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從金庸筆下的六部重量級小說 解析他的價值觀

微信上的中國

焦點新聞

金庸茶館粉絲團

2018-10-31 15:47

一代武俠小說大師金庸筆下15部小說中,有6部堪稱重量級小說,分別為:被統稱為「射雕三部曲」的《射雕英雄傳》、《神雕俠侶》與《倚天屠龍記》,以及《天龍八部》、《笑傲江湖》與《鹿鼎記》,而這幾部小說中,都灌入了金庸對於儒家、道家的思考及價值觀。

金庸作為一名世家子弟出身的傳統文人,在接受西方文化熏陶的同時,內心必然有傳統儒家價值觀的「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因此寫作時會以儒家的價值觀來考量、進行故事編排,而「射雕三部曲」正反映了金庸從篤信到懷疑再到質疑的思想歷程。

 

射雕英雄傳》中,金庸以郭靖的儒家道德觀、洪七公「正義的化身」體現儒家的是非觀,金庸還讓郭靖面對流離失所的百姓,自問:為報父親之仇領兵殺了許多人到底是該還不該?以此邁向母題「天下國家」,再以「天下國家」的主線貫穿「射雕三部曲」,最終匯聚在《鹿鼎記》裡;《神雕俠侶》中,金庸開始對自己的想法產生懷疑,企圖通過楊過一角抒寫世間禮法習俗對人心靈和行為的拘束,但最後金庸仍選擇讓楊過回到正經路上、回到儒家正統,並借楊過的心理點明本書的回歸。

 

《射雕英雄傳》與《神雕俠侶》雖然一正一邪,終究都回到儒家的路上來,而《倚天屠龍記》的結局則恰恰相反。

 

不同於郭靖和楊過,張無忌以儒家理想主管人的形象出現,天資聰慧、外貌可喜,而在張無忌做了明教教主後,立刻約法三章,強調一要自律、二不可惹事、三是正名分,這三件本身便是儒家仁君的作態。最終張無忌敵不過陰謀家(小說裡的)朱元璋的暗算,這縱然有著金庸為歷史讓步的原因,但金庸也在這刻開始真正懷疑儒家能否找到出路了。

 

天龍八部》整部小說的基調立足於「人」本身,金庸在書中對「天下國家」的母題進行解構,一方面成為每個人物的原罪,另一方面成為每個國家的原罪。

 

面對人物與生俱來的原罪,不再相信儒家的金庸轉向釋家,盼借佛經化解恩怨,但從《王霸雄圖 血海深仇 盡歸塵土》章節裡幾乎無所不能的掃地僧,顯見作者就是解決不了,金庸在那刻面對佛法不知如何繼續下去,只能搬出一尊神來;國家的原罪最終則由蕭峰承擔,這位儒家的化身之死,是金庸試圖瓦解儒家符號的一個標誌,若不死,蕭峰(儒家)的道德準會自發產生矛盾、導致兩個結果:放棄自己的道德準則或是放棄自己,而蕭峰選擇了後者,或者說金庸借由蕭峰選擇了後者。

 

不同於《射雕英雄傳》中的民族矛盾和江湖恩怨是分開的,《天龍八部》直接將民族矛盾挑到了跟前,金庸想借《天龍八部》表達人的好壞和民族無關,他們的區別不同只在「是非」而不在「民族」。

 

笑傲江湖》充滿道家和自由主義,當時金庸已將眼光由釋家轉向道家,書中無明確的「天下國家」命題,卻顯見自由與壓迫不斷抗爭,金庸放大了正人君子般的嶽不群的偽君子形象,其正是儒家的代言人。金庸在《笑傲江湖》裡有個主觀性論斷即是「政治即惡」,這樣的論斷其實是粗暴的,因為政治對歷史的發展很是重要,但在《笑傲江湖》裡,不妨將其看作是個符號,用臉書化的形象來試圖寫出傳統文化裡的弊端。

 

鹿鼎記》中,金庸做出了自寫小說以來最猛烈的顛覆,不僅是對自己的徹底反叛,也是對傳統文化的終結與破滅。書中陳近南被鄭克爽殺死的這幕,標誌舊有價值體系的徹底瓦解。《鹿鼎記》就是這樣可笑,在各種戲謔和反叛間猝不及防,讓那種歷史的荒謬和悲劇色彩撲面而來,讓你的任何行為都變得毫無意義。至於儒家,金庸在小說裡不僅挖苦陳近南、黃宗羲、呂留良等人,更用韋小寶的形象來做徹底的嘲諷。

 

《鹿鼎記》這樣一部史詩般的巨著,金庸雖寫得入木三分、極為深刻,卻始終寫的是金庸自己的傳統文化。

 

拿陳近南來說,就有兩種陳近南:一是《鹿鼎記》裡的陳近南,一是歷史上的陳近南。對於《鹿鼎記》的百姓來說,短期內是為了戰爭,會導致流離失所;長期看目標是為了復國和百姓,結果還是「興,百姓苦」,所以他的政治目標不是俠,而是他們那個陣營裡的「英雄」,雖然是失敗的英雄。可在歷史上,卻不能忽略當時社會上滿人對漢人的歧視政策,在滿人對漢人的歧視政策下,《鹿鼎記》裡那些沒意義的抗爭才變得有意義。

 

這其實是金庸的一些觀點在作祟,「我初期所寫的小說,漢人皇朝的正統觀念很強。到了後期,中華民族各族一視同仁的觀念成為基調,那是我的歷史觀比較有了些進步之故。」金庸早期作品裡,確實漢本位思想濃厚,因為那個時代的民族主義正在發端,由於列強紛爭,民族主義開始大規模誕生。不過,漢本位的思想在當時並非金庸獨有,而是那個時代的主流思想,在梁羽生的小說中也可見漢本位的思想存在。

 

據不完全統計,自最早的1968年胡鵬導演改編的《射雕英雄傳》開始,金庸的影視小說的改編已經足足有130多部,這數字是難以想像的,可正是這五十年來的不斷傳播,才創下「凡有華人的地方就有金庸小說」的盛況。而武俠小說這一文種,也由一開始的不上檔次,在金庸、梁羽生、古龍等人的努力下,逐漸為主流所接受,雖然目前接受的只是這幾位的小說,但這也是在激勵著後來的武俠作者們齊頭並進,爭取逾越這座高峰。目前而言,孫曉、張大春、徐皓峰、喬靖夫等作者各有千秋,但都難以為繼,能否讓式微的武俠再度回到那個輝煌的時代,答案可能是要問你我了。

 

※本文授權自微信上的中國,原文見此

延伸閱讀

出生顯赫家族 金庸如何踏上書寫武俠小說之路?

2018-10-31

武俠小說泰斗金庸下午病逝於香港 耆壽94歲

2018-10-30

媽媽請你也保重是禁歌、金庸小說是禁書?「致1987」帶你回味戒嚴年代

2018-08-31

苦苓:戒嚴讀金庸,是四、五年 級生的共同記憶

2014-04-29

金庸 老來磨劍再戰江湖

2005-09-29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