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美國宅宅工程師把車牌申請為空值「NULL」,以為收不到罰單,結果全國無主罰單都找上他了

美國宅宅工程師把車牌申請為空值「NULL」,以為收不到罰單,結果全國無主罰單都找上他了

INSIDE / Mia

焦點新聞

shutterstock

2019-08-22 15:00

向州政府申請了「NULL」的車牌,因為 NULL 在許多時候代表空值,應該就是沒有這個車牌的意思。這麼做主要是好玩,他當時想就算真的踩到系統漏洞,應該會因為找不到此車牌而「隱形」,收不到罰單。

 

在世界駭客大賽 Defcon 上,一名資安研究員 Joseph Tartaro (Droogie) 講了這次實驗:在美國,可以把車牌改成個人化的文字,細節規範則每州略有不同,也常常可以看到各種創意車牌

 

不過 Tartaro 這次太有創意,捅到加州罰單系統的漏洞。他向州政府申請了「NULL」的車牌,因為 NULL 在許多時候代表空值,應該就是沒有這個車牌的意思。這麼做主要是好玩,他當時想就算真的踩到系統漏洞,應該會因為找不到此車牌而「隱形」,收不到罰單。

 

想不到結果卻完全相反:他收到了所有的罰單。

 

一切從 Tartaro 收到一張真正的違規停車罰單開始。接著,一旦系統把他的地址和一條罰單連結起來,而且他真的去付款後,之後所有虛假車牌、查無此車牌、忘了填寫車牌的罰單通通都寄到他的地址來了,甚至在他申請車牌之前的 2014 年罰單也寄到這裡來。累積起來 Tartaro 一度收到共 12,049 美元的罰單(約 378,000 台幣)。

 

Tartaro 也向罰單系統公司 Citation Processing Center,罰單處理中心(一家私人公司)反應他們系統有問題,結果對方要求他把所有罰單寄回,除此之外並沒有要處理這個問題的意思,而 Tartaro 怕失去這些罰單紙本就沒證據證明「這不是他的罰單」,因此拒絕了。但他通完電話後卻在罰單處理中心公布的清單上發現,其中原本有張 Honda 汽車的罰單被改成了他開的 Infinity。

 

這下 Tartaro 緊張了,但還好手上的紙本沒有交出去,能夠證明是罰單處理中心單方面竄改資料庫。對媒體詢問,罰單處理中心僅表明知道這個案子,但不願做更多說明。

 

接著 Tartaro 找上監理站,還好監理站幫他撤銷了一些罰單,但是根本上依舊沒解決,新的罰單還是不斷湧進來,而他還是得不斷拿罰單去監理站撤銷。

 

不只如此,Tartaro 今年因爲積欠罰款太多,沒辦法更新汽車登記資料。好在最近幾天罰單開始神奇地消失。Tartaro 演講當天的累積罰款在 6000 美元,WIRED 這周二致電詢問罰單處理中心後,上網查詢只剩 140 美元。但仍未知之後是否還會不斷有新的罰單進來。

 

不過 WIRED 的合作記者 Christopher Null 認為這是 Tartaro 自找的,可以看出 Christopher 因為「Null」這個姓已經吃過不少苦頭,根據他的親身經歷,隨著「最小可行性產品」的概念風行,造就更多不嚴謹的程式,而 Null 相關的 bug 又不足以大到得馬上修,讓他從銀行開戶到快遞取貨都受盡委屈。

 

在這個事件中根據監理站人員說法,他們自己只是處理罰單的末端,似乎沒有太大的權限,罰單資料是警察局處理並登記到罰單處理中心的,監理站這邊只知道要去向 Tartaro 收錢,而且更新今年的牌照。

 

另一方面 Tartaro 似乎不打算換車牌,根據他的理論,現在所有不明車牌的罰單都指向他的地址,就算他取消這個車牌重新註冊也無濟於事,甚至可能讓情況更複雜。他最大的希望就是系統能修好,一勞永逸。


※本文獲INSIDE授權轉載,原文出處

 

延伸閱讀

父母不在,家何在!從一個大齡女的故事看:單身、單親購屋需求為何增多

2019-08-21

5月大兒狂吸二手菸,黃靖倫崩潰~鄰居在家抽菸,菸味全飄來我家,律師教你這樣做...

2019-08-20

「可以走的都走了!」九七移民潮,香港醫師到美國變洗衣工,他體悟:身段、金錢都是身外之物

2019-08-19

澳洲打工2年存百萬,清大碩士回台月領23K認清:殺牛只是人生岔路,賺再多都不是終點

2019-08-15

安居樂業已是夢想?不能相信警方、不能躲避黑道、不能仰賴政府…香港已成殺戮戰場

2019-0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