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員警巡邏廢棄醫院,神秘老人突現身差點嚇死,回程查手機錄影才驚覺撞鬼了...

一線三

焦點新聞

shutterstock

一線三的日常

2019-12-25 16:55

牆上都是噴漆,噴的不外乎是塗鴉或者創意文字,地上佈滿飲料空罐、疑似衣物的碎片及大把碎玻璃,踩在腳上叭擦叭擦,留意腳下同時也得留意眼前的一片黑暗,無形之間擴大了空間內給人的壓力。

 

一天......

 

熊:欸我跟你說,我有去查哦,今天開始是「熊季」哦!

 

我:蛤?熊季?什麼意思?

 

熊:就是熊季啊!有很多關於熊的活動,怎麼樣要不要參加?

 

我:哦這樣很好啊...有什麼活動啊?

 

熊:我也不清楚欸,你去參加一下順便深度了解他們一下啊!

 

我:在哪裡辦熊季啊?台灣嗎?還是日本?

 

熊:是同性戀裡面「熊」的熊季啦!

 

我:...你為什麼會知道有這種東西啊?

 

熊:就我那方面的朋友告訴我的啊!

 

我:...你其實很喜歡熊這個綽號對吧?

 

 

熊知道我有在marvel板創作、而且以他為主角之後,可能私底下覺得自己的人氣不如阿潮小失落還是怎樣,這次夜勤巡邏完成巡簽表格還有約莫15分鐘的時間,

 

熊:「你知道我們轄區有一間廢棄醫院嗎?」

 

我:「真的假的?我來這邊這麼久怎麼都不知道?」

 

熊:「走阿帶你去逛逛,讓你找靈感如何?」

 

我:「廢棄醫院欸...感覺超恐怖的。」

 

熊:「對啊!而且聽說是一夕之間全部搬走,不知道是有醫療糾紛還是怎樣。反正現在就是廢棄建築一個,連窗戶都全部搬走了。」

 

我:「那需要去那邊巡邏嗎?」

 

熊:「以前規定要,怕有毒蟲或遊民跑進去,但現在不用了。早上巡邏倒是還好,就牆壁上有很多塗鴉然後地上一堆垃圾這樣,有時候還可以看到來不及帶走的醫療用品跟破碎玻璃。晚上巡邏如果只有我自己一個人連我都會怕...」

 

我:「晚上巡廢棄醫院!光聽就覺得嚇死人了吧!」

 

熊:「多少會疑神疑鬼阿!聽到什麼聲音都會很緊張,誰知道站在你背後要攻擊你的是遊民還是鬼?鬼還好說話,如果是發瘋的毒蟲想要搶槍那怎麼辦?」

 

我:「......你怎麼會覺得鬼還比較好說話?」

 

熊:「前面轉彎就到了,轉角那邊。」

 

一幢褐色偌大的建築矗立在眼前,看得出歲月的痕跡,窗戶幾乎都是空的,讓整棟建築物看起來更加空洞詭異。大門深鎖用格子狀鐵捲門關起來,用肉眼往內看是一片烏漆麻黑,熊示意要我跟著他從旁邊的防火巷往內走,有條左右兩旁充滿雜草的小路貌似能夠進入。

 

牆上都是噴漆,噴的不外乎是塗鴉或者創意文字,地上佈滿飲料空罐、疑似衣物的碎片及大把碎玻璃,踩在腳上叭擦叭擦,留意腳下同時也得留意眼前的一片黑暗,無形之間擴大了空間內給人的壓力。

 

 

熊:「這裡面應該還是有人在活動,你看這泡麵碗還有棉被,我想我們走到三樓就好,再上去是什麼樣子我也不知道,就假裝這裡還是我們的巡邏範圍,只是沒有表可以簽就是了。」

 

我默默把手機開啟錄影,放在防彈背心前置口袋的位置。一進去應該是先前大廳的位置,警衛桌還在,牆上也貼著些斑駁的警語,像是登革熱宣導啦、防竊宣導等,一樓除了滿地的碎玻璃跟金屬外之外沒有什麼東西,所以我們繞了一下直接上樓梯。

 

第二層好像是檢驗科,牆壁上還貼著模糊不清的護理師班表,熊走在我前面離我大約五步遠,而我正在東張西望看著每個房間,深怕微弱的手電筒光柱打入漆黑的房間中會看到不該看的東西。

 

突然間,熊:「呃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聽到熊大叫我整個嚇了一大跳,心臟差點跳出來,

 

熊:「你怎麼會在這裡!?」

 

熊用手電筒照著一個不知道從哪個房間突然現身的老年男子,穿著髒兮兮的POLO衫跟一件尺寸明顯太大的西裝褲。

 

