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當世界搶台灣之五】韓國布局「第四次工業革命」 做對三件事拚升級、吸外資

徐右螢

焦點新聞

2019-01-29 14:07

台灣重點發展的創新產業,鄰近的韓國也在積極搶奪。為爭取AI、智慧機械等相關產業的外商投資,一向排外性格強烈的韓國,正在努力蛻變。

韓國總統文在寅自去年五月就任後,在半年內兌現競選承諾,成立直屬於青瓦台的「第四次工業革命委員會」,試圖以創新實力帶動經濟成長。細數韓國在第四次工業革命下鎖定的產業,如AI、物聯網、大數據、智慧工廠、智慧城市、無人機、新能源、自動駕駛汽車等,無一不與台灣目前力推的五加二產業轉型之路高度重疊,並且直接競爭。以往台灣與韓國不僅搶全球代工的訂單,近十年來也在研發實力上互別高下,兩國一路競爭,現在也同時想在有無限發展潛力的高附加價值產業中,抓住先機。

 

一九九七年亞洲金融風暴重挫經濟後,韓國隨即於隔年制定《外國人投資促進法》,放寬對外商投資的監管限制、擴大稅收優惠等政策;最明顯的效應即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在二○一○年撰文《從韓國投資政策改革學到的一課》,褒揚韓國因為放寬管制,帶動FDI的顯著成長。

 

二十年後的今日,在第四次工業革命的潮流下,韓國再次視產業升級為當務之急,加上今年中美貿易戰南北韓政治關係和緩等事件催化下,韓國產業轉型更是迫在眉睫。

 

曾任職韓國招商的單一窗口Invest Korea的前負責人金永國(Kim Yong-kook),今年四月接受《韓國先驅報》採訪時表示,韓國吸引外資已轉向「質量兼具」的追求。近兩年來,亮麗的外國直接投資成績,更顯示韓國招商有自己的一套方法,關鍵原因有三點。

 

外國人投資周
韓國產業通商資源部自2006年起持續舉辦「外國人投資周」(Invest Korea Week),
有外商投資論壇、投資諮詢、就業博覽等招商活動。(圖片取自Kotra臉書)

 

招商關鍵1 》

直屬總統的外資申訴管道

 

韓國有一家外商公司在仁川機場承租倉庫,租約原本預計去年五月到期,但因該公司當時正在興建的倉庫工程延宕,它直接與機場協商延展租期不成;最後在「外國投資監察使辦公室」(Office of the Foreign Investment Ombudsman, OFIO)介入下,邀請韓國國土交通部參與雙方協商,才成功延展租約到同年十月。

 

這個案件協商成功的關鍵,正是被世界銀行高度認可的韓國OFIO。監察使由總統直接指派,下設家庭醫生(Home Doctor)系統,分別由金融、稅務、會計、法律、勞工等各領域專家擔任,一對一傾聽外商在韓投資所遭遇的困境與不滿,並且為他們提出解決方案、與政府部門溝通協商。

 

根據韓國《外國人投資促進法》第十五之二條,外商甚至可透過OFIO對相關政府部門提出政策或修法建議。由總統指派的監察使,是外商與政府之間的溝通橋樑。根據OFIO的二○一七年度報告,去年外商透過OFIO共提出二八九件申訴,其中有十二件是修法建議,諸如放寬外資流出、改善簽證流程、制定關稅準則等要求。除了有清楚的法源授權外,也明文規定官方必須在收到外商的建議後三十天內給予回應,且必須追蹤後續發展。

 

事實上,外商透過OFIO向政府部門交涉的案件相當生活化。韓國首爾外國人學校(Seoul Foreign School)為提升教學品質,想增建學校規模,但該地的建物有高度管制,無奈之下,輾轉透過OFIO向首爾市政府反映。這件事說明了,即使不是企業相關糾紛,困擾外商私生活領域的瑣事,也能向OFIO的家庭醫生掛號。

 

招商關鍵2》

招商窗口單一化  加速行政效率

 

為提升招商的行政效率,韓國自二○○三年將招商窗口單一化,設置「Invest Korea」。外商表達投資意願後,Invest Korea隨即會派專人負責處理一概行政事宜,包含稅務、簽證、選址、法律等投資諮詢,協助申報與設立公司,也會引介韓國企業作為合作夥伴。此外,針對外商的人才需求,也會視其需用人數提供協助,多於一百人以上,更會提供網路宣傳與面試協助。

