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為何我的薪資「凍漲」老闆卻越來越有錢?劉泰英「3角度分析」揭原因

台灣綜合研究院創辦人劉泰英。

林信男

焦點新聞

記者林信男攝影

2019-12-24 16:08

萬物皆漲、薪資凍漲,雖然今年以來,台灣GDP(國內生產毛額)成長率預測,一路從2.19%上修至2.64%,居亞洲四小龍之首,但上班族的荷包卻普遍無感,究竟怎麼回事?對此,台灣綜合研究院創辦人劉泰英,從3個角度解析此現象,找出薪資停滯的可能原因。

由主計總處12月10日公布的薪資統計可得知,2019年1至10月,「實質性經常性薪資」平均為4萬763元,仍不及16年前水準(2003年同期為4萬893元)。

 

另一方面,主計總處於今年8月中旬,發布「國民所得統計及國內經濟情勢展望」,其中關於家庭收支調查的部分指出,2018年,每戶可支配所得差距倍數,已從2017年的6.07倍,增至6.09倍,創6年新高;吉尼係數(Gini coefficient)也較2017年微增0.001,至0.338。

 

吉尼係數的數值越大,代表所得分配不均程度越高;反之,數值越小,表示不均等程度越低。

 

所得差距

▲2018年,每戶可支配所得差距倍數,較前一年略增。(資料來源:主計總處官網)

 

產業結構變化快 GDP果實進了資本階級口袋

 

「台灣產業結構變化很快,從過去中小企業為主的經濟型態,變成高科技、大型企業為主」,劉泰英表示,科技大廠屬於資本密集產業,資本用得多,勞工用得少,和勞力密集的中小企業完全不同。

 

資本密集產業創造的GDP,幾乎都進了資本階級(外資)的口袋;劉泰英稱,「例如台積電,幾乎80%的股東,都是外國人。」

 

但他也強調,「我們是自由市場,要外國人少買是不可能,正因為有外國人買台積電,價格才會高漲。」

 

高科技產業折舊率高 影響獲利分配

 

劉泰英指出,高科技產業還有個問題,「折舊率很高,無法分配到民間」(提列折舊使淨利減少,無法分給股東現金股息);產業結構轉變,使GDP成果被外資賺走,加上高科技產業折舊率偏高,導致國民可支配所得難以增加,也無法創造大量就業機會,「就讓國內工資停滯在那,不會提高。」

 

他提到,貨幣政策過分寬鬆,造就極低的利率水準,實質利率甚至是負的,「這個就給資本家賺去了,他借錢很便宜,一般老百姓存在銀行的錢,沒什麼利息收入,除了工資沒成長,利息也很低,這就是為什麼台灣所得分配,越來越不平均。」

 

劉泰英強調,低利率、負利率,已成全球普遍現象,「全世界都放鬆銀根,誰有利?當然是企業家有利。」

 

「例如,日本老年人生活很辛苦,因為(銀行)利息很低。」劉泰英說,甚至有銀行拒絕客戶存款,「要存也可以,收你手續費。」

 

低利率造就「日本化」 台灣也應注意

 

劉泰英為何拿日本舉例?這點,從「日本化」(Japanification 或Japanization)一詞的出現,便可見端倪。

 

台灣央行近期便以「『日本化』之經驗與啟示」為題,撰文探討貨幣寬鬆、財政激勵措施,以及結構性改革的搭配效益;該文稱,「日本化」意指一國呈現低利率、低通膨、低成長的經濟現象。

 

觀察1992至2018年數據可發現,日本平均經濟成長率,僅0.91%(台灣為4.60%);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平均年增率只有0.27%(台灣為1.49%);央行研判,台灣經濟持續成長,未出現通縮、利率也未觸及零利率底限,且銀行業授信、對中小企業放款,呈穩定成長,目前應無落入「日本化」的問題。

 

b41p3cj84

▲央行研判,台灣目前應無落入「日本化」的問題。(資料來源:台灣央行)

 

然而,劉泰英認為,即使最近民間、政府投資,都略有成長,「力道還是不夠」;他建議,政府應加強對中小、微型企業的輔導,「因為他們會創造就業」。

 

他舉例,過去10多年來,國內旅遊產業投資嚴重不足,若能強化對這類勞動密集產業的投資,有助創造就業。

 

劉泰英補充,高科技產業還是要顧,但政府忽略了中小、微型企業,「高科技產業你不用去輔導,他印幾張股票,就可以從社會吸收大量資金,但中小、微型企業,沒這能耐。」

延伸閱讀

他下台讓公司股價漲近3% 細數壓垮波音CEO的3根稻草

2019-12-24

救救我們!6歲女孩買聖誕卡 打開驚見中國監獄囚犯求救信

2019-12-23

股價翻了近30倍!披薩被譏「吃起來像紙板」這家公司靠2招成功翻身

2019-12-20

川普彈劾案2大罪名都通過!他的連任之路完蛋了嗎?

2019-12-19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