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恐怖辦案經驗》員警在跳樓現場對死者不敬,7天後被撞飛3層樓,與自殺者在同一個落地點斷命

一線三

焦點新聞

達志

一線三的日常

2019-12-23 17:40

「聽說」這兩個字,有時候是種害死人不償命的東西。

 

無奈在警界礙於身分、地位、制度等種種陋習,有很多事情還是得靠一傳十、十傳百的「聽說」,聽說所長要升官了,所以開始交代交接事項,結果又等了半年,分局人事處依然無消無息;聽說哪個學長如何推案、吃案害到自己同事;聽說哪個學長因為巡邏怠慢偷懶、被二組懲處。

 

聽說誰誰誰怎樣,誰誰誰又怎樣,但事實到底是怎樣,因為不會有人去找當事人查證,所以真相也就不得而知。我的公司─四季分局、春天派出所,亦是如此。

 

這次故事的主角,是所內的一位巡佐,巡佐有個很特別的姓,大家喊他存佐,存錢的存。聽說他家裡很有錢;聽說他自告奮勇吃下總務的業務;聽說他是辦內勤業務升上巡佐,所以對於外勤執勤的技巧什麼都不會;聽說平時都笑笑的,但其實是個笑面虎、聽說是個人前人後兩個樣、喜歡拍馬屁的一位巡佐。

 

因為不熟悉,所以對存佐的認識始終來自其他學長,直到有一次他帶班巡邏,處理一件車禍,當事人酒駕,存佐知曉後馬上變臉大怒,對他劈哩啪啦罵了一頓。頭一次看到存佐失去理智飆罵肇事者的樣子,我開始好奇他的故事。

 

如果你也聽說過—春天所死神,就是他。

 

 

跳樓這種案件,當了警察多多少少都會遇到,我自己的案例其實很簡單,處理起來也不複雜。勤務指揮中心報一個A2(當事人受傷或二十四小時後死亡車禍),一到場發現地上都是血,當事人趴在那裡,靠近一看,頭顱都變形了、臉變成平面的,附近都是粉紅色的濃稠液體。

 

救護員看一看判斷當場死亡,救護車就開走了,留下警察負責蓋上屍體帷幕、封鎖現場,只要地上有任何「殘留物」統統都要畫線封起來,等待鑑識小組到場處理。

 

一般而言,跳樓自殺如果是面部或頭部著地,對當事人或對事後處理的人而言,已是最好的結果。當年存佐遇到的,是腿部著地。大家可以想像一下,上半身大致完好無缺,只是左右肩膀的部分,分別岔出了左右大腿骨,所以身高只有原本的一半,大概那個樣子。

 

重點是,存佐到場時,當事人尚有意識。

 

「像魚一樣,嘴巴一開一闔,發出呃呃呃的聲音,眼睛還盯著我看。」存佐回憶,「有什麼辦法,全身上下的孔都在噴血,但還有呼吸啊,醫院還是得送。」

 

 

好像是外遇情感等因素吧,小三想斷絕關係,當事人跑來找小三,小三避不見面,最後一時想不開就跳樓了。

 

家屬激動的表示,不清楚為什麼他會出現在這裡,因為這裡離住處有段路,而且這個時間正好是上班時間,加上親人選擇尋短可能情緒有點失控,跟現場處理員警發生了些口角與推擠。

 

當時跟存佐一起處理案件的另一位學長比較口無遮攔,「死者為大」在無神論的他眼中是無稽之談,所以大聲喝斥不理性的家屬,場面鬧得有點僵,最後是老江湖存佐出面,才解決這駭人的現場。

 

時間快轉過了一個禮拜,同樣的組合,同樣的勤務,存佐跟學長騎著機車準備去淺龜KTV蹲酒駕,經過一個綠燈,才剛起步,右側衝過來一台轎車,學長首當其衝被迎面撞上,人飛了三層樓高重重落地,存佐被學長的機車掃到,噴飛到正前方,才沒被轎車撞到。

