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同性家庭養的小孩長大會變同性戀?西班牙同婚合法14年後...6個孩子現身說法

2019-05-30 15:55

(編按:立法院於2019年5月17日三讀通過同性婚姻專法,這也意味著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同性結婚合法化的國家,有些民眾擔心,同性家庭的小孩在學校會被霸凌、長大會變同性戀等問題。我們可以參考西班牙的經驗,西班牙同性婚姻於2005年合法實施,已將滿14年,第一代同性家庭扶養的小孩長大後,分享自己的想法....)

 

在西班牙文裡面,Familia Homoparental 是指兩個媽媽和小孩,或是兩個爸爸和小孩的家庭。

 

西班牙早在 2005 年就成為同性可以結婚的國家(直接修改民法,同性異性平權,異性有的領養權、繼承權、已故配偶退休津貼權,同性也有),所以,同性家庭也可以領養小孩。最後,「同性家庭的(homoparental)成為西班牙生活中常被用到的詞彙,所以,2014 年西班牙皇家學院(Real Academia Española,簡稱 RAE)也把這個字收進第 23 版的西班牙文字典中。

 

在我身邊的朋友之間,就有這樣的同性家庭,她們是有情人終成眷屬,合法結婚,後來還做人工受孕,生了一個可愛的小女孩,成為西班牙人口中的同性家庭(Familia Homoparental),現在這個小女孩已6歲了,有兩個愛她的媽媽,還有寵她的兩個媽媽的家人,對他們來說,家是心之所在,她們的家庭跟別人的家庭沒有兩樣。

 

或許會有人問,這樣的小朋友長大後會不會受到影響?

 

導遊找到一篇專訪6個在同性家庭長大的年輕人的報導,受訪人分別是 Sushila(28 歲), Gauri(25 歲), Vasyl(17 歲), Bruna(16 歲), Elena(23 歲)跟 Alejandro(19 歲)。

 

他們應該算是西班牙第一代在同性家庭長大的小孩,在十幾年前,西班牙雖然同性已可以合法結婚、領養小孩,但是,有些西班牙人對同性家庭還是有一些誤解。這篇專訪就是談到這些常見的誤解,導遊在此稍微翻譯一下,會西文的可以直接看西文:

 

誤解一:同性家庭的小孩在學校會被霸凌

 

Bruna 說,小時候大家都說不可能有兩個媽媽,後來,同學來家裡,看到我有兩個媽媽,馬上了解狀況,反而是他們回家跟他們的父母說後,他們的父母剛開始不能相信這個事實,但是最後還是接受了。

 

Sushila 和 Gauri 是姐妹,是從印度領養來的,Sushila 說,我在學校沒遭受過霸凌,倒是語言障礙是我在學校遇到的最大的問題。Gauri 說,有一次學校宗教課的老師說出恐同的言論時,我出口反駁老師,而同學們都跟我站在同一邊,幫我跟宗教老師辯論。

 

誤解二:同性家庭的小孩會變同性戀

 

Alejandro 說,這跟性向無關,我是異性戀。

 

Gauri 說,同性家庭的好處是有較寬大的包容心,我曾試著跟同性交往,最後我確定我是異性戀。我的媽媽們是無神論者,但是,我以後要在教堂結婚。

 

Bruna 說,我愛的是「人」,不是某一個「性別」。

 

Elena 說,雖然我覺得因為兩個媽媽,我應該不會有穩定的感情,但是,我現在有個交往6年的男友。(導遊註解:一個男生對付兩個岳母真是高難度的,這個交往6年的男友真不簡單)

 

*** 在這裡導遊要拿一個西班牙網友的神回應回答這個問題:照統計,幾乎 100% 的同志都出生成長在異性家庭,所以,照這樣推理,同性家庭出異性戀的子女的機率應該是幾乎 100% 。

 

 

誤解三:同性家庭的小孩被剝奪了母親/父親的形象

 

Alejandro 說,我是從俄國領養來的小孩,我至今還記得在俄國的夢靨生活,我認為一個小孩子只在意愛和關懷,並不在意父親是同性。

 

Gauri 說,世界上有很多家庭模式,而不是所有的家庭都有一個父親和一個母親,有單親家庭、鰥夫/寡婦家庭,有由祖父母撫養長大的孩子,對小孩來說, 重要的是有愛。

 

Bruna 說,這個問題是生長於傳統家庭的人比較難接受其他的事實,因為他們不曾看過或不了解同性家庭。

 

Sushila 說,我身邊有不少男性跟女性長輩,有祖父母,有阿姨姑姑叔叔伯伯,如果我的母親沒給我建議,我還有其他人可以問。

 

誤解四:同性家庭的小孩將遭受心理問題

 

Sushila 說,這是一個不想認識現實、尋求任何藉口將你排除在社會之外的人的論點,我有朋友因為父母離異而有自尊心低的問題,他們因為搬家而影響學業,有心理疾病 ....,可以我只接受到愛呀!

 

Elena 說,在同性家庭長大讓我們對於性向、任何生活決定更開放,同性家長有「不被支持」的經歷,所以他們希望他們的孩子在情緒商數上有更高的發展,以避免遇到他們經歷的問題。

 

Vasyl 說,當我回到家時,我知道在家裡可以沒有禁忌的無所不談。

 

本文獲作者王儷瑾授權轉載,原文出處

 

作者簡介:王儷瑾,生于台灣,在台灣受過基礎教育,十幾歲移居西班牙,至今已三十年,在西班牙完成中、高等教育,住過西班牙南北各地,最後於 1998 年定居於巴塞隆納,是通過官方考試的《中文官方導遊》,目前在巴塞隆納(加泰隆尼亞地區)擔任全職專業官方導遊和翻譯口譯,以巴塞隆納為工作空間,帶過上萬名來自全球各地講華語的觀光客,是兩本暢銷旅遊書《巴塞隆納,不只高第》和《西班牙,再發現》的作者。

延伸閱讀

「我是軍人,我是同性戀」 挨過歧視與等待 她們終於可以結婚了

2019-05-24

國際統計數據告訴你:同性婚姻合法化後,台灣將變成什麼樣子?

2019-05-17

同性婚姻公投案》為什麼我們不應該反對同性結婚?

2018-10-30

追求服務的完美演繹 虹夕諾雅 谷關

2020-0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