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獨家黑幕》中油陷治理危機 3人把持董事會、董事長權力被架空

今周刊編輯團隊

焦點新聞

取自台灣石油工會網站

1152期

2019-01-15 15:59

由中油工會發起的對董事長不適任投票,意外讓台灣中油這家成立超過七十年、去年營收逾兆元的國營事業治理危機浮上檯面。中油內部存在已久的董事會失能,以及隱匿缺失的企業文化,正默默侵蝕這個攸關台灣經濟發展與工業民生的全民資產。

 

 

去年十二月五日,台灣石油工會(中油工會)理事會中提出兩項提案,一項是在今年一月七日至一月十六日之間,工會會員代表選舉時,對戴謙進行不信任投票;另一項則是授權工會「行文上級長官,要求撤換董事長」。

 

《今周刊》深入調查這起國營事業勞資糾紛,得到的結論是:引發勞資死鬥的導火線,其實是一長串瀕臨失控的治理危機,而非工會表面上聲稱的「戴謙空降中油公司屆滿一年,迄今仍無心本業....;外行領導專斷獨行又盡搞小團體。」

 

中油陷治理危機 3人把持董事會、董事長權力被架空

 

時間拉回二○一八年十二月七日,石油工會決定辦理「董事長不適任投票」後的第三天,中油內部進行「高階人員提名人選審議小組會議」。這場會,是為了審議戴謙提出的高階主管人事案。依據小組作業要點,會議成員由公司董事擔任,職責是審議高階人事派任案,審議內容將交董事長核定,再排入董事會議程。

 

當日,出席者有五位「非勞工」董事、三位勞工董事,主席為總經理李順欽。《今周刊》取得這場會議的錄音紀錄,意外發現,中油董事長對高階人事調整幾乎不具控制力,近乎是一家「董事長沒有高階主管任用權」的荒謬公司。

 

「哪一個要跟勞方要對決,沒有一個是全身而退的啦!」當天會議間,出席成員之一、勞工董事孫志偉火爆發言。他的這段話,是為了反對當天排定的第四項議案:「為業務需要,擬增派副總經理一名,並推薦中美和石化公司(中油子公司)董事長張瑞宗擔任」。

 

孫志偉等多名中油勞工董事,竟阻檔中油高層人事案

圖說:孫志偉等多名中油勞工董事,竟阻檔中油高層人事案。

 

董事長依公司章程提名副總 竟遭勞工董事阻撓

 

早在孫志偉之前,同樣與會的勞工董事的葉瑞安曾先就「是否需要增派一名副總」提出質疑。幾番爭論,有人建議把討論整理後送交董事會,孫志偉則說:「不需要啦…!你們要造成戴董事長跟工會的決戰點一觸即發…?你看得出來,林聖忠(中油前董事長)我們以前幹到底,坐牢在所不惜,你們現在要跟戴謙講的是停看聽…。他要跟工會坐下來談,不是強渡關山,那你就試試看!」

 

語畢,主席李順欽順勢做出結論:「那麼,這個案子沒有做成決議,沒有辦法送董事會,因為大家沒有共識。」

 

張瑞宗,是戴謙為了電動車、綠能等中油轉型業務,規劃增派的督導副總。事實上,張瑞宗早在一七年轉任中美和董事長前,就已是中油副總;這樁人事案僅屬「回任」而非「升任」。

 

但不僅回任案「未審議就先夭折」,就連戴謙提出「增派副總一名」這項符合中油公司章程的決策(中油得置副總經理六至八名,當時即使張瑞宗回任也未超額)卻仍然被莫名封殺。

 

當天,張瑞宗在場外苦候多時,等著進入會場接受審議,但始終不得其門而入。相同遭遇的,還有排入當日第五案、第六案的兩位候選人:擬從油品行銷事業部桃園營業處處長升任台中營業處處長的張慧蘋,以及擬由幕僚室管理師升任檢核室總檢核的紀阿淑。

 

對於張慧蘋轉任台中營業處長,孫志偉在會議裡表示:「我們對張處長沒有什麼好惡,但是台中營業處有三個油庫,是油品行銷事業部的第一大處,她(張慧蘋)分發以後一路、完全跟我們業務沒有關係…。這個東西,講白了就是戴董事長堅持…。我們應該跟她(張慧蘋)講說不必上來(報告)了。」

 

有在場成員表示,若張表現堪慮,可隨時調派其他處長轉任;此時孫志偉再度發言:「職場完全不一樣,再怎麼樣都歷練不來…。會死人的,就不要怪出工安事故…!我在這邊跟你預告,戴董事長很快就下台走人了。」

 

中油工會十分強悍,日前還曾提案要求撤換中油董事長戴謙

圖說:中油工會十分強悍,日前還曾通過提案,對中油董事長戴謙進行不信任投票。

 

