六萬兩千人加入,最後一週就增至十七萬,多了十一萬人,其中游泳協會與高爾夫協會都多了一萬人,足協、羽協、網協也增加七千多人,人數破千的協會從十個增加至二十一個。體育改革聯會調侃,若真有這種熱度,應該會像全民抓寶可夢一樣,「但你有看到街頭巷尾都在加入協會嗎?」

 

實際上,體育改革對一般民眾而言,相當遙遠,儘管媒體不斷披露許多協會惡待選手的實例,諸如羽球球后戴資穎的贊助商鞋款事件、王子維漏報名中國羽球公開賽等,但要催出民眾熱情、主動入會,仍有很大一段路要努力。

 

體改聯過去幾個月全台走透透,舉辦不下十場座談,單場最多也不過五十名聽眾參與,會後若有二十人回報已上網登記就算「高標」,這樣聚沙成塔的累積,與不知何方動員來的大批會員相比,只是零頭。

 

以排協為例,在旅外球員黃培閎宣告參選、錄影片號召下,單週也不過增加六百人,而排協最後一週竟暴增七千人,據指出,其中就包含五千名與其他協會交換的人頭會員。

 

手法二:人頭互換 體育署只能道德勸說?

 

人頭一事非空穴來風。體育署在截止後將預報名單送交各協會,進入審查階段,健美協會就指稱收到的三一一三筆名單中,有超過三千筆資料的通訊地址重複,體育署於也證實首批四十七個協會中,有五個協會的報名資料查出同一批申請者,填列同一通訊地址,確有異常。

 

網路上有民眾爆料,排協理事長號召企業員工加入,並承諾代交會費;台灣人壽員工也被要求簽署授權書,讓中國信託金控行政長高人傑代辦加入棒協。

 

知情人士指出,未來若協會僅以通訊地址聯繫,在會員本人不知情的狀況下,由他人代為繳費、投票,恐將涉及偽造文書、妨害投票與賄選。目前僅有協會與體育署能掌握名單,若協會本身就是動員的勢力,而體育署僅勸說「成立立場中立之選務小組」,那麼根本無須選舉,結果早可預料。

 

手法三:不送章程 遊戲規則隨協會操弄?

 

收到名單後率先發出繳費通知的協會是棒協,卻也點出另一荒謬之處:遊戲規則不先說清楚,會員看不到章程與權利義務,在資訊不對等的情況下,協會可以各種方式架高門檻,妨礙民眾入會。

 

舉例來說,棒協會費原為入會費一千元、常規會員費三百元;但日前通知卻須繳納入會費兩千元及常年會費五百元,提高近一倍。而棒協現有一萬兩千多人報名,未來如何開會、選舉,資訊全都不透明,加上目前沒有人公開宣布參選,繳費成為會員後,如何改革、投票給誰,都是會員心中的疑慮,而繳費期限卻緊迫的訂在三十日中午十二點。

 

泳協則有不同玩法,將會費由原來的一千五百元降為兩百元,據悉也是為了降低為人頭繳交會費的成本,掌握極大票數。棒協與泳協都不會是個案,目前已有四十七個協會繳交章程並經體育署核可,但都未公開內容,還有二十幾個協會遲遲未繳交章程,採拖延戰術。

 

即使體改聯代表張祐銓受邀加入「特定體育團體組織輔導委員會」,也只看過部分協會章程,且極為少數,而委員會從十二月十三日最後一次開會後,已長達半個月沒有運作。

 

已繳交章程的協會,仍待體育署審查,只要體育署沒趕在繳費截止前審完,加上不算便宜的入會費用,實際完成報名程序的人數將會銳減。屆時體育署沾沾自喜,認為是民眾踴躍參與的十七萬網路報名,恐淪為泡沫。

 

體改聯指出,協會掌握繳費完成、新加入的會員人數後,就可用最低成本幫人頭會員繳費,以小幅度超越的人數優勢,左右選舉結果。

 

綜上所述,人頭名單、疑涉違法、操縱選舉,協會的種種佈局,體育署並非不知情。署長林德福聲明,體育署為釐清疑慮,保持公正,已主動將相關資料移送司法單位。

 

然而,時間非常急迫,體育署握有原始資料,本來就可以從源頭處理,加上掌管預算、資源,不該只是消極期待被改革對象自重自律。

 

已宣布參選選手理事的泳將唐聖捷坦言,過去一週心情起伏很大,但並未動過棄選念頭,因為「輸也要知道如何輸掉。」最早喊聲參選的黃培閎也隔海呼應「明知會輸也要打到最後。」顯現出不怯戰、不放棄的運動家精神,外界都在等著看體育署如何回應選手的決心。

 

延伸閱讀

黃培閎:對抗體制,我沒有後悔過

首位旅歐排球好手黃培閎,去年底因不滿排協而暫時退出國家隊,他接受《今周刊》專訪表示,挺身而出爭取改革,很有意義。

體協開放透明化 這一步要走多久?

排球協會改選出爐,理事長、祕書長在質疑聲浪中又連任,各體育協會亂象再受重視。知名體育選手將串聯行動,邀全民加入協會,要立法院盡快啟動修法。

挑戰排球最高殿堂 有種勇敢叫黃培閎

台灣第一人!台灣男子排球靈魂人物、「光頭神舉」黃培閎近來傳捷報,他獲得排球最高殿堂義大利超級聯賽(Superlega A1)邀約,已簽約加盟Top Volley Latina球隊,將在8月赴義大利集訓,挑戰排球選手夢寐以求的頂尖舞台,新球季10月開打。

舊派系悄悄動員 體育署要硬起來

體育署讓民眾透過官網申請加入各單項協會,每周三公布最新報名人數, 但卻成為有心人士操作的依據,舊派系動員競賽似已展開,體育署如何避免改革白忙一場?

面對人頭會員奧步 唐聖捷:我不會放棄競選泳協理事

前游泳國手唐聖捷,在八月底《國體法》修法後,第一時間參選泳協理事,從修法前一連串的呼籲、行動,到辭去工作參選,這位二十八歲的年輕人投注心力,只為打造更好的泳壇。近來各單項協會疑似買賣人頭會員的奧步,雖讓他灰心、但也強調自己決不輕言放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