 

「身分證件給我拿出來!三更半冥在這裡做什麼?那袋什麼東西?」

 

面對熊的連珠炮,男子聳肩,「我叫王明忠,我進來撿東西要拿去賣。」

 

熊:「身份證字號報一下啦!聽不懂是不?」

 

王:「我叫王明忠,大家喊我做阿忠。」手上塑膠袋看了一看發現是一堆門閂的金屬部位。

 

熊:「這東西是你的嗎?」

 

王:「我要撿去賣。」

 

熊:「不是你的你撿個屁啊!給我丟掉!」

 

王:「我要撿去賣。」

 

熊:「生日幾號?王明忠是不?小電腦查一下!」

 

王:「我叫王明忠,XX年正月14。」(查證之後有一些前科不過大致上無誤)

 

熊:「你家是不是住在XX路XX巷X號?啊你在這裡做什麼?」

 

王:「我叫王明忠。」

 

熊:(深呼吸)「X哩娘王明忠你給我聽好(爆氣) 你東西給我丟著立刻離開這裡!聽!到!沒!有!」

 

王:「好。」

 

說完東西立刻在我們面前丟著,二話不說往反方向走入黑暗。看著他的背影消失在黑暗中,我好像突然才記得怎麼呼吸。

 

熊:「...嚇死寶寶了媽的。」

 

我:「學長你幹嘛對他這麼兇啊...」

 

熊:「啊我就被他嚇到了阿瑪的,不兇他一下我不舒服。」

 

我:「我是被你的叫聲嚇到啦...」

 

熊:「來上三樓你給我走前面。」

 

三樓上去馬上就看到天花板一堆破裂垂釣的大型管路,有點類似抽油煙機在用的銀色鐵管,還有很多不知名粗大的電線,我跟熊兩個逾180的肥宅都要彎腰低頭走路。

 

熊:「.....................等等。」

 

我:「幹嘛?」

 

熊:「.....................不是吧,你有看到嗎?」

 

我:「什麼東西?」

 

熊:「X他娘的那個不是王明忠嗎?」

 

我抬頭用手電筒往熊手指出去的位置一照,看到第三還第四間房間門口站了一個人,應該說,站了半個人。呈現這個姿勢。

 

 

熊:「...在等我們就對了?」

 

我:「幹拎老X太可怕了吧這個人...」

 

熊:「我也覺得毛毛的...欸!(大叫)王明忠!...人咧?」

 

我一抬頭發現剛剛他站的位置現在空無一人。

 

我:「是神經病嗎?剛剛小電腦查沒什麼前科...」

 

熊:「沒有顯示治安人口就表示沒什麼啊...不過說實在我沒在這附近看過這個人,走吧回去換班了馬的。」

 

繞過一堆電線來到電梯井,空蕩蕩的沒仔細看應該會不小心跌下去,往下看了一下發現有一張四人坐的沙發被丟在井的最底層...最後爬另一邊的樓梯回到一樓,熊催促我趕緊上車走人,我照慣例從副駕駛座爬上車前被熊阻止。

 

 

熊:「你開你開你開你開你開你開快走快走快走快走快走快走快走快!!!!」

 

我:「幹嘛啦你要趕回去大便是不是?」

 

熊:「我剛剛瞄了一眼從大門口鐵捲門那邊...看到王明忠在一樓裡面看著我們笑啦!」

 

繼大學時半夜兩點去鬧鬼的行政大樓地下室拍鬼片,當晚我覺得我又解鎖最熱血的成就,半夜的廢棄醫院,世界上最恐怖的地方之一。

 

熊:「住在那裡的人我看連鬼都怕他們吧...咦對了啊你不是有錄影嗎?放出來我看看啊。」

 

我:「手機容量不夠啊,錄到你被他嚇到尖叫左右而已。」

 

熊:「馬的咧!給我刪掉!」

 

畢竟...「我錄到你在跟空氣說話」這種話,還是讓它石沈大海吧

 

 

看更多《一線三的日常》

 

一線三的日常

FB粉絲團:https://m.facebook.com/apolicedaily/

IG追蹤:https://www.instagram.com/apolicedaily/

延伸閱讀

親人突然過世,不知道他生前買了哪些保單?2管道快速查詢

2019-12-25

總統政見會》適逢韓就任周年!蔡韓宋火藥味十足 3人政見一次看

2019-12-25

唐從聖一年繳70萬保費...3個明星的人生故事告訴你:為何保險很重要

2019-12-24

泰國比台北先進?不要只看高樓百貨,泰語導遊告訴你:為何台灣更進步

2019-12-23