勞工董事不顧利益迴避 要求高層「喬」自己未來主管

 

話雖如此,有中油員工認為,油庫的工安管理純屬紀律問題,《石油及加油站安全管理辦法》,關於油庫管理的條文不過一千八百字,關鍵在於執行紀律,而不是有多高深的專業學問。

 

討論至此,孫志偉突然提到同職級的人選還有數人,「這裡面三個四個,你們可以去喬一下嘛!大家都是這樣喬的,我不騙你,為什麼不喬一下,硬要走死胡同?」這裡有必要說明:孫志偉目前職務是台中營業處王田供油服務中心輸油技術員,也就是說,他大力反對、甚至要董事會「喬一下」的,是自己的未來主管。

 

最後一案的當事人紀阿淑,在去年中油爆發澎湖漏油事件後,曾奉經濟部之命到台中營業處調查工作人員出勤狀況。這起人事案進入討論前,列席與會的石油工會理事長莊爵安突然表示「紀阿淑督導是在總經理室,她為什麼可以到(台中營業處)王田油庫去?還針對個人做查勤動作?」

 

當會議正式開始討論紀阿淑人事案時,孫志偉説了重話:「她(紀阿淑)就是給拎北(我)糟塌啦!跑到台中做東廠的事情,糟蹋拎北是什麼意思知道嗎?把你們家大哥糟蹋,給我,就是這個意思嘛!」

 

會議混亂中,有董事建議,應該讓提名人選進來報告,主席李順欽以「為了場面和諧,避免進一步衝突」為由,將三項人事案以「緩議」收場。也就是說,這些人事案,都無法進入董事會討論。

 

這場荒謬的「主管核定太上會議」有許多環節令人不解,例如勞工董事為何可以掌握高階人事否決權?相持不下之際,會議中主席為何不發動表決?其他董事為何默不吭聲?

 

這個小組會議,是中油在眾國營事業中獨樹一格的「會前會」制度,所有總經理、副總經理、處長(十四等以上主管人選)在董事長提名後,必須先送這個「會前會」。

 

二○一八年,「高階主管提名審議小組會議」一共開過十次,其中有八次都是勞工董事過半數?十二月七日這場會議,非勞工董事出席人數多過勞工董事,都還無力扭轉局勢,遑論其他董事缺席嚴重的「場次」。

 

審議高階人事案,讓工會權力不成比例地放大。一名卸任的中油總經理表示,「當年我要升主管,都會先跟工會幹部泡茶、溝通,這樣在會議裡就容易過關。」

 

曾有中油基層勞工提案要廢除這項中油獨有且已衝擊公司治理的制度,但最後提案遭擱置,「勞工董事用意是要替勞工爭取權益,變調成為插手人事的工具,還真的是工運負面教材!」一名加油站老站長感慨地說。

 

中油工會各幹部直奔董事會拉布條抗議

圖說:中油工會各幹部直奔董事會拉布條抗議。

 

監院一四年即糾正亂象 但中油置若罔聞

 

其實早在二○一四年,監察院即對中油獨有的「主管核定太上會議」做出糾正。糾正案文指出,此設計出現在○四年,原定每次開會需有總經理及其他至少四名董事出席,且勞工董事限一名,其他三人由「非勞工董事」輪流擔任,但中油在一三年刪除出席董事身分限制。

 

監院並發現,早在刪除限制前的一二年十月起,三名勞工董事就已全數出席會議,監委認為「勞工董事為高階人事提名審議小組固定成員,得於會議中充分表達意見……惟勞工董事另一身分為勞工,勞工是否宜對其主管之任免具有影響力,甚至決定誰是勞工董事的主管?應確實評估檢討。」

 

當時負責調查的前監察委員馬秀如表示,「一個勞工董事頭上有兩頂帽子,一個是勞工,另一個是董事,兩個角色其實相互矛盾。」馬秀如說,勞工董事其實立意良善,但勞工董事掌握了公司上下很多人的把柄,有人怕事情被掀開來、有人想升遷,這個環境就慢慢姑息、容忍這些人,「誰要改革,就會滿身是傷」。

 

對於當年報告所指的問題未見改善,馬秀如也大感無奈,「通常一份監察院的糾正案要發揮作用,要經過很多關,經濟部、國營會、中油董事會應該介入管理,如果這些單位不管,董監事也不挺檢核室,就會姑息這一切錯誤。」

延伸閱讀

中油95無鉛出包 賠償總金額估達27億元

2018-10-24

中油95無鉛理賠大逆轉!全額退費外加退一送一

2018-10-22

中油95無鉛汽油品質不合格 北部、竹苗都受害

2018-10-21

賣電池、搞AI 戴謙能讓中油由黑轉綠?

2018-08-01

中油戴謙:中油要做自己品牌的電動車電池

2018-02-01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