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科技男變頂級茶收藏大戶

科技男變頂級茶收藏大戶

黃亞琪

焦點新聞

陳弘岱攝影

1179期

2019-07-24 11:19

從寧靜的台三線往北走進城市,從蜿蜒的山路邁進觀光客多到不行的台北永康街。

如果說台三線是東方美人茶產地一級戰區,平均一百公尺可看見一家茶行、茶園;那麼永康街除了芒果冰外,最多的也是茶。

在隔壁巷弄麗水街,隱身一家店面,招牌上寫著大大的「東方美人茶」五個楷體字,店名「大自在空間」則小小地落在一旁,創辦人是兩位原本從事科技業、三十五歲不到就想「退休」,對茶葉可說是門外漢的鄧啟民和徐友富。

從寧靜的台三線往北走進城市,從蜿蜒的山路邁進觀光客多到不行的台北永康街。如果說台三線是東方美人茶產地一級戰區,平均一百公尺可看見一家茶行、茶園;那麼永康街除了芒果冰外,最多的也是茶。在隔壁巷弄麗水街,隱身一家店面,招牌上寫著大大的「東方美人茶」五個楷體字,店名「大自在空間」則小小地落在一旁,創辦人是兩位原本從事科技業、三十五歲不到就想「退休」,對茶葉可說是門外漢的鄧啟民和徐友富。

 

「他幫助茶農很多。」走在桃竹苗東方美人茶園,從資深茶人姜肇宣、今年特等獎得主楊瑞隆,到桃園龍潭青農廖俊融,不約而同如此形容,也顯現出大自在空間一年花費約五千萬元買下東方美人茶的大手筆,是台灣最大買家,而且一收藏就是十年。行家透露,想找東方美人上等好茶一定要認識他,如日盛金控前董事長陳國和、知名茶行王德傳,都是他的客戶;遑論還有遠從日本、韓國和中國上門的找茶者。

 

起點:從零切入「軟」產業

一個月花20天,勤跑農家搏感情

 

同是一九七三年次的兩人,在當兵時建立起革命情感,徐友富就讀台北科技大學(前身為台北工專)機械工程系、鄧啟民是交通大學管理科學研究所高材生,一出社會乘搭著台灣科技業起飛的經濟紅利,三十歲出頭就累積上億身家。生命的無常,改變他們的日常,「家人癌症驟逝,決定往『軟』一點的產業發展。」兩人異口同聲說。相較在快閃記憶體世界分秒間決定價格廝殺的高壓,兩個人決定從原鄉新竹最知名的東方美人茶為再出發的起點。

 

延伸閱讀 : 紅茶、綠茶、青茶…喝茶選哪個好?營養師教你怎麼挑茶喝

延伸閱讀 : 喝完茶感到「胃刮刮」 怎麼一回事?如何解決?

 

原本想調整人生步伐所做的改變,卻發現並非是一條好走的路,兩個門外漢要打進這個小圈子,並不容易。

 

不懂茶,只好從買茶開始,十年前投入這個產業時,他們的想法很簡單也長遠:就是買好茶。奇貨可居,買的就是一種未來性,至少有一棟四層樓、近兩百坪透天厝專門用來存茶,「已不夠放,最近要換地方。」鄧啟民說。

 

前幾年花錢繳學費,直到二○一三年是轉捩點。「前三年,我也不懂。」徐友富說得直白,當時他喝到也是特等獎常勝軍楊瑞隆製作的茶,一飲驚人,留在味覺記憶中的這杯茶,「自此轉入優等茶行列。」他回憶。現在,他們收購的茶從特等到最後的一花都有。

 

那時候,徐友富一個月平均二十天以上往農家跑,他清楚與農人相處,就跟照顧茶樹一樣,要靠時間來交陪的。有次陪著茶農熬夜製茶,半夜開車回台北,因為太累了,一不小心撞倒在路旁,要不是安全氣囊擋住,差點連命都丟了;何況早上叫人去拖車時,一動就起火爆炸。

 

拓荒:陌生拜訪做起

自費參展被撤櫃,砸重本被笑冤大頭

 

如今,哪個茶農兒子怎樣?家中小狗發生什麼事情?徐友富比誰都清楚。在台北木柵經營茶行的勝水號負責人呂學宜說,像茶農生日,徐友富一定會帶蛋糕上山或準備豬腳麵線,跟茶農搏感情,「不然每年好的東美比賽得獎茶這麼少,大家都要搶,茶農要賣給誰呢?」

 

一個打前鋒、一個當後衛。主攻外貿市場的鄧啟民挑戰在於「重新學」。為了將台灣第一名的茶外銷到中國去,鄧啟民發揮過去在中國跑市場開荒牛的精神,從一線的北上廣到二、三線城市的蘇州、青島等地,他採取沿路掃街陌生拜訪方式,卻招來白眼說:「東方美人茶,女人的茶,人就走了……。」

 

