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姚瑞中:我的藝術,不是要讓觀看者舒服!

林奇伯 攝影:陳弘岱
2018-01-11
焦點新聞
1099期

姚瑞中:我的藝術,不是要讓觀看者舒服!

林奇伯 攝影:陳弘岱
2018-01-11
姚瑞中:我的藝術,不是要讓觀看者舒服!
焦點新聞

一個師生集體踏查閒置公共空間的奇想,揭開全台打蚊子館狂潮的序幕! 幕後推手是他——藝術家姚瑞中,他用「反叛又不任性」的鏡頭揪出荒謬的閒置廢墟。

二○一七年十二月的周六傍晚,大陸冷氣團南下,台北潮溼寒冷,藝術家姚瑞中最新個展「巨神連線」在台北內湖的耿畫廊開幕。一如既往風格,作品從來沒想要愉悅觀賞者的眼睛,反而是不斷挑戰美學與荒誕之間的界線。

 

現場共展出三百幅黑白照片,以環狀牆面呈現,在特殊打光下,像是泛著冷冽異光的燈箱。這是姚瑞中從一六年起,花了一年半密集走訪全台二三○多座廟宇所拍攝的。有別於多數廟宇藝術題材總以民俗性、廟會熱鬧氛圍呈現,姚瑞中鏡頭顯得特別抽離,冷靜遠望遍布台灣各角落的巨大戶外神像,目的在爬梳台灣特有的「宗教地理學」。

 

 

黑白鏡頭揭真相

作品直視現實   凸顯台灣的集體鄉愿

 

另一個展間,則採三頻道錄像裝置,不斷切換精選的一九八幅黑白影像,再配上從美國航太總署(NASA)網站下載的宇宙電波混音,低頻嗡嗡大鳴聲,和觀者產生共振,經驗並不是太舒服。「我的藝術從來就沒有要讓欣賞者感到舒服,反而要不斷地刺激你直視現實,無法閃避。」姚瑞中以他特有的急促語調說,藝術家不應只是美好生活想像的提供者,而是必須勇敢擔當社會責任,帶動集體反省。

 

「台灣是宗教特別自由的國度,所以才會讓高度動輒五、六層樓高的巨大神像遍地開花。但很弔詭地,宮廟、乩童這些廣泛流通於庶民生活的信仰模式,又正好是社會上最不可公開言說的禁忌,只要有哪位政治人物被傳出到宮廟問事,敵對陣營就會加以撻伐,說他是迷信、缺乏理性思考,整個社會特別鄉愿。」姚瑞中說,台灣政經、學術精英總是不齒、避談巨大神像就存在於社會的現實,自己卻不斷建造各種華麗、好大喜功的大型公共工程,然後閒置、抹去、再興建。於是,台灣變成一個記憶不斷被抹除,再不斷覆蓋的島嶼,國家資源和社會信任被點滴消磨殆盡。

 

 

 

延伸閱讀

獨家大追蹤「蚊子館王國」8大惡性基因 記者會

「大家看到的是蚊子館,我看到的卻是成片的蚊子國土一大片!」建築設計師陳世良感嘆說,只要開車沿著西濱快速公路或高速公路從北往南,兩側隨便一逛就是興建許久未能完工的工程,或是建好的閒置工業區、觀光園區、社區活動中心、公有市場、體育設施,連雲林離島工業區都有一大片填海造陸的蚊子土地,堪稱世界奇觀。

全台最大的蚊子館上線了 被腦殘決策套死的中興新村

「錯誤的政策,比貪汙更嚴重!」還記得2009年監察院糾正蚊子館時說的重話嗎?不幸地,時隔8年,蚊子館非但沒減少,反而更加滿天飛。

舊市場、廢校舍變老幼樂園 他們讓蚊子館大翻身

沒落的公有市場,充斥小朋友歡笑聲;空蕩的校舍,變成老人家的開心農場。 兩個成功活化閒置空間的案例都誕生在高雄,改變的背後有什麼關鍵訣竅?

為何台灣淪為 蚊子館王國?

閒置公共設施,被戲稱為「蚊子館」。 它們耗費大量的人民納稅錢,餵養好大喜功、亂開支票的政治人物,然後淪落成只能養蚊子的廢墟。

澎湖五億元廢墟 竟追加3000萬拚活化?

「實地勘察澎湖大倉媽祖文化園區,「荒蕪一片、雜草叢生⋯⋯。」 當初居民配合計畫,土地徵收、遷墓,卻等來一片蕭瑟,未來還可能繼續燒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