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傘後4年 香港人心只剩恐懼

呂苡榕

焦點新聞

Getty

1150期

2019-01-02 16:26

2014年,參與「雨傘運動」的戴耀廷等人,
以和平方式號召公民上街,
卻遭到「煽惑公眾」官司訴訟,恐判處重刑。
在北京對香港處處設下紅線,法律已然變成打壓工具,
民主自由受到威脅,也可能愈來愈糟。

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在港大系辦公室裡放著一幅插畫,那是一七年「佔中九子」案開預備庭時,一位插畫家畫的。

 

畫裡有他,還有另一位同案被告——標榜「民主制憲」的政黨、社會民主連線副主席黃浩銘。「這是要給他當結婚禮物的。」講到這裡,戴耀廷頓了頓,「他原本要準備結婚,現在為了這官司,只得都延後啦!」

 

生活因訴訟而中斷,但戴耀廷一派神色輕鬆,「黃浩銘之前已被關過,他寫了本坐監手冊給我們,注意事項都在裡頭。沒事,進去前再看一看就好。」他笑說這陣子天天往法院報到,開庭一次就是一整天,九人像極了小學、中學同班同學,整日湊在一起吃喝。還意外發現法院食堂的咖哩牛腩味道極好,同伴為此在社群網站上寫一篇專文介紹。

 

力爭香港「真普選」

佔領公民廣場、抗議長達七十九天

 

牽絆著戴耀廷等人的訴訟,肇因於四年前的「雨傘運動」。

 

二○一四年八月三十一日,中國全國人民大會常務委員會公布一七年香港特首選舉辦法,其中包括選舉委員會產生的規則、人數和組成。受限於選舉委員會的普選制度,和香港原本期待的一人一票「真普選」有極大落差,隨即引發學生團體絕食抗議,並在九月二十七日前往政府總部,佔領總部旁的公民廣場,引爆長達七十九天的「雨傘運動」。

 

「雨傘運動」前,香港社會對於選舉制度的討論已醞釀了一整年。早在○七年,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訂下「香港二○一七特首選舉的時間表」,不過「特首選舉方式」的討論,多還只在政治菁英間展開,民間社會關注不高;直到一三年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提出「佔領中環,主張以非暴力的公民抗命方式爭取普選」,透過癱瘓這個香港金融商業中心,對政府形成壓力。

 

戴耀廷倡議佔中後,一時之間香港社會百家爭鳴,開啟對於佔中、普選的多方想像,也讓「真普選」成了家喻戶曉的口號。

 

雨傘運動司法追訴大事紀

 

延伸閱讀

港反中怒火再燒 一國兩制玩完了?

2016-11-17

17歲少年黃之鋒 讓外媒看見香港「雨傘革命」

2014-10-09

「雨傘革命」宣告一國兩制已到末路

2014-10-02

勇敢爭民主 還有四大嚴峻考驗

2014-10-02

港生罷課爭取真普選 中共強勢回應

2014-09-18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