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誰才是真台獨?蔡英文要連任,必須通過的3個考驗

林韋地

焦點新聞

蔡英文臉書

2019-01-04 17:52

進入2019年,兩岸政壇便砲聲隆隆,習近平先發言強調九二共識一國兩制,蔡英文則強勢回擊,以中華民國總統身份堅持台灣主權,隔一天,「獨派」四大老登報要求蔡英文放棄連任。



這幾項連續事件,其實宣告,台灣2020總統大選選戰已經開打,(其實一年出頭的時間並不會算太早,因為還要初選,美國差不多也是這樣的時程),觀台灣民主史,台灣總統大選,其實只關乎一件事情而已,就是兩岸關係和統獨議題相關的意識形態攻防,(這和蘇格蘭情況類似,現在大選都是獨派蘇格蘭民族黨對決統派的保守黨,左派的工黨完全被邊緣化沒巿場)。


先說結論,經過這幾天的各方攻防,基本上確立了兩件事情,一是蔡英文是2020中華民國/台灣最好的總統人選,二是她會贏得2020的總統大選。


先來回顧蔡英文任內這兩年多到目前為止的政績。


客觀地從數字上來說,台灣經濟在人口幾乎沒有什麼成長的情況下,表現得算是還不錯,GDP成長率從2015年馬英九政府時代災難性的0.81%,到2016年的1.41%,2017年的2.89%,2018的2.73%,(GDP成長率是重要的,因為關係到社會階級流動性)。

 

至於GDP to Debt Ratio,(柯文哲很喜歡以還債自豪,台灣選民似乎也關心),也從2015年的36.5%降到2017年年底的35.5%,比2009年時還低,(馬政府時代最高是2012年的39.1%)。每月最低薪資從2016年的20008提高到2019年的23000,每戶每年收入從2016年的12666美金增加到2017年底的13854美金,增加了1188美金,馬政府時代從2011年到2015年,成長了不到500美金。


這些冷冰冰的數字民眾不一定有感,因為最根本的貧富差距普遍低薪M型社會階級不流動等問題,還是沒有解決,產業升級和轉型,也沒有任何太實質的政策和進展。


蔡英文政府確實在內政上有不少荒腔走板的表現,而基本上這些問題的本質頗為一致,即政府有心要改革,但過於激進,配套措施沒有做好,決策品質不佳,所以保守力量和相關利益關係人反撲力量極大,然後政府又不願堅守立場承擔責任,很快就髮夾彎,無論同婚環評能源政策和一例一休勞工議題都是如此,(蔡英文那句你去和你老闆說啊/政府公親變事主實在是傷透了勞工的心)。
 

這種想要面面俱到的做法,講的好聽是有彈性聆聽民意,但事實上確實改革程度有限,滿足不了原有的支持者,反對方也覺得政府搖擺不定扺抗不了壓力,反而兩邊不討好,招來更多攻擊。此外,促轉會的東廠事件,和台大的卡管案,都只是撕裂社會製造對立,消耗了原本可以用來做很多實事的政治能量。


蔡英文真正值得肯定的部份,在於國防和外交上的表現,與投降主義的馬英九和烽火外交的陳水扁相比,蔡英文在國防和外交上的表現非常一致,即中共勢弱時不挑釁,中共勢強時不屈服對主權不退讓,兩岸關係的冷凍很難說是蔡英文的責任,(除非是站在急統或投降主義的立場),絕大部份的責任都是在中共這方,不談判的是中共,挖邦交國的也是中共。蔡英文也沒有給美國和其他亞太盟友製造任何意外,諷剌的是,正因為其表現太好太過於平穩,媒體無新聞可炒,使一般民眾常常會忽略掉她在這方面的成就。


在這兩年台灣在國際的能見度有明顯提升,在華文世界以外,有更多人關注台灣和中國之間的關係,以及中華民國所遺留下來的歷史問題。新南向政策雖然經濟上的成就有限,但一定程度確實加強了台灣在東南亞的存在感,並且努力將當年中華民國的「正統中國「rebrand成「台灣「這個新品牌。對比扁馬兩朝十六年在東南亞丟盔棄甲,將中華民國的原有地盤拱手讓給對岸政權,雖然努力的空間還非常大,至少已止跌回升。

 

在蔡英文政府治下,來台旅客人數比馬政府時期還高,雖然陸客減少,但東南亞/日韓/歐美/港澳旅客人數顯著增加,(所以會靠北的觀光業者很明顯是從前過度依賴陸客,這是客群鎖定問題,不是大環境問題)。蔡英文政府也試圖放寬移民政策,吸引更多國際移民,雖然很多政策上的細節還有待努力加強。在這兩年​,有更多的台灣人到其他國家工作,如東南亞諸國,雖然台灣社會對輸出勞力還是多持負面看法,但其實這不見得是壞事,海洋國家如英國日本甚至新加坡其實多有人民移動的傳統,移動可以帶來更多的國際視野,國民外交,和經貿交流,這些社會反而更怕人民不移動,因為這會降低國家的競爭力。


