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台灣人必須記住的一堂課》從期待到絕望 「一國兩制」香港實驗22年幾乎崩壞!

今周刊編輯團隊

焦點新聞

今周刊攝影團隊

2019-06-19 11:31

6月16日晚上,發起單位民間人權陣線宣布,共有200萬人參與第四次「反送中條例」遊行,輕鬆突破6月9日創下的103萬人紀錄;即使是香港警方極為保守的估算,遊行人次也遠高於上周公布數字。

讓香港人再也耐不住性子、連續兩周走上街頭的導火線,是香港政府提出的《逃犯條例》修訂草案。

 

「這次《送中條例》逼人太甚。我們已爭取不到普選,現在(中國)又要拿掉香港的防火牆、剝奪司法獨立,這是香港人不能忍受的。」香港立法會議員區諾軒就認為,害怕失去原有生活方式,是上百萬香港人一改過去「政治冷感」形象,勇敢站出來的主因。

 

港人不認為香港應該「等於」中國。至少,從1997年7月1日香港回歸起算的50年內,這件事都不該發生。

 

但當初抱持類似想法的人,如今看來,顯然過於天真。

 

「一開始我們就知道,『一國兩制』是讓兩邊可以花一點時間,慢慢走在一塊。只是中國走得太近、太快,讓香港人覺得不舒服。」香港城市大學公共政策學系教授葉健民認為,香港人近幾年感受到不同於中國的獨特性逐漸流失;《逃犯條例》一旦通過,甚至連「不必活在中國法律下」的底線也會失守,民眾因此將迫切的危機感,化為具體的「反送中」行動。

 

香港回歸至今,不過近22年,為什麼當初說好的一國兩制、50年不變,已然搖搖欲墜?

 

改變,大致可分為三個階段。2003年,是第一個重要轉捩點。

 

延伸閱讀: 懶人包/香港逾百萬人「反送中遊行」抗惡法 台灣人為何要關心《逃犯條例》?

延伸閱讀: 香港「反送中」遊行 給台灣人敲響一記警鐘

 

「SARS後,中央推出自由行、CEPA《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安排》等政策,雙方開始在經濟上有密切的融合。」2003年以後,香港觀光、零售、服務業,從中國觀光客手中賺進大把人民幣;金融、物流業則紛紛北上,拓展希望無窮的內地市場,經濟上日益倚賴中國。

 

與此同時,已有人憂心「香港社會中國化」現象,亟欲區分中港差異,例如2004年6月,就有300名專業人士聯名發表宣言,將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等源於西方社會的觀念,列為香港核心價值,呼籲市民加以維護。

 

雨傘革命導致中國態度轉硬

 

接著「2014年佔中行動,完全是年輕一輩的運動,傳統民主派幾乎沒有角色。民主派覺得要理性、要參加選舉,年輕人才不管這套。」葉健民回憶,這場要求特首與立法會全面直選的佔領行動,不僅無法獲得香港保守人士支持,即使在泛民主陣營內部也無共識。

 

儘管2014年這場「雨傘運動」以失敗告終,卻讓中國政府決定對香港採取更強硬的態度。

 

除了對反政府意見「零容忍」,中國政府也插手香港內政。今年4月,港府提出《逃犯條例》以後,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聯絡辦公室(中聯辦)主任王志民表示,在維護國家安全上,中央與特區「只有一國之責,沒有兩制之分」,並呼籲解決香港在維護國家安全上存在的缺失和風險。

 

更早在2017年11月,王志民就約見了36位建制派立法會議員,「宣講中共十九大精神」,解讀黨賦予香港的使命與要求,「在香港人眼裡,中聯辦只是北京和香港的聯絡窗口,但中聯辦主任『召見』立法會議員,等於把自己當成省委書記(中國各省第一把交椅)在做。」香港資深政治評論家李怡說。

 

正因為自由空間早已受到壓縮,這次香港社會對《逃犯條例》反彈才會如此強烈,且共識度遠勝過去任何一場社會運動,「如果2014年雨傘運動是以分化告終,2019年反送中就是以團結開始。」作家董啟章說。

 

和平佔中提出的「真普選」民主訴求,對很多香港人來說是遙不可及的理想;但《逃犯條例》修正通過後,可能剝奪所有香港人既有的人身自由,「一個是想爭取原本沒有的權利,一個是原本擁有的東西快被搶走了,當然是後者的切身感受比較強烈。」

 

感受強烈的,不只有香港人。

 

「我,包括我的家人,都不能再去香港轉機。」台灣資深媒體人楊憲宏表示,即使《逃犯條例》暫緩修法,他依舊秉持著「危邦不入,亂邦不居」原則,拒絕踏入香港管轄範圍。

 

他舉例,銅鑼灣書店股東之一桂民海,2015年就是在泰國被綁,可見中國已有藉引渡協議從外國擄人的先例;香港如通過《逃犯條例》,任何被中共認定犯罪的對象,都可能透過港府移送,「這其實就是實質戒嚴,剝奪言論自由」。

 

網路脫口秀《博恩夜夜秀》主持人博恩,則在主題為「今日香港」的節目現場,以詼諧口吻說:「我的蜜月旅行已經改機票了,多花了2萬6,超級不爽的!」以幽默方式道出台灣人對《逃犯條例》與中國司法體系的恐懼。

 

「這是所有香港人的存亡關頭。面對《送中條例》,我們退一步即無死所。」高齡83歲的李怡,語氣斬釘截鐵。

 

爭民主自由 從來不是「一蹴可幾」

 

6月12日,足球作家施建章發表了一篇名為「作為70後,我深切向青年道歉」的長文,在社群網站引發回響。

 

文中提到:「我們在殖民地一代長大,老是回顧當年的美好,遇到大事,只是一句『我不懂政治』,讓你們這十年受盡白眼。我們透支了你們一代的資源、守不住法治。今天,我們一起同行,就算輸了,我們也與你們一樣,不會認命。」

 

兩場遊行,確實「暫時」擋住了《逃犯條例》。林鄭月娥在6月16日當晚為了「政府工作不足」向香港市民道歉,並重申暫緩修法沒有時間表。外界研判,《逃犯條例》極可能與2003年的《香港基本法》第23條立法一樣,遭無限期擱置,並有可能在明年6月立法會換屆後自動失效。

 

但對於這樣的結果,參與者仍不滿意。區諾軒就說:「『暫緩』,只是緩兵之計,我們不會接受。要真正解決社會問題,就只有撤回條例一途。」

 

李怡更悲觀認為,任何期待香港能對抗中國的想法,都太不切實際,因為中港實力太過懸殊。香港想維持既有生活與一國兩制,只能寄望國際聲援,「台灣情況和香港不一樣,你們至少和中國隔了海峽,又有美國幫忙。」他無奈地說。

 

勤勉堅毅的香港人,能把平凡漁村,化身為國際金融樞紐,一百多年來,卻始終無法親手掌握命運。珍惜得來不易的民主,或許是香港這親近友人,給台灣最珍貴的啟示。

延伸閱讀

紐約時報精選》香港危機讓習近平強硬路線走不下去?

2019-06-17

老是睡不好?過午別喝咖啡

2019-02-26

發佈白皮書直指川普3次出爾反爾 中國:協議談不攏 問題出在美國

2019-06-02

以GD綠裝修認證,為居家健康把關!

2019-06-11

全球經濟的十字路口

2019-07-31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