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韓國瑜提「養魚防蚊」?台大昆蟲博士:無法解決登革熱疫情,還恐亡國滅種

台大昆蟲博士 吳加雄

焦點新聞

shutterstock

2019-06-24 12:36

提高金獅湖的水位,然後希望孑孓被魚吃掉,其實根本無助於解決登革熱疫情,因為登革熱病媒蚊根本不會在金獅湖這種大型水體內產卵。

 

高雄市韓市長說要提高金獅湖的水位,讓魚來吃孑孓

 

在評論這條新聞前,我故意選擇對韓市長友善的東森新聞。

 

然後希望這條新聞的內容,是東森記者在沒聽清楚韓市長全文的情況下,所寫出來的。

 

接下來要說一些「生態防蚊」的東西,內容有點長,至於能不轉出我的同溫層,我也只能把這篇文章設公開,然後希望某些與媒體相關的臉友幫忙,幫我宣傳,另外文章是我寫的,所以我文責自負,至於會寫這篇文章的原因很簡單:

 

韓市長講得這個方式其實無助於解決登革熱疫情,反而會浪費我五月繳出去的所得稅,但因為韓市長的支持者太多,而且不一定都了解登革熱病媒蚊的特性,如果相信了韓市長的這番言論,反而造成第一線的專業疫病疫治人員的無謂困擾。

 

首先,南部地區的登革熱疫情,主要由埃及斑蚊及白線斑蚊傳播。相較於白線斑蚊,埃及斑蚊在南部地區更是傳播登革熱的主要病媒蚊。

 

而埃及斑蚊及白線斑蚊不會在大型水體中產卵,事實上,有一種登革熱病媒蚊族群數量的調查方式,是擺設一種稱為「誘蚊產卵罐」的陷阱,用來調查登革熱病媒蚊數量。

 

「誘蚊產卵罐」通常是一個直徑15-20公分,高度約20公分的黑色塑膠圓罐,罐子內部有貼上表面粗糙的紙類,裏頭裝水。

 

因為埃及斑蚊及白線斑蚊,偏好在「小型水體」且表面較粗糙的地方產卵,「誘蚊產卵罐」就是利用登革熱病媒蚊的行為特性,在罐子中加水,然後擺在陰暗的角落,用來吸引埃及斑蚊或白線斑蚊產卵,然後調查人員回收這些罐子,調查裏頭發現的孑孓或是蚊卵,鑑定蚊種後,會得到一個數據,這個數據,稱為「布氏指數」,而這個指數的定義及計算方式如下:

 

調查100戶住宅,發現有登革熱病媒蚊幼蟲孳生陽性容器數。

計算方法:陽性容器數 \ 調查戶數 × 100

例如調查50戶住宅,發現有埃及斑蚊幼蟲孳生之容器數為10個,則埃及斑蚊布氏指數為20。

 

所以重點來了,提高金獅湖的水位,然後希望孑孓被魚吃掉,其實根本無助於解決登革熱疫情,因為登革熱病媒蚊根本不會在金獅湖這種大型水體內產卵。

 

那會在大型水體產卵中的蚊種有那些呢?

 

我不是蚊子專家,但從以往的調查經驗得知,在一個缺乏管理的生態池或溼地中,很容易發現另一種病媒蚊,而且比登革熱更可怕,那就是三斑家蚊,而三斑家蚊是傳播日本腦炎的病媒蚊。

 

事實上,在2019年6月的高雄市,就有一位婦女感染日本腦炎而不幸去世。

 

所以如果真的照韓市長所言,高雄市府把金獅湖的水位提高,然後水質又沒管理好的情況下,日本腦炎病媒蚊—三斑家蚊的數量可能反而會提高。

 

這才是真的亡國滅種!

 

另外韓市長的這番言論,有媒體將之稱為「生態防治」,老實說,這種「生態防治」讓我很感冒。

 

因為我在2015年或2016年時,與台大徐爾烈老師及台北市立教育大學的黃基森老師,一起幫台北市政府環保局,訓練了一批「生態防蚊師」,生態防蚊師是一群台北市政府環保局消毒班的大哥們,在經過徐老師、黃老師及我三位上課且考核之後產生的,以下這兩個連結是相關新聞報導。

 

 

 

老實說,生態防蚊不過是將「蚊蟲非化學防治法」中,針對孳生源清潔的部分,特別強調並徹底執行的防治法。

 

我這周的工作,是在松菸文創及總統府,執行環境整理及進行防治前及防治後的蚊蟲密度調查,這周天氣熱得要死,監工完畢回到家中,腳底起水泡,全身又抽筋,然後看到媒體報導說韓市長這種防治法,是新的「生態防蚊」!?

 

我完全無法認同。

 

本文作者吳加雄 博士,原文出處

 

作者簡介

吳加雄 博士

國立臺灣大學昆蟲學系暨研究所

IUCN國際保育聯盟物種存續委員會螢火蟲專家群

延伸閱讀

韓國瑜問「為什麼爆登革熱」 陳其邁點出關鍵 網友大讚「真‧ 高雄市長」

2019-06-20

今年本土登革熱流行型太少見 專家:全民幾乎都沒抗體

2019-06-19

問世間情為何物 韓國瑜:希望大家會想到高雄一探究竟

2019-02-14

香港特首:若能選擇 我會辭職

2019-09-03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