 

轎車駕駛見狀準備駕車逃逸,存佐爬起來確認傷勢後,馬上對一旁的路人喊:「請幫我把他留住!我要去看我的同事,拜託你把撞我們的人留住!」

 

警用機車被撞飛32公尺,人則飛了12公尺遠,身上裝備散落得到處都是,存佐一邊撿槍撿子彈,一邊打電話叫救護車,確認另一位學長的傷勢。

 

 

定神一看,學長躺著的位置,就是上星期跳樓當事人落地的位置。

 

肇事駕駛酒駕,酒測值高達1.08,被撞的那位學長最後沒能活下來。

 

「如果今天換作是我被撞,應該也活不了吧。你們記住,以後如果處理死亡現場,記得心存善念,當作日行一善,說不定以後能夠幫你擋劫。」

 

聽說,存佐很不喜歡看《絕命終結站》系列的電影,他說其實那些血腥電影畫面很真實,但是真的會在你腦袋裡留下深刻印象的,是現場那些無法掩蓋且強烈撲鼻的味道。

 

聽說,存佐的師傅曾經是鑑識科的,他們一起處理過八十年初駭人聽聞的國道車禍,發生在戰備跑道路段的連環大車禍。因為是戰備跑道,雙向道之間的分隔島很不明顯,一旦發生車禍都是最嚴重的那種。

 

聽說,死亡人數高達數十人,存佐跟師父踏入現場時,亦步亦趨、戰戰兢兢,生怕一不小心就踏扁了不知道是誰的眼珠或指頭。有如人間煉獄般,血肉橫飛、肝腸寸斷(物理描敘),死的死了,傷的也沒辦法發出聲音,幾十台車撞成一團,幾乎都變成廢鐵,好幾片擋風玻璃上面,黏著看不出哪個部位的肉漿,遍地血流成河,各種屍塊肉泥跟人體部位。

 

聽說,負責鑑識的存佐師傅最後死於心臟病發,連續不眠不休的工作,就為了比對死者身分,誰知道這顆眼珠、這截腳趾頭屬於誰呢?聽說,戰備跑道車禍又是酒駕惹的禍;聽說,因為亡魂太多,氣場太強烈,所以師傅被亡魂索命了。

 

聽說,存佐的老婆也死於酒駕,在一次假日從高雄北上來找存佐時,在轄內警備隊駐點外面,被自小客車撞到;聽說,存佐當時在支援局辦擴檢,沒來得及見到他老婆最後一面。

 

聽說,存佐的大哥原本也是警察,一直到被酒駕撞斷腿變成殘廢為止;聽說,交通大隊的存佐大哥當時在國道處理車禍,在畫完現場圖,準備收工的時候,被後方自小客車攔腰撞上;聽說,醫生最後不得不截肢保命。

 

聽說自從存佐調來之後,平均一個月處理一起死亡案件,舉凡家中自然死亡到跳樓、車禍、持刀、殺人、服毒自殺;聽說,沒有人喜歡跟他上班。

 

警界裡面有太多聽說,無法解釋的,膾炙人口的,莫名其妙的,那些永遠無法查證、人云亦云,卻耐人尋味的聽說。

 

看更多《一線三的日常》

 

一線三的日常

FB粉絲團:https://m.facebook.com/apolicedaily/

IG追蹤:https://www.instagram.com/apolicedaily/

延伸閱讀

超缺人的警察局,連喜憨兒阿弟仔都想考

2019-12-23

我的警察菜鳥生活:跟在師傅身邊的日子

2019-12-23

警察在運送通緝犯的途中,被美工刀割喉身亡的那台警車.....它的雙黃燈好像自己閃了一下

2019-12-23

「彭淮南防線」被破隔日 彭淮南談匯率嘆央行副總裁「扯後腿」

2020-1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