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年輕人的不滿和無奈》勞保面臨破產 勞退自選法案為何14年過不了?

今周刊編輯團隊

焦點新聞

今周攝影團隊

2019-06-05 10:10

4月11日下午3點,由基金平台「基富通」執行的「好享退全民退休自主投資實驗專案」開放報名,雖然祭出免手續費、低管理費等優惠,「但要衝到1萬人,基富通還是有點擔心。」

這的確是有難度的目標值。畢竟在今年4月,39家本土及外商投信公司中,定期定額投資境內基金人數超過萬人的只有11家,比率不到3成。此外,這個實驗計畫強調必須「定期定額投資基金、綁定2年」,參加者2年內若買回基金或中斷扣款,就得補繳各項費用。

 

不利因素一堆,但是,「結果真的超乎預期啊!」4月12日下午剛過2點,開放報名的23個小時後,報名人數飆破萬人,到了6月4日,達到5萬8819人。他們的熱烈參與,多少意味著對於政府退休金制度已經感到不信任。」

 

35歲的小杰,印證了投信業者的解讀。「對於注定破產的勞保年金,我形同放棄了;勞退,我覺得投資績效太差。這是我搶著報名的原因。」「勞退基金把我的錢和屆退人士的錢放在一起,只用最保守的方法一起投資,真的就是一個被困在框框裡的年金。」

 

延伸閱讀:你的勞保、勞退這些年資 可能都浪費掉了

延伸閱讀:勞退自提不自提差多少?一次搞懂

 

從小杰的想法不難看出,對於年輕世代,現在的勞退新制,是個讓報酬率無法展翅高飛的制度。雇主按時替682萬名勞工繳納的6%強制提撥,以及54萬名勞工額外再加碼的自行提撥,每個月按時撥付的資金,像是投入一個被深深禁錮的年金籠牢。

 

回顧歷史,早在2005年7月1日勞退新制上路後不久,立法院即有討論相關議題。

 

三度討論鬆綁  三度無疾而終

 

2005年10月,勞退新制剛剛上路3個月,時任親民黨立委的劉憶如等人提出「勞退條例第二十三條修正草案」,強調「勞工得自行選擇其個人退休金之經營及運用方式,惟選擇後國庫不保證其運用收益」。也就是,勞退自選、盈虧自負。

 

由於勞退基金提供兩年期定存的保證收益,「他們(指基金管理者)的想法一定是穩健就好,投資低風險、低報酬。」這個說法,驗證了14年後小杰對勞退基金「操盤被禁錮」的指控。

 

只可惜,該法案後續並未排入議程討論。一個不分藍綠、從民代到主管官員都有共識的關鍵修法,竟就這麼莫名地被擱置下來。

 

第二趟生死輪迴,出現在勞保年金提早破產消息浮上枱面的2013年。「當時,我們每個月至少開兩次會。」現為政治大學風險管理與保險學系教授的王儷玲回憶,就連涉及稅務勾稽、最複雜的金流與資訊流部分,當時都已找到解決方案,「真的就差臨門一腳。」

 

隔年,由勞動部送至行政院會討論的《勞退條例》修正案中,的確包含「勞退自提的部分可自選」一項。未料到了2015年,勞動部忽然表示「共識尚不足」,旋即將「勞退自選」從其餘修正條例之中單獨撤下,勞退自選的改革,第二次未竟全功。

 

2019年,勞退自選在賴士葆的提案下爭得了第三次機會,但最後也是失敗。一件該做的事,一拖14年,它的連鎖效應,也讓台灣退休制度種下了兩大惡果,而且情況還依然持續惡化中。

 

兩個惡果,其一是「低報酬操作」對年輕世代的長期拖累;其二,是接續的連帶影響,勞退新制無法有效拉高勞工在退休時的所得替代率,於是,緊跟勞退新制實施後上路的勞保年金制度,也就處在一個極易遭到扭曲的修法環境。

 

先看報酬率。勞退新制上路至今14年,截至四月底,累計報酬率是45.8%,每年的年化報酬率相當於僅2.7%。對比之下,即便完全不運用投資技巧,把資金持續投入在台灣50指數或MSCI全球股票指數,這段時間以來的累計報酬率分別是76.6%與89.6%。

 

「其實我也有勞退自提,從進公司不久後就提滿6%。」只是,在小杰眼中,已慢慢變得像是一張可有可無的廢票。「我們這種本金放在2、3%報酬率的投資裡,能賺多少啊?」「對我們比較年輕的一代來說,把錢放在這裡,真的是浪費時間!」

 

報酬率低落  影響勞退金積累

 

曾擔任勞退基金監理會投資管理組組長、現為退休金協會祕書長的蔡長銘指出,「公務人員其實沒有任何動機去增加操作績效,受到法規限制,他們沒有辦法被給予獎勵金,基本上,就是『做得好沒獎勵、做不好卻要受責罰』。」

 

勞退無法自選、報酬率長期不足,也被認為間接催生出了另一個惡果。一個如今嚴重拖垮年輕人對於未來信心、注定提早破產的畸形勞保年金制度。

 

勞保在定位上屬於社會福利,在「確定給付制」的架構下,是「用這一代繳的錢給付上一代的退休金」,基金財務狀況與人口結構高度相關;高齡化的台灣,勞保年金的給付理當受限,否則注定破產。

 

相對地,勞退則是確定提撥制,「用自己現在存的錢,養未來的自己」,因此沒有破產疑慮,但要拉高所得替代率,必須仰賴「現在的自己多存點錢」,再加上適度的積極操作,才有機會拉高報酬率。

 

理論上,沒有破產問題的勞退,才應該是勞工累積退休金的主力,但在2008年勞保年金化的修法過程中,因為三年前施行的勞退新制,缺乏讓勞工自主選擇的空間,導致自行提撥勞退金的意願偏低。

 

2014年投信投顧公會的調查,顯示近五成勞工支持開放勞退自選並自負盈虧;2017年,摩根資產管理公司調查,5成民眾希望開放勞退自選;來到2018年,《今周刊》針對勞退自選的調查中,有超過7成的勞工支持開放自選,更有6成贊同增加標的並自負盈虧。但勞動部卻認為,「反對的勞工數量多於贊成數」,且「勞工不願意自負盈虧」。

 

「對勞退自選投下反對票的人,假如勞退自選實施,他不要參加就好啦!」王儷玲說的,就是指在勞退自選的機制中,不願意在自選平台上從事投資操作的人,仍然可以依據現行法規,委由勞退基金代為操作,獲得兩年期定存利率的保障。

 

如今,一場定期定額的退休理財實驗,戳穿了一條法案莫名卡關14年的荒謬,也連結了這些急迫問題背後的解謎線索。拖了14年,是該認真捏起線頭,解開勞退基金種種制約的時候了。

延伸閱讀

勞保年金領到一半突然過世 家屬要如何繼續領?不可不知這3問題

2019-05-30

國民年金繳費率跌破五成 這個年齡層欠最多

2019-05-30

就職3週年》年金改革被罵3年! 蔡英文:唱衰台灣的人,不會得逞

2019-05-20

不是一律60歲領老人年金!用出生年次看你幾歲可以領

2019-04-23

勞保年資不滿15年 這樣做才可以領年金

2019-04-03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