川普上任,中美貿易大戰開打之後,國際情勢有明顯的改變,日前川普簽署了Asia Reassurance Initiative Act,加強美國重返亞洲的力道。亞洲各國,包括日韓新馬越菲,對中國的態度其實頗為一致,即歡迎經貿往來,但政治上走自己的路,(雖然也不致於公開和中國鬧翻,馬來西亞的馬哈迪是唯一例外,因為作為民粹領袖他需要刻意對中國強硬來換取馬來社群的支持)。日前,由日本主導,共十一國包括新馬越澳紐和汶萊等亞太六國的CPTPP正式生效,其中包括日本和新加坡等六國將在今年開始降低關稅,可見各國都努力降低中美大戰的影響,將投資分散減低依賴。


基本上,亞洲各國,無論是日韓新馬越菲,其社會都很清楚,國家領導人的必要條件,就是要能抵抗來自中國的壓力,台灣社會選擇國家領導人,當然也必須要以相同的標準檢視。


蔡英文要連任,必須經過三個考驗。


第一是民進黨黨內的初選。某些深綠「獨派」人士,(實在不是很願意用「獨派」這個詞,覺得這些人將「獨派」污名化,真獨派史明已公開支持蔡英文,熟悉台灣歷史的人應該清楚,沒有人比史明更有資格自稱自己為「獨派」,為什麼史明會支持蔡英文,因為他和這些偽獨派不同,他和中共交過手,他看得清中共的本質),在民進黨執政之後,一直在扯蔡英文和中央政府的後腿,口喊台獨口號,但對台獨毫無實質貢獻和作為,不見其批判中共,但到處抹紅政敵,無論藍色白色甚至黨內初選對手,導致白綠分手,將中間選民往白色和藍色板塊推,造成九合一大選慘敗後,還不知反省,繼續逼宮,要拱賴清德出來選。

 

現實是賴清德作為行政院長,敗選當然也要負很大的責任,而賴清德之前只做過地方首長,其兩岸和國防外交能力和蔡英文​有明顯差距,(蔡英文是國際經貿談判專家,也在陸委會做了很久),其更深的台獨色彩,出來選只能吸引到深綠基本教義派的票,中間選民不會投給他,而且如同2016陣前換柱後國民黨朱立倫慘敗,蔡被換掉其支持者也會不滿,就算不投其他候選人也很有可能不會出來投票。

 

如果賴清德代表民進黨,那柯文哲肯定會出來,到時賴清德就會成為2018年姚文智的再版,唯一不同的是,這次是國民黨,而不是柯文哲,會取得最終勝利。


柯文哲是蔡英文的第二道考驗,現實是,民進黨的政治人物裡,只有蔡英文可以通過柯文哲這道考驗。2014和2016,柯文哲和蔡英文的票源有高度重疊,2018年姚文智硬出來選被視為攪局者,這些淺藍淺綠中間和年輕人的票,就為柯文哲所獨佔。

 

2020攻守易位,如果蔡英文爭取連任,柯文哲反而會被視為攪局者,而且剛剛才選上台北巿長又選總統社會觀感不佳,在中共的壓力當前,柯文哲反而會被棄保掉,淺藍淺綠中間和年輕人的票​會回流蔡英文。如果兩敗俱傷國民黨得利,那責任會在柯文哲那邊,2024到時柯文哲的政治能量就衰竭,對柯文哲來說,如果蔡英文爭取連任,做好台北巿,按兵不動,靜待2024才是上策。


柯文哲要選總統有幾個根本性的問題,一是他空戰雖強但在全台其陸軍很弱;二是這次立委補選明顯反映他支持的候選人和戰力和素質和他本人有很大的差距;三是他完全沒有兩岸國防和外交的論述,兩岸一家親這種空話搞雙城論壇可以,選總統的話無論中美和台灣人民都不會接受,其地方選戰時的盟友如時代力量也不會買單;四也是最大的問題,柯文哲的中心思想就是務實主義(pragmatism),但任何務實主義政治人物,還是要有一個不能退讓的底線,如馬哈迪和李光耀都是超大的pragmatist,他們都有不能退讓的底線,分別就是馬來民族主義和新加坡主權,柯文哲還沒有讓人知道他的底線是什麼,這使他有時顯得投機,和令人難以信服。


蔡英文的第三道考驗自然就是和國民黨的對決。基本上,在習近平發言強調九二共識就是一個中國,一個中國就是一國兩制​之後,馬英九自欺欺人的表面上一中各表,實際上中華民國只能在島內表的投降主義,已經破產。


國民黨內最有可能選贏蔡英文的人其實是韓國瑜,如果他對中共夠強硬的話,他有機會走回正藍反共的路線,成為一個中華民國杜特蒂之類的民粹領袖,可惜他承認九二共識,結果自己把自己綁住,而且未來四年甚至八年都應該要忙著在高雄蓋摩天輪和挖石油,而政治放一邊專心拼經濟大家發大財這種層級的論述選地方首長可以,選總統明顯不行。