 

位在首爾江南區的Invest Korea,也在其附近興建一座九層樓的智能建築IKP(Invest Korea Plaza),內有各種領域的諮詢專員進駐,更以低於市價提供外商租賃辦公室。根據IKP內部統計,每年平均有四十家企業進駐,除了投資上的諮詢外,也會提供居住環境訊息與建議,幫助外商在韓國落地生根。

 

對於Invest Korea貫徹投資各階段的一站式服務,「通曉各產業領域,並有許多能幫助外商適應韓國的專家」,跨國化學集團索爾維(Solvay)的亞太區政府與公共事務負責人安德烈(Andre Nothomb)總結道,「這讓外商在韓國投資變得更便利」。

 

招商關鍵3 》

規畫產業聚落  享有減稅優惠

 

跨國生醫集團默克(Merck),一六年時選擇在韓國松島開設M-Lab,與三星合作投入藥品量產,而在此之前,嬌生集團找尋J-Lab落腳之處時,也曾相中松島。這是因為,松島在韓國產業聚落的政策下,已經建立完整的生醫生態圈,能有效吸引相關產業的外資注目。

 

無獨有偶的是,韓國板橋經濟特區,也是政府精心規畫下所打造的產業聚落,聚集了IT產業如通訊、半導體、雲端等,更有三星、LG等大企業進駐,目前已有一千家以上科技公司,儼然成為韓國矽谷的化身。在產業聚落的效應下,截至目前已經吸引一百六十家新創公司在此地創業。

 

韓國的自由經濟特區,不同於以往的加工出口區,政府有意扶植特定產業的養成,打造出的產業聚落,顯然收到良好成效,更在減稅優惠下,有效累積長期投資。

 

韓國民族情結成隱憂

排外、政府干預  讓外資退卻

 

在第四次工業革命的號召下,文在寅政府制定了許多產業政策目標,如在二○二○年以前,打造一萬座智慧工廠,更誓言在二○三○年成為全球AI四大強國之一,並預計在五年之內,投入二十億美元於AI研發上。

 

文在寅政府的目標明確,但執行過程中有不少困難要克服。韓國首爾大學經濟學教授朴相因(Park Sangin)接受《今周刊》採訪時,直言「韓國高度集中的財閥經濟結構,倘若不改善,那麼政府的任何決策都將是空談。」作為韓國經濟動能的集團企業,也長期是韓國研發的主力與資金來源,而今卻因為阻礙中小企業的創新被詬病。

 

世界第五大汽車供應商博澤(Brose),自二○○三年開始投資韓國,直言除了韓國集團外,外商很難打入韓國市場。因此在韓投資,外商傾向與韓國公司合資,這也表示自主權與市場之間,往往是外商赴韓投資必做的選擇題。此外,韓國普遍排斥外商的民族情緒,也經常帶給外商不少困擾。如深耕韓國市場十五年之久的雅虎(Yahoo!),在韓國本土入口網站崛起後,市占率從第一位急遽衰退至不到一成的比率,最後在一二年底,黯然撤出韓國市場。

 

排外的民族情緒,有時更會引發韓國政府干預,惡化局勢發展,例如:在一二年的Lone Star私募基金,為出售所持有的韓國外換銀行(Korea Exchange Bank)股權,在政府介入下,最終只能以低於市價出售給韓國企業,最後更走上國際仲裁;更甚者,韓國工會力量強勢,抗爭手段激烈,這些事件都足以成為外資退卻的理由。

 

相形之下,台灣經濟由中小企業支撐,對待外商的態度是包容多過於排斥,甚少傳出抵制新聞,更在今年十月剛出爐的全球競爭力報告中,獲得「超級創新國」的肯定,台灣顯然深具發展高附加價值產業的實力。

 

在鄰國全力衝刺之下,我國在吸引外國直接投資的產業環境建置與招商服務改革上,亦刻不容緩。

 

韓國、台灣產業政策

 

延伸閱讀

【當世界搶台灣之三】優勢產業搶進台灣卻面臨資源限制 政府「分配」成課題

2019-01-29

【當世界搶台灣之四】不給彈性!法規、制度成外商投資絆腳石

2019-01-29

【當世界搶台灣之一】台灣成貿易戰避風港 台商返台搶地

2019-01-25

【當世界搶台灣之二】政府吸引投資 哪些產業適合回台發展?

2019-01-25

當世界搶台灣

2018-12-05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