鄧啟民坦言:「剛開始很不能適應,茶不是必需品,很難很快被買單,跟賣快閃記憶體不同;(價格)愈降愈沒人買,出發點不同。」早已是事業有成的老闆,自費參加上海、北京的展覽會,半路卻被撤櫃,讓他哭笑不得。

 

砸重本買茶的手筆,也有人笑他們是冤大頭,但幾年下來,揶揄聲音少了許多。現在徐友富已不是當初那個什麼都不懂的門外漢,而是聞喝之間就能判別出茶的年度,十年畢其功於一役。

 

七月十五日上午十一點九分,桃園龜山區農會三樓會議室,由桃園市農業局長郭承泉揭曉「二○一九年全國東方美人茶特等獎」得主,正是編號三八八號的林雨暘。「徐大哥昨天聞香氣、喝茶湯時,就說『我跟你打賭,暗碼編號八三和三八八號是林雨暘老師的茶。』」跟著林雨暘學製茶的學生周倩說。

 

現在徐友富不單只買茶,甚至跨入生產,開始有自耕地,也跟茶農合作,做自己的茶,今年新竹賽還得到頭一。為了讓東方美人茶產業精緻化,他打破壁壘分明局勢,請老師傅教小青農。

 

徐友富說服新竹峨眉的製茶高手楊瑞隆,教授青農廖俊融焙茶。「就是希望有好的茶菁,加上好的製茶技術,精益求精。」因為長年照料茶園和用手觸摸茶葉反覆進行製茶工序,滿手留下深黃色厚繭,現年三十四歲的廖俊融說。

 

出擊:推動產業精緻化

請老師傅教小青農,組品茶師軍團

 

「做好一件事,就要地毯式去了解。我們收和賣比賽茶,但三公克(一泡茶的量)也賣,就是為了讓大家懂茶;買茶是讓農民無後顧之憂,我們來賣,各司其職。」其中,他們也想出請茶農職人在茶罐上簽名字,讓「茶品成為藝術品」更具收藏價值。

 

原先位於新竹縣竹北市光明十街一三三號的房子,沒招牌、沒店面,依舊有人上門買茶,而今在台北麗水街有自己的品牌店。即使到了午夜十二點,只見陳升號專營店二代劉杰鳴、台北市茶藝促進會理事長游錦松等人魚貫而入,店內此起彼落討論著茶葉外觀、茶湯顏色的熱烈,與店外的安靜成鮮明對比。

 

為了打出品牌,攻進世界舞台,大自在空間還訓練一批三十歲不到的品茶師軍團,其中不乏國外留學、在藝廊工作的碩士等高學歷年輕人。待了五、六年的店長張紘慈,已經是一位具有證照的品茶師,沖泡茶湯間架式十足。

 

此外,製茶期間凌晨三點,她還南下新竹茶廠學製茶,晚睡早起是她的「暑假生活」。就如十年前,她的老闆打基樁般,只有懂茶才能真正在泡茶、品茶間享受到滋味,也體會到辛苦留下的香味;同時為茶農打開下一道門:透過品茶分享,讓更多人認識東方美人茶。

 

例如,他們曾辦一場每人約一萬八千元的品茶會,當場請來茶界大師呂禮臻等人,打開頭等二好茶,直接滿足參與者的味蕾,說一堆不如嘗一口,參與者有藏家、品茗家,也有新進者。加厚同溫層外,並吸引更多年輕人加入喝茶行列。

 

大手筆投入,難免引來有炒作質疑。「但別忘了技術也在進步中。精緻化非炒作!」四海茶莊老闆張文銓觀察。

 

到底大自在空間是農人,還是炒作的商人?這個圈子總有人議論,但不可否認的是,他們是藏家。「我們不急,研究了十年,就是要把每個點串起來,形成線,變成面。把台灣第一名的茶賣到全世界。」他倆對東方美人茶的熱中與投入,早已將紛沓而來的雜音拋在後頭,留下的如同入喉瞬間的韻味,飄散在空氣中……。

 

 

大自在空間(圖片攝影/陳弘岱)

鄧啟民(右)、徐友富(左)


成立:2013年

創辦人:鄧啟民(右)、徐友富(左)

資本額:200萬元

業務:以東方美人茶批發零售和推廣為主;產製銷一條龍,於今年新竹賽還獲得頭等一的殊榮

 

就在茶農家學習製茶
為了深入了解上游產製過程,年輕軍團平常就在茶農家學習製茶,
製茶期間忙到凌晨三點是他們的日常。(圖片攝影/陳弘岱)

 

產製銷一條龍搖身藏家3心法

心法1:親近土地,從懂茶學起。

心法2:先買比賽茶,聚焦品牌形象。

心法3:訓練品評茶年輕軍團,打世界盃。

 

延伸閱讀

一斤101萬的茶竟然在台灣 新竹小山城如何靠「東方美人茶」成千萬富翁村?

2019-07-24

85歲「茶狀元」姜肇宣的傳奇

2019-07-24

推動茶產業幕後要角

2019-07-24

赴荷比法開課 台茶走上國際

2019-07-24

東方美人茶茶園大景

2019-0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