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獨立關稅地位恐動搖 貿易戰底下 香港如何找出路

呂苡榕

焦點新聞

視覺中國

1150期

2019-01-02 16:36

「此刻是香港首次能體會台灣的感覺——大國角力下,位居夾縫的感覺。」二○一六年高票當選香港立法會議員的朱凱迪苦笑一聲。他口中的大國角力,指的正是今年打得火熱的中美貿易戰,以及貿易戰底下,香港獨立關稅角色遭遇的挑戰。

一四年「雨傘運動」後,中國政經影響力在香港愈來愈明顯,包括逐步緊縮香港的自主空間,多次起訴政治異議者與社運人士,法院取消與中國立場相悖的議員選舉資格,公民團體不論在社運或政治路線,雙雙被堵死。港府也遭外界批評把司法當成政治工具,讓香港經濟獨立的基石——法治受到懷疑。

 

與此同時,中國的經濟成長出現衰退,中美貿易戰暴露出中國弱點,也為港人提供了一處破口——重新討論香港的獨立關稅地位,以加重對中國的打擊。

 

像是今年九月,主張香港獨立的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去信美國國務院,提及香港回歸後愈來愈悖離民主,因此要求美國取消《美國—香港政策法》(United States-Hong Kong Policy Act,又稱《香港關係法》)的特殊待遇。

 

一國兩制經濟獨立

握有國際金融地位,連結內陸發展

 

一八年底,美國國會轄下的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在年度報告也論及,目前中國未能遵守一國兩制下香港的高度自治,建議評估「現行把香港和中國視為獨立關稅區的政策,能否滿足美國對軍民兩用技術的出口管制。」

 

香港獨立關稅的地位動搖,能對中國造成一定的損害,源自「一國兩制」為香港留下經濟獨立的特殊性。前港府中央政策組全職顧問、香港《主場新聞》創辦人、知名評論家劉細良解釋,「當年的『一國兩制』是中國對世界的承諾,據此維持了香港資本主義的規則,讓香港成了不同於中國城市的特區。」經濟的特殊地位,加上獨立的司法制度,保障了香港的商業發展不受中國政策的影響。即使回歸後,依然保持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

 

延伸閱讀

「銳實力」擴張進逼 台灣能不踏上香港覆轍?

2019-01-02

傘後4年 香港人心只剩恐懼

2019-01-02

開放陸資買高雄房地產發大財?台灣恐淪下一個香港

2018-12-31

陶冬:聯儲加息在望-香港樓市有難

2018-09-23

散步香港

2018-08-01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