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高盛金童返台從軍…「特戰男神」吳怡農選前100天心聲:把政治當志業,才不會失去初衷

陳柏樺、劉俞青

焦點新聞

陳弘岱 / 吳怡農提供

2019-09-19 11:57

棄美籍回台當兵、代表民進黨挑戰北市第三選區的吳怡農,身上有些標籤,讓他初登場即備受關注,網路聲量極高,剩一百天的地面戰,他能進逼耕耘選區四年的對手蔣萬安嗎?

 

父親是中研院學者吳乃德、伯父是前民進黨新潮流系大老吳乃仁,民進黨立委參選人吳怡農,身世、外貌讓他「未提名先轟動」。陽光、斯文的外型及壯碩身材,照片瞬間熱翻網路,粉絲自稱「吳太太」、「農夫、農婦」,爭相報名加入「農友會」當志工。

 

竄起的聲量也為吳怡農招來攻擊,台灣民眾黨打算在台北市第三選區推新住民二代參選,強碰吳怡農與現任立委蔣萬安,台民黨主席柯文哲的重要幕僚蔡壁如酸對手都是「官二代」。

 

「父親對政治有一定的理想,但從來沒有參與,在黨外時期,他是文字工作者,民主化之後,他推動真相促進、轉型正義。」吳怡農接受《今周刊》專訪時,不疾不緩的談起父親。「吳怡農」不只是他的名字,也曾是吳乃德的筆名,早在1979年、吳怡農出生前一年,這名字就已在《美麗島雜誌》創刊的頭兩期發表了文章。

 

34歲返台從軍,特戰男神在軍中被稱「吳叔叔」

 

圖:吳怡農提供

 

除了家世,吳怡農還有些標籤讓人對他感到好奇。

 

他15歲隨著擔任訪問學者的父親負笈美國、擁有耶魯大學經濟系學歷、高盛投資管理背景;34歲卻放棄美國籍返台從軍,加入陸軍特戰部隊,話題十足,他也曾在臉書發文自嘲,「在軍中被稱『吳叔叔』,一個34歲的下士班長。」

 

「其實跟我同屆的人在22歲入伍,當兵都將近兩年,我在外面繞一圈才回來,兵役只剩一年,跟同年齡的人相比,我已經算賺到了。」對當兵一事被「過譽」,吳怡農直說不好意思。

 

但談起專業的金融領域,吳怡農語氣顯得篤定、自信許多。他大三開始在高盛(Goldman Sachs)實習,兩年後畢業正式被雇用,隨後只用短短一年多時間,就以不到25歲年齡躋身業內菁英部隊SSG(Special Situations Group),負責高盛的自營操作,當時在香港投資銀行台灣人圈子備受討論。

 

「有一個台灣來的年輕人超強,」一位不願具名的投行高層說,這位英文名Enoch的小子,突然從一群家世顯赫的高盛同儕中冒出頭的出色表現,當時引起許多人注目。

 

高盛10年,看清中國企業最真實的面貌

 

圖:吳怡農提供

 

2003到2013年,吳怡農從高盛起步、轉戰約克資本管理(York Capital Management),再回鍋高盛,經歷私募、放貸、房地產、資本市場等多元背景,一直在香港金融業競爭最激烈的外資圈打拚,躬逢其盛,碰上中國國企赴香港上市的大浪潮,也因為業務所需,親身接觸中國企業最真實的面貌。

 

例如中國四大銀行赴港上市之前,有許多的「先前準備」:將大批不良資產(NPL)割除,再分包出售;吳怡農任職的部門看了許多NPL,也開了眼界,再怎麼莫名其妙的「資產」,只要獲得有力人士支持,在中國竟然都可以成為向銀行借錢的抵押品,放貸完全不是以現金流評估還債能力;一旦牽連到某些「被下崗」的政治人物,即使再有價值的資產,都可能瞬間化為烏有。

 

「如果有投資中國,資金早就要慢慢地撤了,SARS之後中國開始起來,那一波隨便投都可以賺錢,但其實中間夾雜很多、很多沒有競爭力的企業,我在高盛那幾年,看得非常清楚。」相較於先前上節目被主持人追問交過幾個女友、是不是同志等話題的窘迫,擁有十年金融業資歷的吳怡農,分析起區域投資趨勢,顯得游刃有餘。

 

「對中國市場的研究,大約占我在香港工作超過一半的時間,很深入、貼近地看中國,我覺得對我的人生、從政後的思考,都是寶貴的經驗。」儘管32歲毅然辭職,回台後走上完全不同的道路,但吳怡農至今仍保留在金融業學到的行事原則。

 

「在中國,從地方到中央,會有很多人提醒你,想交易成功有許多『實際成本』,當然,這些『成本』美國總部不會同意,」吳怡農說,高盛教他的,是堅守那些絕對不做的事,不會為一個案子、一筆投資,去損及百年商譽。

 

吳怡農表示,每個階段的選擇,很多人都會問他:為何要放棄在香港的事業及生活,選擇在即將免役時回國當兵?為何要放棄朋友稱羡的公職,選擇充滿不確定性的未來路?為何不在國外多待幾年,做到退休,再回來做想做的事?

