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我們這一家】一人苦撐失智父、智障母姊的照護責任 長照悲歌要怎麼不上演?

廖元鈴

焦點新聞

真善美社福基金會提供

2018-11-16 14:01

光家中一個長輩進入長照階段,對任何家庭來說,都是一場艱難且長期抗戰的馬拉松戰役,但倘若自己的父親失智、母親智能障礙,又再加上一個逐漸老化的智能障礙姊姊,這樣的照護重擔有誰能扛得起?但卻有一家庭正面對這日漸沉重的壓力...

父失智、母智障又罹癌 一切近乎亂了套

 

家中唯一的經濟重擔向來是父親一人獨擔,而母親阿秀(化名)與同為智能障礙的女兒珊珊(化名)都由婆婆來照顧。但自從年邁的婆婆逝世後,家中頓時亂了套,父親開始出現失智症狀、而步入老憨兒階段的珊珊與阿秀,也開始出現老化症狀。

 

加上媽媽阿秀後來檢查確定罹患膀胱癌,因一次癲癇發作導致跌倒後腦出血,讓她行走開始出現困難,家中三人都成了「被照護者」,唯一可擔負起經濟重任的弟弟阿遠(化名),由於考量到不知如何照顧、加上沒有能力照顧的現實問題,只好把父親送往護理之家;而母親因為身體狀況太差,屢遭機構的閉門羹,只好移轉至照護費用較高的護理之家,而姊姊珊珊則是留在家中由妻子幫忙照護。

 

但苦楚沒人知的是,除了老父母、老憨兒姊的照護責任外,阿遠還需撐起一家生計,兩個嗷嗷待哺的孩子等著他教養。但更讓他苦惱不已的,老父母送往護理之家恐怕是一時權宜之計,每月高達五萬的照護費用,讓他吃不消;再加上妻子一人不知道如何照顧姊姊珊珊,另外還有兩個孩子要管教,根本分身乏術…頓時,親情成了壓垮阿遠人生的重擔。

 

喘口氣的救贖 終找到一專職社福機構願照護老憨兒

 

近乎快撐不下去的阿遠一家,最後是藉由里長的介紹之下,輾轉得知少數一家社福機構——桃園市真善美社會福利基金會(以下簡稱真善美社福基金會),願專職24小時收容照顧老憨兒。當時的母親阿秀身體狀況極差,只能坐輪椅、包尿布;姊姊珊珊則是常處於悶悶不樂、什麼也不說的狀態。為了解決每月高達五萬的照護費用、以及珊珊的照護狀況,於是安排阿秀與珊珊母女倆同時入住,直到排隊排了一年,準備入住當天,母親阿秀還出現尿液滿溢出來、滴到整個地板都是,讓現場的教保員與社工都頓時明白,這照護者一家的無奈與辛苦。

 

透過社工與教保員有系統性的照顧,母親阿秀原本尿失禁的問題漸漸獲得改善,開始學著會自己上廁所,同時還因為有下肢肌力的訓練,讓母親阿秀開始擺脫輪椅、用助行器也能行走;而姊姊珊珊也因為透過做家事訓練,變得有自信、活潑許多。看見同為老憨兒的母姊倆漸漸變好,讓阿遠一家感恩不已,因為但對於阿遠來說,這個社福機構的照顧,讓照護費用降低了不少,原本已身心疲憊的阿遠夫妻,也獲得了喘口氣的機會。

 

老化身心障礙者比例漸高 長照將是更多家庭的問題

 

根據衛服部統計處106年資料顯示,全國身心障礙者人口達116.7萬人,其中中高齡(含45歲至65歲、65歲以上)族群,就達48.4萬人,已佔所有身心障礙者人口數達4成之多,顯示高齡化問題也同樣在身心障礙者族群上演。

 

長年第一線接觸這群老憨兒的真善美社福基金會主任李美玲表示,近年來已有觀察到智能障礙者的老化情形,也日益嚴重,照護方法已不能與先前相同,因此他們也收到許多其他社福機構轉介來的老憨兒,更多的是,許多家庭都與阿遠相同,沒有照護經驗卻要一肩扛起,更是出現了不少埋怨的聲音。

 

「其實我們是在當家庭的後盾」真善美社福基金會社工廖佳英心有戚戚焉的說,她提到許多的家庭都是因為是手足、不得不照顧,卻因為長年累積的照護壓力成了撕裂親情的導火線,而社福機構端的她們,正是透過照護,讓這群老憨兒,逢年過節寫小卡片向家人表示感謝,她就提到有一老憨兒就寫道:「雖然我什麼都不會,但你們是我最棒的家人。」

 

李美玲也強調,正是因為注意到老憨兒的照護問題,所以他們從原本針對年輕憨兒的啟能中心,另外成立針對老憨兒的「真善美家園」,實際透過收容更多需要照護的老憨兒,幫助更多的家庭。但目前卻遇到專業照護人力招募短缺、照護人事成本支出的上漲壓力,讓他們更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她也指出為確保照護品質,仍是只能請等待的家庭們,再等一等他們找到人手…

 

詳細訊息請見真善美社會福利基金會網站:http://www.csm.org.tw/new/

 

延伸閱讀

【我們這一家】化療仍苦顧罕病兒 癌母吐心聲:孩子下半生怎麼辦?

2018-11-02

【我們這一家】自閉症兒成課輔班老師!連醫師都拿他當案例

2018-10-19

【我們這一家】從航行萬里變遙望天花板 80歲中風老翁憂鬱告白:自己是廢物

2018-10-12

【我們這一家】不知業績逐年掉 27歲自閉症兒仍天天趕製中秋餅 

2018-09-13

【我們這一家】失散三十多年後重逢 憨母卻認不出親女兒

2018-08-03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