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謝金河:世間最慘的是植物人

謝金河
2018-11-09
焦點新聞

謝金河:世間最慘的是植物人

謝金河
2018-11-09
謝金河:世間最慘的是植物人
焦點新聞

我們從丹東坐火車到平壤,回來從平壤坐飛機到北京,在平壤機場,出境大廳上人很少,我們一團人來了,機場才有人氣,我抬頭看今天飛機班表,原來今天從平壤起飛的班機只有三班,我們坐的是最後一班,可見除了觀光客,朝鮮人能出國門的可能不多。

我問導遊,住在平壤外地的人可不可以到平壤來工作?導遊說不行,那用什麼方式才能到平壤發展?她說大學入學考試是唯一機會,也就是說,透過大學考試,只有十分之一的人可以上大學,這些人才有機會到平壤來工作,其他的只能留在本地務農。


想到這裡,我想到一個「漂」字,最近「北漂」成為一個十分負面的名詞,其實漂不是壞字,所有成功的人都有移民特質,像二百多年前英國人漂到美國,澳洲。早期中國大陸飢荒的時候,廣東很多人南漂到東南亞。這些年,全球各地都有唐人街,這些都是華人漂出到世界各地。


如果在1989年大陸發生六四的期間漂向中國大陸發展,這些北漂的人成了最大贏家。人有兩種,一種是遨翔在天空上的飛鳥,一種是不會動的植物人。過去卅年,會漂的人都是大贏家。我從雲林到台北,也算北漂的一員。


這些年大陸的北漂是外地人到北京不能入籍落戶,台灣人可以東漂,西漂,南漂,北漂,只要能漂都是好的。


離開平壤,我的朝鮮之旅也告一段落,我迫不急待地想留下一些痕跡,是因為到朝鮮的人不多,我多寫一點給大家今後到朝鮮旅遊參考。社會主義統治下,這次我到開城去看太祖王建陵墓,我對王建下過一番功夫,可惜陵墓翻修太新,失去古味。開城原是歷史古城,在南朝鮮時代有七十幾萬人,如今只剩卅幾萬人,這個大城市如今變成小古城。

 

延伸閱讀

盤踞平壤上空的禿鷹

在平壤裡頭,有一小部分接近權力核心的族群,寧可繼續掠食北韓殘缺的腐肉,也不願意活化經濟,養出更多的肥肉與全體人民共享。

在北韓,吃到台幣千元鐵板燒

向讀者致歉,本期《今周刊》延後一天出刊。因為我們必須等待「川金會」的談判結果,也必須等待這段期間人在北韓的採訪團隊,等他們「走出鐵幕」。

台灣三闖王 北韓淘金實錄

「不好意思,我的名片很大張。」拿出一張金光閃閃的鈦製名片,所羅門鈦業集團董事長林振祿打趣地說。他的辦公室窗邊掛著北韓國旗,桌上還放著印有北韓前領導者金日成、金正日照片的捐款證書。

人手一支手機、 摩天大樓一棟棟蓋 川金會後直擊北韓真實經濟力

直到「川金會」正式舉行的前兩天,多數北韓人民恐怕還不知道,他們的國家已經成為舉世矚目的新聞焦點,他們的民生經濟或將迎來翻天覆地的改變,他們自小被教育的仇美情操,可能也將重新改寫。

北韓開門

川金會後,美朝關係和北韓經濟實力都有望大躍進。中朝邊境、首都平壤、板門店……,本刊直擊全球最神祕國度的最新樣貌。經濟新北韓,和你我想像得可不一樣!

北朝鮮似乎又有新變化

這兩天,日韓兩國領導人,安倍及文在寅都到了華盛頓,和川普見到面,川普當著文在寅的面說,很快又會有第二次川金會,這回會議的地點會在美國,換句話說說,大嘴巴的川普已暗示金正恩可能有美國之行,如果這個成局,那很可能意味著北韓在廢核進程有了重要進展。

我的朝鮮驚奇之旅

到北韓考察行程終於告一段落,回到台北溫暖的家,用一句話來概括這一趟旅程,我會說是開低走高!

我的朝鮮行:值得探索的國度

在嚴密監控下,遊覽這個我們慣稱為北韓的神祕國度。 事前對行程的預期很低,結果卻是滿載而歸,可以說是一趟「開低走高」的奇特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