 

但吳怡農認為,到底要在國外幾年,才能做想做的事?要晚到什麼時候?如果這是自己覺得最重要的事,就趕快回來做。

 

把政治當志業,而非工作,才不會失去初衷

 

陳弘岱 攝影

 

參選前在公部門服務時,吳怡農跟隨的一位資深政務官親授了另一個重要信念,「這位長官告訴我,他跟了幾任大老闆,一直有著『頂多不做了』的心態,如此一來,有話才敢直說,對的事才敢做。」吳怡農說,做事若只以保住工作為優先,便可能失去初衷,不要把政治當工作,要當志業。

 

說到這裡,吳怡農透露了一個政治工作上的小插曲。返台後,一心想參與公共政策的吳怡農,以教育、農業為研究主題,成為調查記者為目標,展開環島採訪、寫作之旅;退伍後,他持續寫作,筆耕領域納進了從軍經歷,一篇關於徵兵主張的投書,在2017年五月被《紐約時報》刊出。

 

「投書內容跟當時蔡政府的政策不完全吻合,」送出這篇投書當下,任職於新境界文教基金會 (民進黨智庫)的吳怡農不是沒有猶豫,但他想起母親常提醒他,「成為團隊的一員,必然會有所妥協,但還是要繼續講出內心相信的事,甚至是別的成員覺得不該說的話」,因此依舊勇於表達個人主張。

 

「我覺得很感動的是,儘管寫這樣的投書,很多民進黨的長官還覺得,他看到的不是一個亂講話的年輕人,是一個有熱情的人,才給我機會繼續歷練,也願意提名我。」他說。

 

選前120天才起跑,時間與知名度是最大對手

 

吳怡農9月4日正式接受民進黨徵召,在台北市第三選區(中山、北松山)挑戰國民黨現任立委蔣萬安;從數字上看,他並非全無勝算。

 

2008年,蔣萬安的父親蔣孝嚴代表國民黨出征,以60%對38%的差距輕鬆擊敗民進黨提名的郭正亮,但從此以後藍綠候選人實力逐漸拉近。2016年,蔣萬安以46.7%得票率勝選,但包括潘建志和李晏榕在內的「非藍陣營」,合計囊括超過五成選票。

 

時間與知名度,是吳怡農最大的對手。

 

即使小時候住過民生社區、返台後落腳大直的地緣關係,但選民對吳怡農確實還很陌生;而相較於對手蔣萬安4年前以新人之姿出征的步伐,可是從三月黨內初選便勤跑公園、市場,才順利擊敗媒體曝光量高的對手、前立委羅淑蕾,進而當選立委,今年的吳怡農,直到選前120天的中秋節才起跑,節奏確實稍慢了。

 

在這場被媒體譽為「雙帥對決」的戰役,起步較晚的吳怡農,能否將網路上的好感度換為知名度與選票,挑戰還很艱鉅。

 

但從年輕時代就習慣用挑戰「硬」的事證明自己的吳怡農只淡淡地說:「台北市每個區域對民進黨來說,都不容易,但要參與公共政策,最根本就是參選,得到選民授權,才能做更多事。」

 

這位曾接受特戰部隊訓練的硬漢,顯然已經為了眼前這場激戰,做好萬全準備。

 

 

圖:吳怡農提供

 

吳怡農小檔案:

出生:1980年

現職:民進黨提名台北市第三選區(中山、北松山)參選人

經歷:國安會專門委員、高盛集團 Goldman Sachs 執行董事、York Capital Management 副總裁

學歷:耶魯大學經濟學系

家庭:未婚

 

延伸閱讀

乳癌化療狂吐5天,最虛弱時丈夫哭求離婚、婆家要我高抬貴手...眼淚流乾後,我學會放手轉身

2019-09-18

永遠不要告訴孩子「父母多有錢」!調查500多個千萬富翁:養出會賺錢子女的10個守則

2019-09-18

6個理由告訴你:為什麼當上主管後,太努力工作是錯誤的

2019-09-18

不婚無子!日本稱「無根的一代」,到這世界卻不留痕跡的一生會是我們的未來嗎?

2019-09-17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