朱立倫是最有可能出線的人選,但他基本上就是馬英九2.0,他的兩岸政策和當初的馬英九沒有太大的差異,他和習近平握手的畫面看起來更像是一個省長而不是總統,到時整個台灣只會變成一個巨大的新北巿,他會提出許多如其繼任者侯友宜說的「農委會可以和中國大陸討論豬瘟事宜」這種類型的政策。如果朱立倫出來選一對一PK蔡英文,其民調或許一開始會領先,但各方只要用力攻擊其兩岸政策和主權問題,他的民調就會一直掉一直掉一直掉,蔡英文最終無論如何都會反敗為勝,所以不足為慮。


張善政在內政上是個不錯的人選,他在行政院長任內的表現遠超馬政府的其他閣揆,然而,現在是選總統,而不是行政院長,而且他不會出線。王金平在處理內政上也是不錯的可能,他也能帶領國民黨走向更本土化,其政治性格也有能力化解藍綠對立,促進社會和諧。但他是否能扺抗來自中共的壓力是令人存疑的,而且年輕世代應該也不會覺得他有改革的決心和魄力。


吳敦義,三個字,哈哈哈,不贅述。


在中美大戰開打之後,中共對台灣的挑釁以後只會多不會少,如果台灣軟弱屈服,那中共可以借台灣的經貿實力平衡其內部經濟問題;如果台灣強硬,那中共可以借民族主義煽動仇恨來轉移其內部的不滿和注意力。


如果有仔細留意,可以發現蔡英文關於兩岸和國際的談話十分聰明,她尊重民主憲政,言必先稱中華民國,「我作為中華民國總統」,然後後面全部以「台灣」自稱,取得巧妙的平衡。在強力回擊習近平和中共之後,蔡英文的聲望高漲,已是華文世界的民主共主,(有興趣研究的機構不妨做做香港人民對蔡英文好感度的民調;馬英九原本有機會扮演這個角度,但他投降了),蔡英文當總統,有利於台灣爭取國際社會和華文世界的支持。


蔡英文的兩岸政策,基本上,可以視為李登輝「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是特殊的國與國關係」的延續,而這和「中華民國在台灣」,是現階段最合適的定位。


站在泛綠民眾的立場,可以理解,「中華民國在台灣」實在不能令人滿意,這牽扯到複雜的歷史和情感問題,獨派想要正名,想要建立自己國家和民族的渴望是可以被理解的。但在現階段,只有繼續維持實質獨立,有天台獨在未來才可能發生。如果意氣用事急獨撕裂社會和內耗,那只會加快統一的速度,台獨最終也成為不會實現的幻影。


站在泛藍民眾的立場,可以理解,民進黨執政時部份去中國化作為和意識形態鬥爭,實在很令人反感,也可以理解很多人投國民黨,也不見得是認同國民黨,只是出於對中華民國的感情。但現實是,現在的國民黨已經走上投降主義的道路,離開兩蔣反共的國民黨非常遙遠,中共,會比民進黨,更快消滅中華民國。如果認同中華民國,更應該支持蔡英文,因為蔡英文是唯一一個敢對著中共和習近平說出「中華民國「四個字的政治人物。


站在經濟或中間選民的立場,蔡英文也是令人期待的。在中美大戰的格局下,(川普看起來非常有可能連任,所以這個格局至少會持續五六年,此外,和之前不同,對中國強硬,已成美國共和民主兩黨,以及右派左派的共識),只要蔡英文政府能夠解決五缺等問題,非常有機會吸引台商回流,台灣國內和國際的投資會擴大,經濟會好轉。台灣經濟也能夠轉型,更國際更海洋,分散對單一巿場的依賴。可以預期,蔡英文政府也會在包括勞工、同婚人權等議題上繼續改革的腳步,很多改變無法一次到位,但可以慢慢推展。蔡英文還有很多2016年之前說要做的事還沒有做,如召開憲政會議,修復憲政體制,國會改革,將國會選舉改成德國聯立制等,可以做的事非常多。


以上,除了站在急統,或希望台灣是中國一部份的立場,蔡英文是台灣,中華民國,經濟民生和改革進步的最大公約數,不是完全令人滿意也不完美,但是最合適的選擇。


所以,問題不是為何蔡英文應該連任2020。
 

而是為何蔡英文不應該連任2020?


又有誰是比蔡英文更適任的人選呢?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4獨派大老發公開信 籲蔡英文「不要競選連任」

2019-01-03

獨派大老發聯名公開信 蔡英文回應了

2019-01-03

獨派逼宮蔡英文 黨內看法兩極

2019-01-03

獨派大老公開信勸別連任 蔡英文:不是誰說了算

2019-01-03

蔡英文回應習近平談話 「台灣絕不接受一國兩制」

2019-01-02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