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這包茶靠智障兒親手採收、包裝 每月營收卻賣不到2萬元

廖元鈴

焦點新聞

雲林縣身心照護協會

2019-03-07 15:00

一杯茶的心意,能有多豐沛?走進雲林一處小型作業所,從採收、烘乾、消毒、包裝,一切過程都不假他手,全由智能障礙兒親自包辦,讓人無不體會到一杯茶的背後,不只是短短幾秒鐘的沖泡,還雜糅著這群心智障礙者的汗水與努力。但這樣的心血卻沒正面反應在銷量上,每月營收竟是賣不到兩萬元…

緩緩走到雲林斗南鎮的某一座陸橋旁,一處不起眼的日式低矮平房,看似平凡不過,卻是一群心智障礙者的祕密製茶基地。

 

漾著滿臉笑容的小惠(化名),正是這個小作所的資深員工,只見有訪客到來,她便會熱情地喊著說:「我來去泡茶給客人喝」,不認真注意,還不知道小惠其實是名中度智能障礙者。從她熱情且富驕傲的語氣,無不流露出她對這份工作的認同。

 

從採茶、烘乾、切碎、消毒、秤重、包裝,幾近是一條龍的作業方式,對於小惠來說都不陌生,而這背後卻是花上了好幾年社工、教保員的時間投入,才能有這樣的成果。

 

雖然專注力不足、動作有些笨拙,但和她相同是心智障礙的同儕們,皆齊心協力地製作著手上的茶包。細數小惠仔細秤重、包裝的茶包,口味種類從洛神、香茅、香草到靈芝草茶,不難發現小作所的用心。

 

現在大眾最瞭解和耳聞的是喜憨兒烘焙坊的故事,而雲林這處小作所特別選擇茶葉入手,過程竟也是百般曲折。

 

試圖從精油、手工皂入門 卻年年虧損百萬

 

時間倒轉至十三年前,一家專門收治精神病患的靜萱療養院(今信安醫院)董事長鄭約田,發現精神障礙者儘管出了病院,仍常陷入出院、入院的惡性循環,實際觀察發現,原來精神障礙者出院後,仍是處於就業困難、家庭支持度低的狀態。

 

為了打破這個窘境,鄭約田和當地熱心人士成立雲林縣身心照護協會,特別劃出一塊土地,作為無毒示範農場,種植上千棵香草類植物,提供作為日間照顧病友們的實習場地,隨後更是成為精神及智力障礙者的日間照護場所。

 

原想著可一邊透過病友與植物的互動,幫助穩定病情,與此同時,讓病友採收農場內的茶樹,提煉成精油、或手工香皂,可成為另闢財源的管道之一。於是自費購買提煉機、從零學起製造流程,無奈因少量製造、純精油提煉成本過高,再加上行銷多由社工兼職著做,銷量遲遲未見起色,營運開始才幾年,年年虧損上百萬元,僅能改為接單制的方式,避免持續出現赤字。

 

但為了支撐協會與小作所持續運作,社工們靈機一動,於是另闢茶包品項,想不到時任雲林縣縣長蘇治芬參訪時,喝到了現採現泡的香草茶後讚不絕口,隨後協助指導成為社福團體,更一舉成為協會的當家商品。

 

然而香草茶的益處,卻是不僅止於安神、醒腦的功能,更是讓這些心智障礙者成長的重要動力來源。

 

一度自閉不願面對人群 憨兒靠製茶積累成就感

 

時常熱情接待來訪客人的小惠,讓人難以想像曾有過一段封閉、不願與人接觸的時光。

 

自特教學校畢業後,因有智能障礙、癲癇與糖尿病等病症,讓小惠遲遲無法被社會接納,直至進入雲林縣身心照護協會,原本只接觸金紙組合、加工工作的小惠,開始學習香草茶包的製程,尤其秤重項目,時不時得拿捏每個茶包的重量,意外促使小惠不斷訓練手部動作與專注力。

 

原本藥量大、精神不穩的情形開始趨緩,連協會內的社工都驚豔,原本每個月都會發作一次的嚴重癲癇症狀,頻率大幅下降至每季一次,除了病情大幅改善之外,小惠原本自閉的性格也像是被自信心敲開了一扇窗,變的願意與人接觸,開朗許多。

 

社工呂素姮表示,這些心智障礙孩子的改變都是透過日常一點一滴的成就感,不斷積累而成的,能看到身體逐漸好轉、自信的模樣,就是協會社工、教保員的最大驕傲。

 

然而困窘的是,儘管小作所不斷努力地種植與製茶,仍卡在沒有品牌形象、曝光管道,再加上座處雲林偏鄉,先前最大量的一次訂購已是好幾年前的事,這幾年來每月的訂單量大約多落在兩萬元不到,使得這一包包努力製作的心意,難以擴大銷量,送達至更多人的手中。

 

協會主任呂永昌透露,由於長年虧損,導致這幾年都相當努力開源節流,像是募集二手清潔用品、文具,好讓協會勉強達損益平衡、持續運營,他無奈提到:「實在是沒有額外經費可以聘請行銷人員,因此只能推銷多少、賣多少」,因此一年僅有幾十萬元的微薄營收,對協會來說已是莫大的成果。

 

「來,請喝茶」,小惠手中所招待的茶,不只是讓客人品嚐現採現泡的滋味,而是嚐盡這些心智障礙者的心意。儘管銷量少、難以支持協會營運,但對於他們來說,茶包就是他們最引以為傲的事業。

 

詳細資訊請見社團法人雲林縣身心照護協會網站:http://www.ylpmp.artcom.tw/ap/index.aspx

 

▼小惠手捧著最引以為傲的香草茶禮盒,誠心誠意地希望能有更多人品茗看看。(圖片來源/雲林縣身心照護協會)

雲林縣身心照護協會小惠手捧香草茶禮盒

延伸閱讀

熬過撿廚餘、遭鄰居丟石頭時光 憨兒兄弟靠做蛋捲找回尊嚴

2019-02-15

憨兒苦做棉被籌款建家園 暖冬卻等嘸人來買

2019-02-01

別人家一桌年菜他們卻吃泡麵...台東偏鄉憨兒今年才盼到「吃飽的滋味」

2019-01-25

35歲憨兒拚命洗廁所賺錢 只為完成微小心願:過年我要包紅包給媽媽...

2019-01-18

【我沒有家】家暴後遭棄養...這個老憨兒僅靠撿菜市場剩食、行乞過生活

2018-11-30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